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都市之无上医神 > 第二千九十二章 孤军奋战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南宫笑本来心里就着急,感觉整个南火城已经沦陷,就剩下还在战斗,有点心灰意冷,再被江雨欣接二连三地气恼,脑袋一糊涂,不小心被蓝灵儿的蚩尤神剑,一剑刺中了小腹。

鲜血顿时从伤品喷了出来,像喷泉一样凶猛。

蚩尤神剑不像寒冰箭,它不会冻结伤口,却会吸取鲜血中的魔元。

南宫笑中了一剑,创口大量失血,刚才肩膀中了寒冰剑,抵御寒冰箭消耗了大量的魔元,让他的自愈力没有初次受伤那么强大。

更可怕的是,那殷红色的剑身,还有一种强大的吸力,让他的魔元就像决堤了一样,迅速地从伤口处流逝。

南宫笑赶紧向后猛退,从蚩尤神剑强大的吸力中脱身,却发现蚩尤神剑有如附骨之锥,紧紧地纠缠着自己。

江雨欣见南宫笑一脸痛苦的神色,全身鲜血淋淋,她有点同情地说道:“你伤势很重,就不要打了,投降算了吧。”

江雨欣可是好意,她可不想杀了南宫笑,跟刚才一样,南宫笑一听江雨欣的话,气得头一晕。

他怒吼道:“本城主绝不投降,臭丫头,你去死吧。”

江雨欣不屑道:“我好心劝你投降,怕蓝灵儿杀了你,你骂我干什么,讨厌,不理你了,死了拉倒。”

江雨欣也生气,舞着五彩缤纷的星之杖,不断地砸过去。

“让你骂我,让你骂我。”

南宫笑腹部中剑,大量失血,自愈力衰退,魔元急剧消耗,他害怕再中剑,拼命闪避蓝灵儿的蚩尤神剑,哪还能闪避江雨欣砸过来的星之杖。

咚咚咚,南宫笑头顶被星之杖一阵猛砸,砸的是头破血流,晕头转向,他知道自己支撑不下去了,转身向旗杆方向跑去。

这个时候,什么城在人在,城亡人亡的豪言壮语已经没有意义了,他也想逃跑,留自己一命。

在旗杆那儿,有一条绳索,可以用它垂直下降到城外,逃进伯维利亚山脉中,那里森林茂密,想抓自己,可不容易。

他忘记了,旁边还有一个拥有强大寒冰射手灵魂的江伊雪,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呢。

知道他想逃跑。

江伊雪手中寒冰箭绽放出淡淡的银芒,一阵冷冽的寒气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嗖嗖嗖,三道寒冰箭瞬间射出。

江伊雪离南宫笑距离很近,寒冰箭威力达到了最巅峰,而此时南宫笑失血又丧失了大量魔元,防御力是差的时候。

扑哧,三道寒冰箭瞬间没入了南宫笑的后心。

南宫笑整个人瞬间化成了冰块,还保持着奔跑的姿势,一个前冲,摔倒在地上。

哗啦,南宫笑化成的大冰块,摔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成了小【147小说】碎块。

虽然没有流血,看起来也不血腥,江雨欣还是嫌弃地别过头去。

“活该,好心劝你投降,还骂我,被老姐变成冰块了,摔碎了吧。”

看着城墙最高点上魔族人的旗帜还在迎风招展,蓝灵儿手指轻轻一指,蚩尤神剑化成一道红影,将魔族领主旗帜和南火城的旗帜全都斩了下来,扔下了高耸的城墙。

“老姐,叶大哥选的地方不错,在这里居高临下,感觉可以看见千里之外的地方。”

蓝灵儿在趴在城墙上,在城里寻找叶枫的踪迹:“叶大哥不仅医术高强,武功高强,也是一个领兵打仗的大将之材,我好佩服他啊。”

“叶大哥本领多着呢,还用你说。”

“叶大哥人呢,他在哪儿?”

“他肯定在城里杀敌呢。”

江伊雪她们都在寻找叶枫的踪迹,还是江伊雪眼力最好,从一处绽放金光的地方看见了叶枫的身影。

“你们的叶大哥在那儿,正跟人打架呢,看见没有,那里到处都是金光,那是他的惊雷剑光。”

江雨欣和蓝灵儿顺着老姐的指引看去,看见叶大哥正跟南宫山、南宫喜战斗。

江雨欣着急地说道:“叶大哥被两个魔将围攻呢,旁边还有狮王他们,他们怎么可以让叶大哥被两个魔将围攻呢,也不上前帮忙。”

江伊雪微笑道:“放心吧,他们不出手,肯定是你叶大哥要求的,不就两个魔将,你叶大哥能对付得了。”

蓝灵儿也信心十足:“叶大哥肯定能赢。”

南宫喜和南宫山一样,都喜欢用玄铁魔尖枪,两只长枪,舞得看不见真正的枪身,只有幻影。

叶枫的灵气盾光幕上,不时传来砰砰的撞击声,伴随着巨大冲击波,涌向周围。

叶枫感觉他们的长枪力道沉重,配合得非常严密,就像一道组合攻击,威力比单独两个人加起来还要强大十多倍。

所以叶枫打得有点吃力。

但是叶枫的神色却格外轻松,这座南火城已经拿下来了,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可以放回肚子里了。

有南火城这个坚固的城池,别说江重的二十万大军,领主的三十万大军,就算整个魔界派兵来攻击,自己都有信心与其抗衡。

这座南火城还有一个秘密,不为人知,这个秘密只有第一魔巫知道,而第一魔巫有关这个秘密的记忆,正巧溶进了黑魔球里。

这个黑魔球不仅记载了第一魔巫强大的黑魔法,还有他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正是依靠黑魔球的帮助,叶枫才解开了南宫羊的魔法封印,才有了南宫羊这个强大的魔巫做帮手。

南宫山的脸色阴沉的可以拧出水来,他恨不得将地叶枫生吞活剥了。

“叶枫,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他狂舞着魔尖枪,像一条诡异的长蛇,一直紧紧地缠着叶枫。

叶枫遇到南宫山,每次都给南宫山造成了巨大心灵伤害,这一次也不例外。

叶枫微笑道:“南宫山将军,你投降吧,我都不忍心杀你。”

“不要胡说八道,谁杀谁,不一定呢。”

叶枫不愠不火地笑道:“你看看周围,就剩你们俩人孤军奋战,还有跟我打下去的意义吗?”

南宫山恨得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不管情势变得如何,我只要杀了你,别的我都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