147小说 > 玄幻 > 流星武神 > 第2431章:拳威惊全场

赢8娱乐登录1442

澹台镜的目光望向了闪惊岳,瞳孔中闪过一道冷光,这家伙恐怕正在幸灾乐祸,恨不得立刻看到自己败给金丹子吧。

“闪惊岳,我都不急,你何必皇帝不急太监急呢?论炼丹,你拍马也赶不上我的水准,论实力,我也不逊于你,九域帝苗大会,你我必有一战,你给我等着。”澹台镜对着闪惊岳冷漠的道。

“废话少说,扯那么远干什么,人家金丹第一人就站在你的面前,等着跟你一战呢,先跟这尊贵客打了,再谈你我之间的战斗不迟。”闪惊岳嘲讽对方道,他倒是挺会说话,言语之间,对金丹子暗捧,称他为孤月城的“贵客”。

“哼……”澹台镜冷哼一声,目光望向其它地方,看向其中数人的时候,眼眸闪了一下,那几人,都是孤月城年轻一代中,颇为有名的家伙。

“各位真有雅兴,竟然都到了。”澹台镜不爽的说道,其中一人笑道:“澹台兄要跟金丹古域第一人爆发一场对决,何等轰动,我一接到神念传音,立刻赶来捧场,哈哈哈。咦,澹台兄还在犹豫什么呢?”

听到此人的话,众人差点笑出声来,此人说的客气,但分明不怀好意,想激澹台镜和金丹子动手。

唰!一道人影,骤然而来,他的速度,顿时引起现场众人的注意,澹台镜不由得也看了过去,只见那新来之人,神色冷漠,只是远远的站着,并不太靠近过来。

“朋友是何人?”澹台镜见那人气势不凡,不由得问道。

“我之道号,断肠公子。”那年轻强者,淡淡的答道,这个字号一报出来,顿时惊动现场很多人,又一个顶尖儿强者现身了。

此人一过来,叶峰便认出他来,他眼睛眯了一下,看来,这场原本不大出名的丹道决斗,如今业已演变成惊动各方强者的战场了。刚来了一个金丹古域第一帝苗,居然又出现了一个断肠公子。

“太阳古域的第一帝苗……断肠公子?”澹台镜眸光一惊,他也没想到引出这尊传说中的强者,不由得笑道:“想不到,我族和金丹古域之间的一点小冲突,竟然引出数位第一帝苗到了……”

“哈哈哈,此地这么热闹,我也来凑凑这个热闹吧。”忽然间,一道声音传了过来,然后众人便看向一个大袖飘飘,宛如体有仙骨般的飘逸之士缓飞而来,他的速度看似缓慢,实则极快,话音刚落,人便已经出现在了现场之中。

“化神殿的灵散人?”澹台镜眸子盯向来人,吃了一惊,显然是认得此人的。

“化神殿的灵散人也到了?他可是我太阴古域第一帝苗的师弟,哈,今日太热闹了,竟然惊动了这么多高手,光第一帝苗都来了两位。”有人失声惊叹,众人听得心头震撼,原来这灵散人,乃是化神殿出来的武道强者,太阴第一帝苗的师弟,不用说,身手肯定极强。

“澹台镜,人来了这么多,都是来捧你的场的,你是否该动手了?”闪惊岳催促起来,一副唯恐两人战不起来的样子。

如今,诸强纷至沓来,现场围观,澹台镜没有退路,必须得出手了,要是退缩的话,恐怕返回家族,没法向家族诸老交代了,甚至年轻一辈,都会看他不起,因为他这次挟公报复澹台明,做的太明显了。

此刻双方对峙,已经不再是小冲突了,而是关乎到两块古域之间的丹道强弱,太阴大陆和金丹大陆,炼丹之道年轻一辈之间的巅峰之战。

金丹子自始自终冷眼旁观,静静的瞪着,他是金丹第一帝苗,已经放出话了,即便澹台镜从家族搬请救兵,他也要接着,所以,他更不可能退缩。

“我崇尚黄老之道,从小就对炼丹之术心生向往,感谢两位年轻一辈中的顶尖丹师,给我这个现场观摩的平台,我相信,今日之战,绝对会让我大开眼界的。”灵散人微笑着说道,顿时澹台镜和金丹子,更不可能退缩了。

“这些家伙一个个的推波助澜,这是迫澹台镜和金丹子必得一战的节奏啊。”众人心头暗道,澹台镜听了,眸中闪过一道不悦之气,面对强敌,他本可以放软语气,化敌为友的,可是现在被灵散人这么一迫,让他不得不战,这让他感到很难受。

事态的发展,已经发展到,他无法掌控的程度了。

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他沉吟片刻,忽然说道:“金丹子,你是我向往已久的对手了,不过,九域帝苗大会召开在即,你我何不留着力气,在大会正式开始之后,再一决高低呢?”

“咦,这可不是澹台镜的行事风格啊?”闪惊岳等人听了他的话,都是为之一怔,谁都没想到,倨傲自负如他,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欲打退堂鼓。难道这澹台镜不担心被人耻笑么?

闪惊岳和灵散人都了解他的性格,才不断语言刺激,希望他战,可是,澹台镜却选择避战,让众人大出意料之外。

“你刚才欲迫和妹妹,跟你来一场生死赌斗,我本不想现身,但看不过眼,这才介入战场,如今我站在这里,你却说想等到九域帝苗大会,再跟我一战,我想问你,难道,你只会恃强凌弱么?”金丹子不悦的驳道,他显然不想就这么罢了,澹台镜想逼他妹妹,进行一场生死赌斗,这激怒了他。

“呵呵,看起来,你很疼爱你的妹妹,而我澹台镜,也有个疼爱无比的弟弟,叫做澹台旷……”澹台镜淡淡的说道,“我这个弟弟,炼丹不擅长,嗜武成狂,鉴于帝苗大会召开在即,我不可能浪费力量,跟你全力一搏的,既然你疼爱妹妹,非要讨个说法,那让我弟弟,替我出手,跟你们一行人中的任何一个,比斗一场吧。你是金丹古域第一人,实力太强,我弟弟应该不是你的对手,所以请你不要出手应战,但我可以向你承诺,此战我弟弟如败,这碧磷焚焰,我愿作为赌约,献给你。”

说着,澹台镜右手一翻,一朵忽而碧绿,忽而幽蓝的火焰,浮现掌心,这朵火焰一出,现场温度急速狂飙,似乎它饱含极其恐怖的热量,金丹子自然一眼便看出,这朵碧磷焚焰,应该就是澹台镜的本命丹火。

“哇,澹台镜,竟然拿出碧磷焚焰作为赌注,这可是他的本命丹火啊……”

“你以为澹台镜这是大意了?错,本地人谁不知道,在澹台家族,澹台旷的力量,才是家族年轻一辈第一人,只是他在炼丹之道上,远远不如澹台镜,所以澹台镜成为家族第一天才,现在他把澹台旷推出来,还不让金丹子出手,那金丹四人,谁能打得过那个武痴?”

“原来如此……”

议论声中,现场武者,都恍然大悟。这显然是澹台镜想将局面引导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因为,澹台镜他自己估计,没有把握能够战胜那金丹子,所以才玩了这么一手。

金丹子刚从金丹大陆来到孤月城,此前从没听过澹台镜的弟弟的名字,自然不知道他厉不厉害,可是他身为一方古域的第一帝苗,那眼力见识何等之强,一听便知道,这绝对是那个澹台旷的力量,能让这个澹台镜都极具信心,不然的话,澹台镜也不会把他推出来,替自己出手一战,更不会把他的本命丹火,寄托在他的弟弟力量上。

本命丹火,一旦失去,就等于废了一位炼丹强者的炼丹力量,就相当于一个武者,被废了星魂世界。

没有本命丹火,从此无法再炼丹。这是何等之强的赌注,可是澹台镜自己不敢面对金丹子,偏偏把澹台旷推出来替他一战,这就说明,那个澹台旷十分厉害。

“如果你的那个弟弟胜呢?”慕巧云忍不住问道。

澹台镜淡淡一笑:“这个简单,由于金丹子道友不在出手之列,我自然不会让他成为跟的对赌一方,如果我弟弟赢了此战,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手上沾我族血的人,必须得以命偿命。”

澹台镜的话音刚落,顿时众人的目光,都不由得望向了叶峰,手上有澹台族血的,就只有叶峰了,他斩杀了澹台雄。

以澹台镜的本命丹火,对赌叶峰一条命,按说这绝对不公平,因为澹台镜的本命丹火,就是赌输了,只等于丹道被废,性命无忧,但叶峰就不同了,一旦金丹一方败了,他就得赔上他的这条命。

当然,很多人都知道,在澹台镜的眼中,叶峰的命,根本不叫命,根本无法跟他的本命丹火平起平坐,拿他的丹火,对赌叶峰的命,在他看来是很公平的了已经。

金丹子并不认识叶峰,此刻听了,不由得看了叶峰一眼,慕巧云不依的叫道:“哥哥,叶峰大哥是我们邀请来观战助威的客人,不能拿他的命,对赌眼前这一战……”

“嗯,我知道了,澹台镜,这位叶峰,只是我金丹古域的朋友,并非是我方之人。”金丹子点了点头:“所以,我不好随便拿别人的命,来跟你对赌……”

“那这一战,至此为止,你我双方,各走各的吧……”澹台镜立刻顺着他的话茬,自己给自己找了个下坡石的笑着说道。

“哼,扯来扯去,我听明白了,无非是给自己找个胆怯避战的借口……”断肠公子忽然插话道。

“嗯,我也感到,有这层意思。”闪惊岳跟着点头,嘲讽道。

“……呵呵,既然如此,那这一战,不打也罢,叶兄,我们走……”金丹子沉吟片刻,不愿在此地过于引人注目,便索性点头答应了,他扭头看向叶峰,邀请一路走。

“金丹诸人都可以走,唯独这个叶峰,走不得,因为他手上,沾了我族之血,必须得血债血偿……”澹台镜一听,正合心意,立刻提出他新的要求。家族武道力量第二人澹台雄,惨死决斗之中,他挟公报复,逐走了澹台明,那他为了平息年轻族人们的不满,就得给澹台雄讨个公道了。

在他看来,叶峰无非是刚刚认识金丹一行人,没有什么大的交情,金丹子等人,应该在他本地强族的压力下,离开叶峰,远走高飞才对。

“混账,哥哥,不能答应他。”慕巧云看向金丹子道。金丹子则瞥了一眼叶峰,似乎在权衡轻重……

叶峰一直保持着沉静,现场第一帝苗都来了两个,孤月城的知名天才,也来了不少,他不喜欢出风头,一向为人低调,再加上不想在帝苗大会之前,跟人打什么无谓之战,所以他一直不吭声,没想到到了最后,金丹子想收兵,这个澹台镜竟然不知死活的想继续针对他,一股怒火窜上心头。

难道老子就这么看着好欺负么?

“金丹道兄,答应他的对赌战约吧。我愿出手,跟那个澹台旷一战!赢了你得到澹台镜的本命丹火,输了我愿押上我这条命!”叶峰骤然看向金丹子说道,金丹子怔了一怔,他对叶峰的实力,并不了解,神识本能的一扫,嗯?他的眉毛扬了扬,心中苦笑,这个叶峰,仅五重帝境初期之力,也敢放言要跟澹台镜都推崇的澹台旷一战?

不过他也了解叶峰的心思,刚才澹台镜针对他,可以让他们走,但必须让叶峰留下偿命,在他看来,叶峰此举,显然是想借他的势,作殊死一搏,宁肯死在擂台上,也绝不落入澹台家族的手里,遭到巨大折辱,最后还得偿命……

这或许就叫,伸头是一刀,缩头也得挨上一刀在,左右躲不过,干脆拼老命吧!

“叶兄,你确定以命对赌么?这个,我感觉……胜的把握,可不怎么大……”金丹子筹措着言辞,尽量照顾叶峰的感受说道。

“我的命,掌握在我的手里,不会交给你,无非是借你刚才赌战的由头,给我一个剥夺澹台镜本命丹火的机会,不然的话,你们走了,我就算打赢那个澹台旷,对澹台镜本人,也没什么损伤……”叶峰淡淡的说道。

他的这番话,让金丹子顿时愣了下,心中暗道:此子好不知天高地厚,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名头?居然在我面前,说这么一番狂妄的话?心中对叶峰便有点不喜,有心拒绝,转身自己走人,慕巧云突然出手,扯了扯他的衣袂,示意他须得帮叶峰出头撑腰……

唉,这个傻妹妹……金丹子在心头,叹了一声,知道妹妹善良,便点了点头笑道:“既然如此,那澹台镜,刚才你提出的战约,我方答应了,我方出手之人,便是这位叶峰朋友,至于我方对赌的赌注,便是他的命,而你方要是输了……你的本命丹火,必须归我方所有……”他说到最后,虽然感觉绝对不可能,叶峰肯定输定了,但为了照顾妹妹的心情,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出来。

在他看来,这已经等于是替叶峰出了头,撑了腰。要不是照顾妹妹的那份善良感情,他刚才一听叶峰不知天高地厚的话,便转身走人了,懒得理睬这不认识的狂徒。

“哥哥,你小看叶峰大哥的实力了,他很强的……”慕巧云很是不满哥哥那随意应付的态度,跺脚叫道。

“是是是……”金丹子随口应付道,但明眼人一看,便知道他只是在应付妹妹,而不是真的认为叶峰厉害。

叶峰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心头一直在琢磨的那个念头,蓦地浮上心头,嘴角不由得浮起一抹冷笑纹络,看来,这个金丹子就是一个很好的人选了,

但现在不是时候,他便把话咽在肚里,觅机再说也不迟。

“慕小妹曾在丹道之战中,为我炼了一枚大丹,我希望等我赢了那朵本命丹火后,金丹道兄,能转增给慕小妹。”叶峰忽然开口说道,金丹子目光古怪的瞪了他一眼,满脸都是你小子是不是疯了?就你那么点力量还想赢?不过人家这番话,本是好意,尽管在他看来,不可能达成心愿,还是应付的点了点头:“好,如果你胜了,我肯定会把那朵丹火,送给我妹妹的。”

“很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此战,我的本命丹火,对赌叶峰之命!”澹台镜没想到金丹子,还会转身,正式向他提出接下先前的对赌战约,不过在他看来,区区五重帝境之力的叶峰,他能胜得了他弟弟澹台旷?

简直是做梦!

“旷弟速来,替我斩杀一人!”他一道神念,便远远的传递出去。

“要我杀谁?”俄顷之后,城内澹台家族的方向,一道粗狂声音蓦地传来,说时迟那时快,蓬的一声气流爆炸的声浪,一尊粗壮无比的年轻强者,破空而来,此人手大脚大,肌肉发达,一身武袍似乎随时都会被他贲起的肌肉撑爆掉,来人丝毫没有澹台镜的翩翩气度,浑身上下,野性炽烈,就像是一头蛮荒野人,蓦地射落现场。

“他想让你杀的,是我!”叶峰缓缓掠向擂台,冲他勾了勾右手的小拇指,朝他淡淡的道。

现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本地强者都知道,这个澹台旷,是澹台镜亲弟弟,从小便力大无穷,嗜武成狂,一身力量,极其深厚,他在孤月城最令人沾沾乐道的战绩,便是能以帝境一重之力,越级斩杀一尊帝境二重的大能……

这等越级逆杀的武道天才,最令人恐怖,所以,在澹台家族,他被视为武道第一人,澹台雄虽强,且能在流星之夜,激增两大帝境,但因为没有越级逆杀的战绩,就得排在此人的名下。

澹台旷同样在流星之夜,突破两大帝境,看似跟澹台雄,都是初期的六重帝级,可是谁都知道,他绝对比澹台雄更强。因为他有越级斩杀的可怕底蕴。

这就像九大生命古域的第一帝苗似的,彼此境界恐怕都差不多,但能击败本域的群雄,夺得第一帝苗的排名,那一身力量,就根本不能以正常的武道境界去看待,都是可以越级大战、一域无敌的狠角色。

“就你这个五重帝境的小子么?老子一根指头,就能戳死你。”澹台旷一看叶峰,便残暴的嘶吼了起来,那语气,根本就没有把叶峰放在眼里,说话间,他一步踏出,虚空震荡,刹那便站在了叶峰百米之外,轰的一声,他体内的先天元婴帝力,释放出来,顿时一股骇人的能量洪流,从他的天灵盖喷薄而出,像是气冲九霄似的,嗤嗤嗤的朝上窜着,他沐浴在能量光柱之中,战力狂升,看得众人心头震荡,这野人般的武痴,谁对上谁头疼。

“那个叶峰完了,在我们孤月城,同阶之间,谁敢跟澹台旷打呀……”有人低声说道。金丹子何等耳力,听了之后,暗暗苦笑,感觉不该为了照顾妹妹的面子,替叶峰出头,应下这场对赌之战,因为叶峰分明赢不了,到最后,丢人的,还是他堂堂金丹古域第一人……

划不来啊!

可是不答应,妹妹慕巧云肯定会怏怏不乐,唉……金丹子头疼的瞥了一眼满脸紧张,关注战场的妹妹,暗叹一声。

“死来!”

擂台上,澹台旷一声野兽般的嘶吼,震得地皮都乱颤,刹那间,他出手了,一股山洪暴发般的六重拳罡,势如要轰碎那诸天,击爆那大地,带着横扫千军万马之势,疯狂的朝着叶峰轰了过去。

这一拳,澹台旷全力以赴,他要在一拳之间,轰杀眼前此子,为他澹台家族挽回先前一再失败的颜面,为他的哥哥澹台镜,挣回明光铮亮的一份胜绩。

叶峰面对那气势逼人的骇人一拳,吐气扬声,右拳猛地扬起,一记万劫帝拳和圣魔帝拳的组合杀招,便对轰了过去。

这一拳,谁都看得出来,他是想硬碰硬!

一拳打出,滋啦啦万千细碎的闪电,裹满叶峰的拳锋,同时滚滚魔雾蒸腾,凝成一只小山般的铁拳虚影,轰然迎击上去……

双方都是蓄势一击,一拳打出,便欲夺取对方的性命,谁都懒得打出第二拳。

硬碰硬?我没看花眼吧?全场武者,轰然动容,像看傻子般的怔怔的看向出拳迎战的叶峰,都感觉这小子脑子是不是锈住了,别以为你能赢了澹台雄一场,就可以再度赢得了这个澹台旷,本地强者都知道,一个澹台旷,恐怕能比得上两个澹台雄,至少一个半……

敢跟这个武痴硬碰硬?这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么?

在孤月城年轻一辈的武者中,除了最拔尖的几人之外,谁敢跟这个武痴正面硬杠?

在众人看来,叶峰的速度快,是属于他的优势,他应该以他的惊人速度,避实蹈虚,以游斗之时,耐心的消耗澹台旷的力量,然后慢慢的寻觅一丝属于叶峰的胜绩,或许还有一线赢的可能……

就这么跟个大傻子似的,硬怼过去,那结果,绝对是当场被这个澹台旷,轰个血肉横飞,身死魂灭。

好,这个叶峰好死不死,主动硬怼我旷弟之拳,他是嫌自己死的慢啊,哈哈哈,此战,我旷弟赢定了!……澹台镜背负着双手,两颗眼睛直发亮,还不失时机的得意的瞥了一眼脸色阴沉下来的金丹子,他一看到金丹子瞬间脸色阴沉,一颗心就顿时开了花,哈哈哈,这金丹古域第一人,也看出叶峰那厮快死了吧?

瞬息之间,甭提澹台镜心头,多兴奋和得意了。

他要不是对他的旷弟,有绝对的把握,会把他的本命丹火,寄托在他出手替自己一战上?

金丹子一见叶峰明明弱得跟渣儿似的,竟然还面对澹台旷横扫群雄的恐怖一拳,硬怼上去的瞬间,就差点对叶峰破口大骂出来。

什么东西,脑子被驴踢了?你也不尿一泡尿,照照你的脸,看看你什么境界,什么力量层次,竟然嫌自己死得慢,硬杠上去?他奶奶的,你死了不打紧,我金丹子丢不起这个人啊,你好歹游斗几招再死呀,这瞬间一拳被活活打死,我金丹子以后还怎么见人?

他心中那个悔呀,悔不该疼爱妹妹,替这个不知死活的叶峰出头撑腰,他可是堂堂金丹古域第一人,来到这孤月城,无数双眼睛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要是他出头撑场的一场决斗,瞬间落败,传出去,他脸上都火辣辣,没有光彩哪。

这一刻,金丹子考虑的,并不是叶峰的那条命,在他看来,他的名声,更重要,比叶峰的命都重要呐!

叶峰大哥……慕巧云见状,眼圈一红,差点哭出来,你的速度那么快,为何不闪,为何不闪,为何不闪啊……

完了完了……毋风云毋念芸等人一看,心头只有这一个声音了,他们虽未出手,可是那澹台旷一拳轰出,那横扫千军万马的骇人气势,那轰碎诸天的恐怖帝罡,那震颤天地的无穷力量,换做是他们,一招都挡不住,毕竟他们更擅长的是丹道……

咦,那小子,似乎懂我闪电古族的秘术?不过懂得不算太深,应该是外面不知何处,曾得到过我族的某种残本吧?……闪电古族的闪惊岳,一看叶峰出拳,成千上万缕细碎闪电裹满拳头,便为之一怔,所即便若有所悟,不过那小子马上就要死了,就算曾修炼过他们古族的闪电秘术,又如何?

死了,就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了!

叶峰必胜,我师父必胜!……围观人群的边缘,穆随秋双拳攥紧,在心底一个劲儿的呐喊,替叶峰无声的助着威,现场那么多人,恐怕也就他一个,在此时此刻,看好叶峰,在替他助威吧,尽管他是在心底呐喊,并没有吼出来,但至少,他是唯一看好叶峰的太阳大陆的武者。

他也被那澹台旷声势恐怖的一拳,惊得失色,可是,他对曾击败他,指点他的叶峰,有某种莫名的信心,总感觉,指点过他的叶峰,有翻盘逆转的可能……

因为,曾经他也抱着一剑便能击败叶峰的念头,他也曾有过踩着叶峰,一日成名的渴望,可是到最后,他发现,那纯粹是自己单方面的痴心妄想。

叶峰之强,在他心中,那绝对是深不可测!

万众瞩目下,两颗拳头,势如激射的闪电,又像是急速碰撞向对方的两颗星辰,刹那间,对轰在一起!

轰!

巨响震天,虚空破碎出一个可怕的黑窟窿,虽一闪即逝,但那一刻对轰的狂暴景象,惊得人头皮发麻,都唯恐这两个家伙,一记对轰,把虚空都打爆掉,让现场万物,瞬间都吞吸进那个撕裂出来的大黑窟窿中去,幸好刹那之间,那破碎之处,便愈合在一起,冥冥之中,自有强大不可想象的天道规则,在运转着,维护着天地间的某种平衡,不然的话,帝级大战,岂不能让天崩地裂,万物摧残么?

对轰冲击波太恐怖了,饶是众人早有准备,各自提前凝气镇住身形,但现场围观的武者中,还是有数百人,惊叫一声,像是数百颗震飞出去的大石头似的,手舞足蹈瞬间被震飞得不知到哪儿去了,其他帝级,都衣袂猎猎,长发狂舞,现场更是尘雾爆起,跟一场浓雾似的,遮掩了众人的视线。

哇!一道惨叫声浪,刺破耳膜般的炸响起来,惊得人人眯眼的现场武者,纷纷猜测起来,这是谁的惨叫?应该是那个嫌命长,硬怼过去的叶峰吧?但似乎,嗓音粗哑,有点不大像,叶峰清清秀秀的,濒死前的惨叫,会这么粗哑凶狂,刺耳难听?

那是澹台旷?笑话,怎么可能是他……

噼里啪啦,浓雾般的灰尘深处,响起一片零碎血肉碎骨,落地的颤音,顿时,人人更迫不及待想睁开眼睛,仔细观看究竟死的是谁了,也有很多人,下意识的神识扫描,结果发现,对轰的现场,冲击气流太过狂暴,众多的神识,都无法延伸进去,便被震得扭曲,或者断裂了,只好纷纷收缩回来。

飒飒飒……落尘如雨,地面上的剧颤,渐渐的平息着。

一股股袖风,掌罡打出,【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无数尘雾,就像是风吹雾散似的,纷纷扬扬被震往远处,顿时,擂台之上的景象,清晰了起来,唰的一声,无数道关切这一战的目光,纷纷投射过去,就只见那擂台之上,一道欣长的黑袍身影,静静的站在地上,他的面前,遍地血腥,喷溅大片的鲜血中,零零碎碎,有无数破碎的血肉,碎骨,还有一颗震崩了的人头,虽然残缺了很多,但能模糊看都他的脸部轮廓,特别颌下一丛虬髯,是那么的刺眼,是那么的在说明着他的身份……

这不可能吧?

我看花眼了?

尼玛,我看到的是真的么?

一时间,全场寂静,即便掉落一根针,都能被人听得,一颗颗心脏怦怦跳动的颤音,清晰的在众人耳中响起,并且越响越烈,有很多人,揉了揉眼仔细再看,还是有点不信,再揉揉眼,他奶娘的,看到的还是同样的景象。

擂台上站着的那道黑袍身影,不是叶峰,还是谁?

那遍地血骨,那震崩了的虬髯人头,不用猜了,应该就是几乎被每一个人都视为毕胜的——澹台旷了!

但……这画面,似乎有点不对吧?在几乎每一个人的脑海中,应该是叶峰血肉横飞,惨死在澹台旷的脚下,才符合情理呀,怎么这画风,变成叶峰笔直如剑的负手站着,他的脚下,洒落着澹台旷的遍地碎肉残骨呢?

金丹子瞬间怔住了,以他的眼光,竟然没有估准叶峰的实力?他难以置信,神识一扫,再扫,三扫,四扫……怪哉,站在擂台上,兀立如山的叶峰,体外溢出的淡淡波动,还是五重初期的帝境气息呀,这是怎么回事?

他奶奶的,他奶奶的,出了鬼了,出了鬼了……闪惊岳惊得眸子瞪得跟牛卵似的,脑海中一股劲儿的闪烁着这个念头。

咦?……化神殿的灵散人,诧异的盯着叶峰古今不波的脸,似乎想要从叶峰的脸上,看出一朵花儿来。

“好,叶峰大哥赢了……”震愕片刻之后,慕巧云第一个蹦了起来,兴奋的拍手叫起好来,毋风云等人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幸好,幸好是叶峰兄弟赢了,不然的话,叶峰是毋风云邀请过来观战助威的,结果连累了人家,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在心底是过意不去,愧疚丛生的。

叶峰师父……就是牛掰!穆随秋崇拜的望着那道傲立擂台之上的黑袍身影,满脸都是狂热之色,叶峰的身影,在他的脑海深处,瞬间定格,宛如一座狂风暴雨无法摧毁的太古巨树,是那么的高大,那么强大,那么的深不可测!

澹台镜炸了眨眼,再看,他的旷弟死了;但他不信,以为自己看花眼了,揉了揉眼再看看,死的还是他的旷弟;这怎么可能,再揉揉眼再看,不可能呀,我是不是真的眼花了;他忍不住再揉揉眼……

不等他再次去看,轰的一声,四下议论声骤起:

“我草……”

“这这这……”

“这怎么可能?”

“难道那个叶峰的力,量比澹台旷还要可怕?”

“这怎么可能?”

“是呀,我刚才反复神念扫描他体外气息,始终都是五重帝境的波动呀。”

“我也神识窥体了,我也扫描了……”

“我刚才都怀疑看花眼了,揉了揉眼再看,死的还是澹台旷……”

“我他妹的都揉五回眼了,死的还是那个家伙……”

“叶峰怎么可能斩杀得了澹台旷?”

“是呀,我也想不通,可是他就是斩杀了,你没看见站着的是他吗?”

“看是看到了,就是跟我的想象,差距太大了。”

惊呼声中,现场武者,一个个全都难以置信的望着擂台上,兀立如山的那道黑袍身影,无论谁怀疑自己的眼睛,但活着的,才有资格站在那儿,再不相信,这也是事实,再怀疑,谁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这不可能……”澹台镜如丧考妣的狂吼一声,他脸肉扭曲,两颗眸子中,仍然不是敢相信,他的吼声,震动全场,每一个人顿时都饱含同情的看向脸色癫狂的他,唉,先前金丹子已经答应走人了,是你非得强索叶峰留下,想镇压他,折辱他,斩杀他,挣回你澹台家族曾经失去的面子,现在好了,又赔进去你的嫡亲弟子澹台旷,最后……恐怕你的本命丹火也保不住了……

“旷弟,我的旷弟啊啊啊……”澹台镜看着擂台上,叶峰脚下,血骨喷溅如杀猪现场般的惨状,心如刀绞,脸上的线条再无法保持属于大族子弟的柔美俊秀,彻底扭曲了起来,他的内心,像是蓬的燃烧起一把大火,要把他整个身体,彻底点燃,爆发出来似的。

这种凄惨的场面,是澹台镜根本没有想到过的,那是他的嫡亲弟弟,他家族年轻一辈中的武道第一人,从小便嗜武如狂的武痴,在孤月城年轻一辈中,除了极个别的几个拔尖儿天才之外,绝对是同阶无敌,不,甚至可越一级宰人的狠角色,此刻,竟被叶峰一拳活活打爆了,打死了?

他让澹台旷和除金丹子之外,毋风云四人中的任何一人战斗,且敢拿出他的本命丹火,碧磷焚焰为赌注,就是因为他对他的嫡第澹台旷的力量,极具信心,在他看来,这是不可能败的局面,果然,把金丹子都震慑走了,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因为他的坚持,因为他要堵住家族年轻族人心底对他挟公逐走澹台明的不满,非得留下叶峰,斩杀掉然后把这个成绩,当做他赢取族内人心的礼物……

可是,到最后,他不仅没有得逞,反而又赔上他嫡亲弟弟一条性命。

“叶峰,为何死的不是你……为什么?……”现场,蓦地响起澹台镜疯魔般的嘶吼声浪,他的巨大声音中,饱含对他嫡弟死亡的悔恨,饱含对他处置这桩决斗失策的悔恨,同时,也饱含他内心深处,对叶峰的无穷愤恨。

“笑话,为何死的必须是我?哦,决斗的结果,跟你预先的推测不符合,你恼羞成怒,丧心病狂,失心疯了吧?啧啧啧,让我想想,在决斗之前,是谁,一张脸上刻着无穷的高傲和目空一切,这一战你自忖必胜对不对?对于你的这种想法,我只能说一声,让你失望了,这一战,跟你想的截然相反,胜得是我,败的,是你弟弟澹台旷,死的,同样也是你的弟弟澹台旷……”叶峰嘴角浮起一抹冷笑的纹络,一番话连嘲带讽,气的澹台镜一颗心,热血沸腾,差点喷出来一大口血……

“你打赢便打赢,为何要斩杀我弟弟?”澹台镜杀气腾腾的咆哮起来,澹台旷不是一般的族人,他输不起,他得替他的弟弟,讨个公道,他得找个借口,镇压这个叶峰,抓捕这个叶峰,杀他祭奠亡弟刚走不远的魂魄!

“你这么问,不觉得自己无耻么?现场强者众多,刚才大家都看见那澹台旷击向我的那一拳了吧?分明就是有一种,一拳要把我当初轰爆的必杀之意,你以为我看不出来?还是你以为,现场众多强者,都是傻子,可以任你随意的欺骗掌控?面对他想杀我,你想让我拳下留情,简直无耻又无比的可怜……我记得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对了,就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果然古人之言不欺我。”

叶峰淡淡一笑,反唇相讥。

“轰!”澹台镜气的眼珠子都红了,浑身丹火焚烧,便要扑向叶峰……就在这时,蓬的一声,虚空震荡,太阳古域第一人,断肠公子脚步一踏,一股气势卷向澹台镜,冲击得他身形一摇,忍不住刹住身形,脸色难看的瞪向断肠公子,脸色扭曲的跟疯了似的:“你想干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