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逆天重生我为妖 > 第四百二十二章山崩地裂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去死吧,张宁就给我为亲爱的莫斯雷特作为陪葬吧。”

荷鲁斯的嘴角出现了狰狞的笑容,随即说道。

“巨蟹夺命,最大功率,把他给我绞成肉碎。”

“是!”其他方位的人齐齐喝到,将右手抬向天空紧紧的握着。

“呼!”

这时张宁的耳旁也传来了久违的呼啸之声,但是原本看似庞大的龙卷云此时变得狭小了起来。

但是越升越高,就好像不见尽头的一般,那快速旋转的唏嘘风声更是让张宁精神为之一颤。那风速已经远远超过了1000km每小时的境界,可以说一个划过的风都有如高压水枪一般拥有强大的破坏,切割能力。

“该死!血甲!”

看来是危机的关头,就算张宁也忍不住的一咬牙,心中暗骂原本。原本良好的心性全被拋之在了脑后,让血色盾牌覆盖了全身,化为了狰狞的铠甲。

“饕餮血脉全开!”

张宁一不做二不休,将一直压抑着的血脉力量彻底爆发了开来,威严的龙角从额头冒了出来,化为枯枝一般的存在,全身上下的。黑色纹身开始快速的覆盖着血色的铠甲,让原本就已经显得有些狰狞的血色铠甲,更平添了一份幽遂。

“哼!算你们有本事,能把我逼到这种地步。”

此时的张宁依旧被禁固在那巨大的石刺之上。但是心中却在那里不忒了起来,骤然传来一声嘹亮的龙吼。

“嗷!!!”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荷鲁斯面色一变,只觉耳膜一阵刺痛,不由得跪在了地上,捂住了耳朵,艰难抬头看向了张宁所在的方向,只见远方那里传来了刺目的血色光芒,原本将张宁束缚在半中的石刺,此时居然被从最顶端的部位开始逐渐的粉碎,最终化为了漫天的尘埃笼罩了一片森林。

“这?”

到这种震撼的状况和鲁斯一时之间大脑有些空白,咽了一口水,连忙在身前一划,居然凝结出了一片水镜。

“什么?这家伙究竟都干了些什么?他不是才金丹期的实力吗?我这一个炼金阵可是连元婴中期都困得住的呀。”

此时的荷鲁斯双眸有些赤红,在那里紧紧地盯着这一面水镜,但是看到里面的一幕,以后不由一阵窒息。

“这,这怎么可能!”

此时的水镜之中一片的迷蒙,但是却看得到张宁那血色的身影伫立在半空之中,抬起了双手,一双漆黑的黑洞在那里骤然张开。原本在半空之中肆虐的两条龙卷风,如两条巨龙被大鹏撕咬一般,居然被逐渐的肢解吞噬了起来。

“这...这是空间的力量,怎么可能会有人掌握空间的力量,这家伙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就单凭他这空间系的力量就算元婴期都很难拥有跟掌控。”

【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

作为炼金术士的荷鲁斯在明白炼金的同时,对各个国家的力量都很有研究,但是他以为只有两种力量控制不了,其中一种就是空间。

而另一种就是更加逆天的时间,这两个都不是人类现在能涉及的领域,但是原本已经被他放弃的想法,却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将他自以为可以毁天灭地的招数完全吞噬了一空,不给他留任何一丝一毫的颜面。

“不,不,他绝对是用十分高明的幻术欺骗了我的眼睛,否则地球上的正常人怎么可能掌控的了空间的力量,没错,只要我使出更加强大的招式他的伪装就会不攻自破了。”

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骄傲。就好像华国自古就有文人相轻的这种说法,因为每个文人几乎只要对方不是名存古今的大文豪他们都不会认为自己比对方差,从而出现了相互轻贱攀比的状况。

而作为西方最顶尖炼金术师的荷鲁斯他也都有同样的想法,他自认为在空间跟时间的领域上面,他都没有任何的作为,更不要说是张宁这一个不过20出头的小年轻了,他恨恨的一咬牙,嘴中大喊。

“狂狮封印!”

“是!”

炼金阵的运转不同于华国的阵法,不需要连接自己的心神来操作,所以他们这些作为普通人来操控的众人没有受到任何的反噬,他们只需要通过自己的精神不断集中发出一道道操作的指令就行了,就好像人操纵机器一个道理。

“狂狮封印!”

这件被张宁碾碎的大地突然再次涌现起了一股无形的波动一个巨大的狮子头,猛然出现在了张宁的身后,张宁缓缓地转过了身子,看着那张开的血盆大口向自己扑咬而来,神情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的波澜。

但是张宁但是自己还是多少有些痛苦难耐的。

“该死的,刚才的旋风吸收了根本没有任何的卵用,还让我的吞噬用的饕餮空间充满了那么多无用的风力。刚好拿眼前的狮子头来发散一下好了。”

张宁猛然抬起了右手,直直地站立在半空之中,漆黑的洞穴在此冒了出来。

“呼呼呼...”

狂暴的风如惊涛骇浪一般的狂风自黑洞之中涌现,直直的向那扑面而来的狮子头冲击了过去。一时之间,两者僵持在了原地,四周开始不断地冒出了被吹打的四处乱飞烟尘。

“这怎么可能?”

只要自己所释放出来的狮子头被这般用自己刚才所释放的攻击来进行反击,一时之间,荷鲁斯心中那叫一个酸涩难耐呀。

就好像一个有钱人拿着一把钞票在一个穷人乞丐的脸上随意的扇了几下,结果不到第二天那个乞丐拿出了一堆硬币从他头上砸了下去。这种被侮辱,以及被拿自己东西来伤害自己的事情才是让荷鲁斯最为难受的。

“不!”荷鲁斯嘴中传来了愤怒的吼叫之声。

但是身为顶级炼金术士的他并没有因为仇恨而让心智有所迷失,感到前所未有的冷静的下来,深深的深呼吸了几口气,深深地看了张宁一眼,心中暗道。

“这家伙不是我能对付的,而且华国这边的地脉对我的控制也非常的不利,还是撤退吧。

而且他居然能用空间来吸收我的风还能用风反击我就说明他对空间力量的掌控已经到达了一定的境界,就是不知道理论上的空间切割他会不会,跟他继续耗下去,实在不是明智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