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王者荣耀之英雄图鉴 > 第二百九十九章乌龙(中)

赢8娱乐登录1442

“小冰,我的替身人偶不见了,我是说昨天在系统中抽取的灵魂”,

小冰道:“从系统中抽取的灵魂可以与玩家产生感应,但您尚未设置此项功能,所以系统无法帮您寻找”,

陈墨道:“昨天是我疏忽了,但系统也出了bug,没有显示......”,

小冰检索了一番,道:“您好,小冰检索显示系统一切正常,是人为的删除了记录,请问要恢复吗?”,

人为的删除...陈墨道:“请帮我恢复这条信息”,

系统栏很快就显示了昨天最后一次的灵魂抽取,恭喜您获得“无名之人”,是否选择“回收”?

“无名之人......”,

陈墨看到下面的介绍“来自王者大陆的无名之人,因无法成为英雄而郁郁寡欢,后自暴自弃,纵酒当歌,沉迷于美色,在一次酒馆斗殴中不幸身亡,除了他的家人,没有人记得这个可怜虫的名字”,

虽然是个沉迷于酒色的纨绔子弟,但相比于厉鬼,猛兽之类还算正常吧,只是现在他占据着替身人偶,若是用那只人偶闯出祸来便不好收拾。

陈墨点击“回收”,系统却没有任何反应。

小冰道:“您好,系统内抽取的灵魂在十二小时内可以回收清除,您抽取的灵魂已经超过了可回收的期限”,

“好吧,看来只能我去找他了”,

陈墨叹了口气......

公孙奇并不是无名之人,至少在他看来不是,公孙是公孙离的公孙,奇是他自己的名字,他是教坊司里收养的少数几个男孩子之一,当然,教坊司收养他并不是因为善良,而是因为教坊司里需要佣人,去牙行买要花费一些钱,收养的男孩子却只需要管他们的吃喝,调教起来方便,使唤起来也放心。

他曾留恋过教坊里的舞姬,但公孙奇并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他想要成为李白,赵云,孙悟空那样的英雄,可英雄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当的,偌大的一个王者大陆能叫得出名字的英雄不过那么几个,他不是其中之一,他那点微弱的力量连做一名雇佣兵也很吃力,只能打些杂工,因为有“虎”的照顾,他勉强混出了一点模样,不幸的是在一次任务后,他照例去酒馆喝酒,和邻桌的人发生了一点口角,继而打了起来,他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挂了,成为了游荡的灵。

现在他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这里没有“虎”,没有公孙离,没有长城守卫军,也没有魔族,但这个世界的有些人又和大陆有所关联,这一切都让他疑惑,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尤其当他离开那座花园的时候,获得了自由的他觉得快乐极了。

清晨,阳光洒落下来,葱葱郁郁的林间小道上不时有车辆往来,行人背着包走在路上;这个世界的人装束和王者大陆差别很大,相貌上也都是人的样子,不像在王者大陆,你会见到走在长安大街上的猴子,猪头,牛......,行走在这里街道上的都是人的形态,他们从外表看来各不相同,有的朝气蓬勃,神采奕奕,有的却无精打采,一脸暮色;公孙离忽然间玩心大起。

一个挎着包的小姑娘迈着碎步行走在树荫下,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从树上掉下来落在她挎包的背带上,她偏头一看,一只绿色的刺毛虫在她挎包的背带上蠕动着【147小说 更新快】。

“啊”,

少女口中发出一声惊叫,慌忙拍打着自己的肩膀,一时间手忙脚乱,公孙奇已躲在林间笑的直不起腰来。

他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只是从小就比较野,会爬高窜地,也会捉虫驯兽,凭这点本事想做英雄是不够的,但想要戏弄人却是绰绰有余了;路过的几个小姑娘都被不知从哪里来的刺毛虫,豆虫,八角丁吓得脸色苍白,惊声大叫,看到她们的样子公孙奇觉得有趣极了。

他又想起了公孙离,在教坊干活的时候,他也常常用这些小东西捉弄那些舞姬,她们都很讨厌这个野小子,只有公孙离看到他时只是摇摇头,以她特有的耐心包容着这个不安分的野小子;她明明是个很高傲的人,却偏偏又能容得下人,而她也是那座教坊唯一让他觉得留恋的人。

现在他什么也没有,没有教坊,没有虎,也没有公孙离,在这个世界只有他孤孤零零的一个人,他叼着一根草棍靠在呈v状的树枝上,双手垫在脑后。

远远的有一点小黑点向这里靠近,纤细的女孩骑着自行车,前面的框里装着一只小奶猫,她从下面经过时公孙奇随手丢下一只八角丁,八角丁不偏不倚正落在那女孩的头顶上。

女孩察觉到脑袋上好像落了什么东西,用双脚停住自行车,低下头用手在上面摸了摸,将手放到眼前的时候便看见了手里的八角丁,她没有像其他女孩那样发出尖叫,而是扔掉八角丁,一脸愤怒的抬起头。

公孙奇不不由得“咦”了一声,在树枝上侧过身子看向那个女孩,两人刚好四目相对,女孩不由得一怔,道:“墨墨,怎么是你?”,

程瑶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看清了她的脸孔,公孙奇也是一怔:“阿离,你原来在这里......”,

虽然换下了舞姬的盛装,如瀑的长发也换了个扎发披在脑后,但这张面孔公孙奇却不会认错的。

女孩却生气了:“什么阿离?墨墨,你快下来”,

“哦......”,

公孙奇挠了挠头,从树上跳了下来,盯着女孩看了一眼便迅速敛起目光。

“墨墨,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我在这里散步”,

公孙奇道。

“真有闲心啊,上班都快要迟到了”,

虽然程瑶自己并不是什么爱岗敬业的人,但这一点儿也不妨碍她教训别人。

“墨墨,你早饭吃了吗?”,

“还没有...有点饿”,公孙奇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真是的,早饭也不晓得吃”,程瑶摇了摇头推起自行车道:“前面有一家早餐店,我带你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