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天命相师 > 2187 四亿先生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不给钱的活,卞小青怎么会干?

卞小青当然不傻,她既然答应了唐丁可以不要钱,当然是看中了唐丁别的方面,比如说唐丁的神秘。

或者说的再直白一点,卞小青对唐丁感到了神秘,不论是唐丁跟高杉资本刘琳的关系,还是唐丁不假思索的就买下这座五星级大酒店。

卞小青自己观察过刘琳跟唐丁的关系,她看到刘琳眼中对唐丁的爱慕,她本以为刘琳只是爱慕唐丁,但是卞小青却发现,刘琳行事居然还要向唐丁请示。结合前段时间,高杉资本易主的新闻,卞小青有理由怀疑唐丁就是高杉资本的幕后老板。如果是这样,那么唐丁举手之间买下长白山大酒店也就在很好理解了。

如果这些还不能证明唐丁的神秘,那么卞小青昨天看过的一个视频,才能充分说明唐丁的神秘。这段关于唐丁的视频,是发生在本市游乐场的,摩天轮的倒塌,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但是这起摩天轮倒塌**,却无一人死亡,对于媒体的宣传,是热心市民配合本市消防部队,合力营救被困游客,共同谱写了一曲军民鱼水情。

因为很多拍摄者被隔离在较远的地方,所以拍摄的“热心市民”只是一个模糊的身影,再加上这位热心市民移动速度太快,根本没有人拍下他的正脸,所以尽管摩天轮倒塌的一幕看到的人很多,但是并没有人看到唐丁的正脸。

不过,认不出唐丁的,都是不认识唐丁的人,像卞小青这几天跟唐丁接触的多,所以,她基本上一眼就能看出唐丁和姚依兰就是那两个救人的“热心市民。”

卞小青通过了市局的朋友打听了下,确定了这一消息,因为当时叶副班长正急三火四的找唐丁来跟高杉资本的人沟通。卞小青还看到了在市局内部传播的唐丁在摩天轮倒塌瞬间,一跃而出的那段放缓了的视频,或许这段视频在普通人看来,就像电影的慢动作,但是在有心人的关注中,会看到右下角的八倍慢放的标记。

一个身家巨富,且身怀绝技的年轻人,怎么能不引起卞小青的兴趣?更何况现在的卞小青要钱有钱,要闲有闲,挣不挣钱都无所谓,自己马上就要拥有两个多亿的身价,还在乎每月那点工资吗?

当然了,唐丁也没亏待卞小青,张口就是三千多万的股份,让卞小青感觉自己之前关于唐丁的猜测是正确的。

正因为卞小青的这种猜测,所以她才同意愿意跟着唐丁干干看。虽然卞小青三十多岁就已经是两个多亿的身价,但是她也有让自己成为像刘琳那样呼风唤雨的人的愿望。

而跟着唐丁,或许能够实现卞小青的这种愿望。

唐丁从卞小青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跟姚母说道,“阿姨,以后需要办理的手续就麻烦你了。”

姚母还没说话,妹妹肖晓华就抢着说道,“小唐,你放心,这事我跟我姐一起,绝对不能耽误事。”

唐丁点点头,跟卞小青告辞,卞小青把唐丁一行人,送到了电梯口。

下了楼,姚母去开车,载着一家人,准备回家,在一个银行网点门口,唐丁喊了停车。

姚母本以为唐丁要取钱,停几分钟就走,没想到唐丁让姚母也一起下车。

对于唐丁,姚母的心情有些复杂,由最开始的对唐丁拐跑姚依兰的恨,到后来逐渐释然,再到现在对于唐丁有种猜不透的忐忑。

对,别看姚母马上要升级为丈母娘,但是她心中对于唐丁却有些忐忑。主要是唐丁的行事,让她这个“老江湖”都看不懂,她甚至不知道女儿姚依兰跟着唐丁,是好是坏?但是起码现在看来,唐丁对女儿不错,不管是他对女儿的态度,还是他刚刚买下长白山大酒店的举动,都说明这个问题。最重要的是女儿自己愿意,她这个做母亲的就没法干涉。

“先生,请问要办什么业务?请这边刷卡叫个号。”

“阿姨,你有没有建行的卡?”唐丁问姚母。

“没有,怎么?”

“办张卡,我把钱给你转过去,回头你跟卞小青好去办下手续。”

“哦,要不手续该我跑还是我跑,回头付款的时候,你再付款就行?”

“不用这么麻烦,更何况我过几天还得回【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去,恐怕来不及。”唐丁看着银行引导的客户经理,“办张卡,你们这办理业务的速度怎么这么慢?”

“实在抱歉先生,你看我们这里都是来排队办理业务的,你们可以叫了号后,先到那边休息下,耐心等候。”

唐丁看了一眼正在办理的号码,前面还有三十多人,恐怕这三十多人到中午下班也办不完,应该得等到下午。

不过银行网点中午也不休息,可以在这里等候办理。

如果按照正常顺利办理,中午前肯定能办完,但是问题是办理业务的窗口,一共五个,却是开了两个,办理的速度奇慢无比。

足足半个小时过去,才办了四个人的业务。

唐丁虽然坐得住,但是小姨肖晓敏却坐不住了,“我说你们银行的业务窗口能不能多开几个?大厅这么多人,怎么就不能到窗口去两个?”

但是肖晓敏的吆喝,并没有换来任何人的回应,在银行工作的这些人,都是老油条了,平时催促的人多了去了,每天都有,而且还好几拨,如果每个都给回应,那岂不是累死?

只有一个怯生生的实习小姑娘走到肖晓敏面前,递过来一杯热水,“阿姨,您先别着急,先喝杯水。”

“小姑娘,我问问你,为什么这么多窗口只开了两个?这也太慢了,我们这要办的可是上亿的大业务,你们就不能快点吗?”

肖晓敏的话,引来众人的掩嘴偷笑。谁都听的出来,这所谓的上亿大业务只是开玩笑。

“阿姨,那个,我只是过来实习,”

“你去找找你们领导,能不能给我们通融一下,我们还有事,让我们快点办?”

实习生赵晓晴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好吧,我问问试试?”

赵晓晴还没去找领导,就被大堂经理给叫住,狠狠批评了一顿,“你干什么去?你为这点事去找领导,你这是不想在这干了?别去搭理她们了。”大堂经理给了赵晓晴一个鄙视的眼神,又继续露出虚假的笑容接待顾客了。

“小姑娘,怎么说的?”肖晓敏老远喊住赵晓晴,“怎么还不给加窗口?”

赵晓晴非常为难,“那个,阿姨,我,”

“小姑娘,我们真有急事,你看你能不能帮我们想想办法?”肖晓敏大概也是看到了这个实习的赵晓晴脾气好,所以一个劲的请她帮忙。

“那个,我”赵晓晴非常为难,她看了一眼闲置的vip窗口,“要是你有急事,我看看能不能先让你们去vip办理下业务?”

赵晓晴问完后,回来告诉肖晓敏,“阿姨,你快点先去vip吧,我跟她说好了。”

“谢谢你,小姑娘。”

肖晓敏跟赵晓晴道了谢,然后拉着姐姐肖晓华快速移到vip窗口。

两人刚走,这边等候的人,一看肖晓敏的“攻势”奏效,他们也急忙七嘴八舌的说,“我们也有急事,我们也要去vip。”

场面乱糟糟的,大家群情激愤。

刚刚上了一趟厕所的大堂经理赶紧跑了过来,询问情况。

得知情况后的大堂经理,把赵晓晴叫了过来,狠狠的批了一顿。但是尽管这样,仍旧不能平息那些等候的顾客的激动之情,当然了,主要是大家都等的太久了。

“我们都有急事!”

“我们为什么不能去vip?”

“你们银行五个窗口就开两个,为什么不多开几个?”

大家的吵闹越吵越烈,惊动了这分理处的最大领导分行长。

分行长了解情况后,把赵晓晴叫过来,狠狠的批评了一顿,然后告诉她,“你到底能不能干?会不会干?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赵晓晴眼中含泪,却无法辩解,因为这事的确她做错了。

赵晓晴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转头往回走,她需要先找个安静的地方自己哭一会。

“等等。”姚依兰喊住了赵晓晴,不过赵晓晴大概是哀莫大于心死,根本没想到会有人喊自己,她也没回头。

“赵晓晴,你先等会。”姚依兰早就看到了这个热心的实习生的名字,她还是第一次喊了出来。

赵晓晴听到有人叫自己,终于停止,转头看向姚依兰,面带疑惑,“你找我?”

姚依兰走到赵晓晴面前,在她疑惑的目光中,挽起她的胳膊,走了回来,两人走到分行长的面前,“你不能辞退她。”

“我不能?那么谁能?你?”自己的权力受到了质疑,分行长有些恼火。

“我说不能就不能,她必须留在这。”姚依兰语气坚定。

“呵呵,真是笑话,你说话算了?”分行长怒极而笑。

“对,我说话算。”

“你凭什么说话算?谁给你的权利说这话?”分行长的态度咄咄逼人。

“钱,钱给我的权利,可以吗?”唐丁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他必须保护自己的女人。

“钱,是有这个权利,不过得看你有多少钱?”

“四个亿够不够?”

分行长听到唐丁说出的四个亿,他心里一咯噔,把唐丁上上下下的看了一眼,虽然说唐丁身上有股不怒自威的气度,但是却绝对不像是有四个亿的模样。

不过就是这股不怒自威的气质,让分行长产生了一丝怀疑,“不用四个亿,你今天如果能在我们分行存四百万,我就不会辞退赵晓晴。”

赵晓晴不敢相信的看着这横空杀出的唐丁和姚依兰,“姐姐,谢谢你和大哥,我没事,真的。”

姚依兰拍拍赵晓晴的手,“没事。”

“小唐,卡办完了,咱们怎么办?”肖晓敏这个今天**的导火索,并没有刚刚吵架的觉悟,因为贵宾客户办理在旁边的另一个屋,虽然通着,但是却看不到事情的发展。

姚依兰拉着赵晓晴的手,率先走了过去,唐丁也跟在后面,分行长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至于外面的这些办理业务的顾客,却就没有这个待遇了,毕竟里面空间小,还没座位,不如在大厅坐着舒服,就算想看热闹,待会他们出来的时候还可以看。

“麻烦开通下网上银行业务。”

唐丁说了一声后,找肖晓华要来刚办好的银行卡号,操作自己的离岸账户,转了四个亿过去。

“行长,不好了,系统出错了。”刚刚给肖晓华这张办理的卡开通网银业务后,她习惯性的扫了一眼这张卡的余额,那一串长长的零,让她的思维差点短路。

“什么系统出错?系统怎么可能出错,我看看。”分行长凑了过去,看到这张卡上的确有一连串的零,分行长比经办员稳重的多,他还仔细的数了数这笔款项后面的零,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千万亿,四个亿!

自己所在的分行,整整多出了四个亿!

银行系统出错,个人账户多出几个亿的情况,时常见诸报端,但是这种情况发生在自己所在的银行,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四个亿?刚刚自己好像听到了有人说了四个亿?

分行长转头看向唐丁,“你刚刚说要存钱?多少?”

“四个亿,怎么数目不对吗?”唐丁面色轻松的问道。

“数目倒是没错,只是这钱真是你刚刚转过来的?”今天的事,处处透露着匪夷所思,就算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分行长,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当然,你不会也以为是系统出错了吧?”唐丁笑着问道,突然唐丁转而说道,“对了,这笔款项的揽储任务算赵晓晴的,你给备注下吧。”

“好,这个当然没问题。”不管这笔钱算赵晓晴还是王晓晴,总之这笔钱属于自己分行的,归根结底也算自己这个分行长的,“对了,先生,还没问您怎么称呼?”

“我姓唐。”

“四亿先生,哦,不,唐先生,您请稍等,我还要打个电话。”

这么大一笔钱,他必须要打电话跟支行,乃至总行确定一下,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入了账,他总有一种做梦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