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狂暴仙医 > 第2585章 醋意惊天的神族青年和居心叵测的一青琥太郎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听到美艳天照的话,那名青年神族笑了,挑眉道:“我们是观察者,有必要了解一下,你和他的真实关系,比如,你们两个是不是睡在了一起。”

美艳的天照一笑,平静道:“你可以放心,我就算和他睡在一起,也绝对不会要你。”

说罢了,给了青年神族一个超冷的大白眼后,美艳的天照转身离开。

望着她转瞬而逝的背影,青年神族眼神雪亮。

“她好美,她说就算她和沈强睡在一起,也绝对不会要我,这意味着她和沈强之间没有关系。”

www.marchagaygdl.com 一旁的老者,冷冷地挑眉道:“是现在还没有关系,不代表以后。”

“她们之前说的合盛合新药是什么?”青年神族皱眉道:“这似乎才是天照接触那个沈强的真正目地,所以差不多可以决定了吧,沈强是个混蛋,杀掉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老者闻言,冷冷地挑眉道:“因为他威胁到你了?嗯,也对,你追了铃兰有百年了吧,她对你始终怠搭不理,但她对沈强则很热心,看着沈强的时候也笑的很甜。”

听到这话,青年神族转身,眼神冷酷地看着老者:“你需要明白你的立场,我在帮你,神域之内,要求除掉沈强的人是你们,而我,代表的是,并不想执行什么弑神者必须死的规定的代表、”

“所以现在,我改主意了,是在帮你们,你应该对我表示出感激,明白吗?我这是拱手送你一份人情。”

老者的眼神瞬间就冷了:“我的态度,始终是觉得弑神者必须死,这是规矩,定下后,所有人就应该遵守,否则,总会有些野心勃勃的家伙,会挑起事端,这个态度永远都不会变。”

“但是,现在的我,是一个冷静的观察者,沈强到底有没有资格成为神域的成员,是否一定要被处决,不是我能左右的,我能做的就是公正,并客观的记录他的一切。”

“至于你,则已经变得更讨厌了,没有原则,没有底线,只因为铃兰更喜欢他,你就放弃了你的坚持,从这一点上来看,我对你们,很失望。”

青年神族挑眉一笑,道:“那是因为你确定,无论你怎么做,铃兰都不会喜欢你,我说的对吗?你已经绝望的放手,但我年轻,够帅,实力又强,杀掉沈强之后,或许过上那么几年之后,她就会改变主意,和我在一起。”

“所以,无毒不丈夫,去写你的报告吧,我赞同杀掉沈强,这样的话你们再次做成了你们想做的事情,而我,只不过是少了一个潜在的敌人而已,是你们更划算。”

老者闻言,皱眉,转身离开,道:“你的话,已经被我记录,如果下次再被我听到,如此不负责任的话,我会如实的对神域汇报,到那时,希望你不要怪我。”

看着离开的老者,青年神族神情不悦地哼了一声。

“老狐狸……”

而就在他们不欢而散的同时。

酒店三楼的茶道社内。

入乡随俗的沈强,正笑看着一旁眼神娇媚,总是偷瞄自己的鹤涧绘真。

“发布了内部悬赏,能杀掉你的人,将可以成为特等搜查官。”正在泡茶的一青琥太郎平静地说道。

一旁的杉尾俊辅立刻眼神一寒。

而沈强则一笑,淡然地看着神情娇羞的鹤涧绘真,平静的说道:“一青特等果然好魄力,这是准备利用我,清除那些忍者保安厅里,想要走钢丝的家伙吗?”

一青琥太郎平静一笑,道:“请用茶。”

随后,他只是笑看着沈强,道:“我以为你会立刻愤怒。”

沈强笑了:“攘外先安内,这是华夏的一句老话,一青特等是做大事的人,现在关键的战机已经出现,当然会先铁腕整肃,然后全力一击,这没有丝毫值得惊讶的地方。”

“这会令你的处境很危险。”微笑着看了一眼,脸色冷下来的鹤涧绘真,一青琥太郎道:“毕竟你的身边,有很多的保安厅成员,他们或许会令你寝食难安。”

沈强笑了,道:“我的实力强弱,忍界现在应该都已经知道了,想做特等搜查官的人应该很多,但有实力和胆量动我的,并不多,不但如此,如果对方够聪明,就会明白,是你要杀我。”

一青琥太郎一笑道:“只是一个圈套。”

沈强笑了,淡然喝茶,道:“如果意外真的出现了,那应该也是你计划中的一环,就像你在这里公开和我说这话一样,我猜是有录音录像设备,以用来确定,我是知情,并赞同这个计划的,那么我死了的话,龙组也没有办法怪罪你。”

一青琥太郎笑了。

“沈先生真是个有趣的人,我喜欢和你这样的人合作。”

沈强挪揄挑眉,一笑道:“我也喜欢同你合作,但你表现的状态低迷,让稍稍有点失望。”

一青琥太郎笑了,道:“鹤涧,杉尾,请两位去看一下,我们的人员都到齐了吗?”

“嗨!”

二人躬身而退。

离开时,鹤涧绘真娇媚地看了沈强一眼,满眼都是,你说的今晚见,不许骗我。

沈强笑了。

而等到他们离开了,接过一青琥太郎的茶,沈强脸上所有的笑容都消失了,只是平静地看着一青琥太郎道:“我想,你找我来这里应该不是只为了喝茶。”

听到这话的一青琥太郎沉默了大概两秒之后,沉声道:“沈先生,当着您的面,我并不想撒谎,我今天请您来喝茶,只是想了解一下,您对我,是否有想法。”

沈强平静道:“没有想法,无论是你算计我,还是算计忍界,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不关心,也不会蓄意破坏,因为就算你玩火,也烧不到我。”

一青琥太郎笑了,沉默了足足五秒钟后,道:“君山狱现在想和忍者保安厅讲和。”

沈强笑了,用你在撒谎的眼神看着一青琥太郎,道:“是好事,我拿了君山狱的天平尺,他们本该用三千万美刀换回,但如果你们打的激烈,我想他们是不会兑现承诺的,所以讲和吧,如果需要的话,我愿意做这个中间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