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重生之武神大主播 > 第三百四十五章:老妖

两人,少女模样,一穿白衫,一穿兰衣,前者气质清冷,兰质蕙心,一派大家闺秀的风范,后者虽稍逊一筹,但身材妙曼,媚眼夺魄,再加上那略显暴露的衣着,反而更吸引目光。

“卧槽?”

“这什么情况?”

“大半夜哪里来的妹子?”

“还穿得这么少,现在那边是夏天么?”

“荒郊野岭怎么可能有这种好事,一看就知道有问题!”

虽说两女的姿容不差,都属上上之选,但直播间里的观众是什么人,饱受过网络世界的狂轰滥炸,再加上沈剑诗等人汹汹抬高的颜值水平,抵抗力可谓大大提升,哪还会因此而失神,至多就是一瞬间的讶异,随后便发现了问题所在。

相比起来,宁采臣的表现就差了不少,作为一个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生,他哪里经历过这样的阵仗,直接就怔在了原地,直到两人施施然的走入殿中,方才惊醒过来,有些慌张的站起身子,说道:“小生宁采臣,两位姑娘有礼了。”

看他这慌张模样,那白衫女子一笑,回礼道:“妾身聂小倩,这是我妹妹小青,见过两位公子。”

俗话说得好,想要俏,一身孝,这白衫女子的姿容气质,显然胜过那兰衣女子不少,于宁采臣而言,更是梦中女神一般,感觉怦然心动的同时,神sè也更显慌张,只能转移话题,介绍道:“原来是小倩姑娘,钟,钟兄……”

不知该说些什么的宁采臣,结结巴巴的向钟离望去,却见他还坐在原位,照顾着手里的烤肉,看来根本没有理会两人的意思。

见此,宁采臣也没什么办法,只能转回头,挤出一丝笑容,向两人说道:“两位姑娘,这位是钟兄,与我一同来这投宿的,对了,这深更半夜的,两位来这废弃的古刹做什么,难不成也要在此投宿?”

宁采臣脸面泛红,似有热气蒸腾,也不知是那入腹的妖牛肉起了效果,还是因为面前佳人。

见此,聂小倩与孟小青对视了一眼,随即说道:“不满公子,我姐妹二人随父母返乡探亲,不想路上遇到了强盗拦路,一番混**之后,我们侥幸逃出,慌不择路的来到此地,见有一座寺庙,内中又有火光,想是有人,便来求助,这才遇见了两位公子。”

“真的假的?”

“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主播小心,这俩人一定有问题!”

一番说辞,漏洞颇多,直播间内的观众都是不信,但宁采臣却信了,因为他的遭遇也差不多,再加上心中的好感作祟,自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连声道:“原来如此,两位姑娘放心,钟兄与我都是正人君子,绝不会做出什么逾礼之事,今夜就在这里休息一晚,明rì我再带你们前往县城府衙报关,找寻你们失散的父母家人。”

“公子高义,我姐妹二人无以回报!”

见宁采臣没有多问,两人也是暗暗欢喜,相视一眼,走上前来,悄然拉近距离的同时,又将目光投向了在旁的钟离,最终停留在了那一块妖牛肉上。

“咕!”

此刻,这牛肉烤得正是火候,一阵浓郁的肉香飘散而出,更有滴滴油脂落入炭火之中滋滋作响,真正是sè香味俱全,方才已经吃了一块的宁采臣还好,聂小倩与孟小青却有些禁不住诱惑,尤其是孟小姐,直勾勾的盯着那一块牛肉,已是不由自主的吞咽起了口水。

如此,也怪不得她,鬼灵与人不同,没有肉身存在,许多事情都做不了,吃喝也是一样,寻常食物入口,那与嚼蜡无异,只有鲜活的生灵血肉,才能品尝到些许味道,填补内心的空虚与欠缺,这也是鬼灵嗜血凶残的主要原因。

作为一只鬼灵,一只受人驱使,呼来喝去的鬼灵,孟小青享用血食的机会不多,并且基本都是一些残羹剩饭,不要说眼前这富含大量气血与元灵的妖牛血肉了,就是普通的野兽,有时都轮不上她,宁采臣三月不知肉味,她更加凄惨,三十年都没有吃过一次好的。

如此,这妖牛血肉在前,叫她怎么能把持得住,若不是还有几分理智,知晓这拿妖牛做菜肴的人非同一般的话,只怕早已经扑上去了。

【147小说 更新快】 即便如此,她这模样,也有些不堪,聂小倩不说,在旁的宁采臣都看不下去了,转向钟离说道:“钟兄……”

宁采臣的话语有些忐忑,因为钟离的态度十分古怪,两人进来到现在,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好像有什么意见。

宁采臣捉摸不透他的心思,自然也不好开口,毕竟那牛肉不是他的,慷人之慨这种事情,他做不来,所以,只能试探着问一问,看看钟离的态度如何。

听此,钟离方才抬头,先是望了宁采臣一眼,随后才转向聂小倩孟小青,停留片刻之后,轻笑道:“要吃么?”

“多谢公子!”

两人一阵欣喜,只不过聂小倩较为矜持,先向钟离行了一礼感谢,孟小青则急急上前,随后才想到什么,学着聂小倩也行了一礼,暗送秋波的说道:“小青谢过公子。”

“不用,难得有缘嘛。”

钟离一笑,片下一块牛肉递到了孟小青面前。

见此,孟小青顾不上什么矜持了,什么伸手接住,送入口中,毫无仪态的咀嚼了起来。

“嗯嗯嗯!”

“好吃!”

“真香!”

“……”

看小青这陶醉在美味之中浑然忘我的模样,聂小倩也有些无语,连忙向钟离说道:“小青这般失态,让公子见笑了。”

钟离一笑,不作言语,又片下一片牛肉,递到聂小倩面前。

“多谢公子招待!”

虽然理智强过小青不少,但鬼灵对于血食的渴望,是极难抑制的本能,所以对这妖牛血肉,聂小倩也无法拒绝,同样双手接过,动作斯文的品尝了起来。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聂小倩坐到了宁采臣身边,而享用完那一片妖牛肉的孟小青,则殷切的来到了钟离身旁,靠近篝火,扯开衣衫,说道:“公子,这火太旺了,烧得人家的身子好烫啊!”

话语之间,还悄悄向聂小倩使了一个眼sè。

见此,聂小倩也是无奈,只能凑到宁采臣身边,随后做出眩晕模样,直接到进他的怀里,道:“怎么有些头晕,公子……”

“啊?”

这一举动,让本就紧张的宁采臣瞬时**了,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只能用手撑着他的肩膀,说道:“怎么会晕呢,难道是受伤了,钟,钟兄,麻烦你过来给这位姑娘看看……”

“公子!”

话语未完,便被一声娇媚的轻吟打断,宁采臣回头看去,只见那小青扯开身上的抹胸,张开怀抱就朝钟离扑去,然后……被一只手摁住了。

“姑娘。”

一手摁在孟小青的脸上,将她这拥抱的动作止住,钟离一本正经的说道:“请自重!”

“???”

虽然早知道不会这么轻易得手,但听钟离这话,小青还是有些错愕,随后才回过神来,强忍着尴尬将脸从钟离手下移开,做出一副委屈模样,婉转说道:“公子大恩,小女子无以回报,只能以身相许了,不想竟给公子误会了。”

“滚!”

“你想得美!”

“小狐狸jīng竟敢勾引我老公!”

“这女的有病吧,说话一点逻辑都没有啊。”

“就是,哪有发展这么快的,一上来就投怀送抱,不知道还以为你海天盛筵回来的呢。”

将小青举动尽收眼底,直播间内的反应不用多说,已是骂声一片。

然而,小青却是一无所知,还是那一副媚眼如丝的模样,魅惑说道:“难道奴家不美么,公子为何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钟离摇了摇头,说道:“我有女朋友了。”

“女朋友?”

这话听得小青又是一怔,随后才反应过来,吃吃笑道:“没想到公子这般的钟情,只是,这家花哪有野花香,公子难道就不想要奴家嘛?”

话语间,又是凑了过来,眼中似有莫名的光彩流转,勾魂夺魄。

见此,钟离却是一笑,说道:“实不相瞒,我家里的花,真胜过你这野花千百倍!”

“???”

“……”

“兄dei,人艰不拆啊!”

“讨厌啦,这种事情说出来做什么。”

“因为主播强烈的求生yù,沈姐姐放下了手中的剑。”

“就是,这也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小蹄子,竟然也跟和主播的小姐姐们比颜值,真是作死啊!”

“好了,沙雕们消停一下吧,这俩人到底怎么一回事,难道是传说中采阳补yīn的女妖jīng?”

直播间内笑成一片,孟小青虽不知晓,但钟离这番话,也足够她怔住了,呆了许久才回过神来,又是委屈,又是气恼,连声说道:“公子,何必说这违心的话语……”

“姑娘请你自重!”

话语未完,便被一声惊叫打断,宁采臣将聂小倩推开,神sè惊慌的跑到钟离身边,双手护在胸前,一副差点**的模样。

见此,钟离也有些好笑,摇了摇头,向还不放弃的小青说道:“以身相许什么的暂且不说,我们先来看点有趣的东西,如何?”

“有趣的东西?”

听此,两人都是一怔,相视一眼,随后还是聂小倩反应过来,强笑道:“公子说什么,那便是什么。”

“哈!”

钟离一笑,不再多言,探手在虚空之中一点,顿时蓝光绽放,凝现出一片虚幻景象,正是……

“夏侯兄,你站住!”

树林中,冷月下,两道身影飞速奔驰,正是不知所踪的燕赤霞与夏侯杰。

夏侯杰在前,状态有些异样,但速度依旧飞快,燕赤霞在后追赶,神情一派焦急,不住说道:“夏侯兄,我早已经说过,那以血沥剑之法乃是魔道,你却不听,强要修行,几乎丧了心智,迷失本xìng,方才若非那人留手,只是毁去你魔剑魔功的话,你怕是早成一具尸体了,如此还不迷途知返么?”

“燕赤霞,休要再讲这些大道理,今rì是我夏侯杰栽了,待我将血魔剑重修回来,再讨回今rì颜面,你与那人给我等着!”

虽被钟离毁去了一身魔剑修为,但奈何魔xìng根深,夏侯杰仍不愿放弃,豁命狂奔想要甩开燕赤霞。

见此,燕赤霞也是无奈,高喊道:“夏侯杰,你修魔剑,以生灵之血作为食粮,但在别的妖魔眼中,你又何尝不是食粮呢,前方便是**葬岗,那里有厉鬼妖魔出没,你现在魔剑魔功尽毁,再往前可就是羊入虎口了,何不随我回去,彻底将这魔功斩断,修佛修道如何?”

燕赤霞苦心相劝,夏侯杰却头也不回,只喊道:“什么修佛修道,我才不要听你整rì嗦,有种就放我走,rì后看我血魔剑,是不是强过你的佛,胜过你的道!”

“冥顽不灵!”

见此,燕赤霞也是恼了,就要出手将夏侯杰强行拿下。

就在此时……

“哈哈哈哈!”

一声尖利yīn柔的大笑响起,周遭的树木随之移转,不仅将夏侯杰的去路挡住,还将燕赤霞也包围了起来。

“这……”

夏侯杰一惊,正想说些什么,后方的燕赤霞就赶了上来,看着周遭包围的树墙,变sè说道:“这老妖的法力,怎么增强了这么多!”

“老妖?”

听燕赤霞话语,夏侯杰也变了颜sè,连声问道:“这什么东西?”

燕赤霞瞪了他一眼,说道:“早就叫你停下,你就是不听,现在说还有什么用,先想着怎么保命吧,拿着!”

说罢,便将手中的长剑抛给了他。

“你……”

这一举动,让夏侯杰愣住了,望着两手空空的燕赤霞,问道:“那你怎么办?”

“我随便就行了。”

燕赤霞回了他一声,随即举步上前,厉喝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轩辕出鞘!”

“嗡!”

话语方落,便听一声鸣动震荡,背负在身后的剑匣随之飞起,吐出一道耀眼无比的金光,看得后方的夏侯杰一脸茫然。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