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穿越 > 皇朝风云之弘云录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休止符

赢8娱乐登录1442

接着,不用派人去问便有士兵踉踉跄跄的前来报信:“将军!右龙武军开始攻城了!”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狠狠的砸在了所有人的头上,祁洛也呆住了,不过很快她就回过了神,“还等什么?!快去支援城墙!”

她的反应确实很快,只是右龙武军的速度更快,当他们抵达战场的时候,城墙已然陷落,右龙武军的推进十分顺利。

现场的情况告诉祁洛等人,仅仅是这一会儿,战况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就算他们全都投入进去,又能挽回些什么呢?这时候,祁洛回响起了当时郗鉴的话:“……这场战争究竟还有什么必要继续下去?”

是啊,义父已经死了,她现在又该为了什么而战呢?这场战斗的结果究竟如何对现在的她来说还有意义么?

祁洛犹豫了,但她身边的其他人却没有犹豫,孙传一声令下:“将士们,上!”话音未落他已一马当先冲了出去,身后的士兵们还没有细想也跟着冲了上去,他们似乎都忘记了,之前他们之所以与右龙武军为敌是因为他们效忠于李琬,而现在李琬已经被他们所杀,他们究竟还有什么理由继续跟右龙武军拼命呢?

也许只有祁洛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她急忙出声想要阻止士兵们的行动:“等等……”然而她还是晚了一步,喊杀声已经将她的声音掩盖。

“住手!不要再打了!”长街上双方互相厮杀,只有祁洛没有参与其中,她试图阻止这场没有必要的厮杀,可早已杀红了眼的双方没有人听她的,甚至还以为她是对方的人几次对她出手,祁洛渐渐意识到,一切努力都是徒劳,这场战斗只能持续到双方中的任何一方彻底被消灭为止!而这最后的结果,如果不出她所料,那么必然是永州军的覆灭。

在再三的尝试无果后,祁洛只能接受了自己无能为力的现实,她无力的蹲下身,脑中闪过了很多,她曾经竭尽全力想要保护的一切到头来却是什么都没能留下,那么她这么努力究竟是为了什么?

她曾经以为,事情会变成这样是因为李琬、是因为错走了那一步,可现在她再想想,好像并不是那样,自从被右龙武军俘虏后她也思考过这个问题,当时并没有得出答案,而现在她却有些明白了,难道说这条路他们一开始就走错了?

若是放在以前,她绝对不会这么想,因为这是义父所选择的,一直以来义父在她心里就像神一样,他的话怎么会有错?得知义父身亡的那一刻她满腔愤懑,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多少冷静了下来,然后就惶恐的发现自己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一切的源头都是祁恩的死,不是说他是不会错的么?可为什么却丢了性命?还有这些日子以来的失败,无论在其他人眼中是怎么样的,这一刻祁恩已经走下了在祁洛心中的神坛。

陷入思想漩涡中难以自拔的祁洛没有注意到,身旁的厮杀已经逐渐平息,没有出乎她的所料,僵持了一会儿永州军最终也没能敌过右龙武军,在孙传战死之后,永州军残存的士兵都放下武器投降了,以此时为一个点,自此开始永州的大局基本已定。

二十七日的黎明到来之时,燃烧在永州城中的战火已经宣告平息,右龙武军士兵四处巡逻,负责战后的城市安全问题,可以这么说,二月份末自永州发端的五王之乱至三月末在永州画上了一个句号,其间历时一个月的时间。

当时的人只知道永州的平定是五王之乱的休止符,而在历史上则会有另外一种记载,那就是自五王之乱开始,皇帝的帝党与李明宗为首的宁王党之间的争斗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同时也是一个转折。

不久之后,宁王李明宗将无法再稳坐钓鱼台,他会被迫在洛京发动一场叛乱,这就是被称作“宁王之乱”的内乱,五王之乱只是其序幕,而在那之后,夏朝四境的烽火又会同时燃起,战争的伤痕已被重新撕裂,如同喷着烈火的巨兽,用它的火焰燃尽一切浮华和美好,最终人们会知晓,所谓的和平就是像肥皂泡一样很容易就会破裂的东西……

“战斗已经结束了,”一个声音极为突兀的在背后响起,祁洛转过身去,发现正是郗鉴在说话,“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是……你!”祁洛原本带着呆滞的眼神突然放出了厉芒,想都没想就快步冲上去挥起手里的刀架在了郗鉴的脖子上。

“你干什么啊?!”郗鉴还没有反应,四周的士兵们就都冲了上来,拿出武器对准了祁洛,“把刀放下来!”

“你们都别动!”郗鉴与祁洛的眼睛相互对视着,郗鉴高声喊道:“都退开!”

“上将军……”士兵们犹豫着,郗鉴用冷冷的目光扫过他们,他们这才只能听话的向后退去,只是带有敌意和戒备的目光始终在祁洛身上。

“你这是做什么?”郗鉴把眼神收回来,无视近在咫尺的刀锋,面带微笑的说道。

“你这个骗子!”祁洛表情恨恨,恨不得吃了郗鉴,咬牙切齿道:“你明明答应过我,可你没有做到!”

“我没有做到什么?”郗鉴不明所以的反问,祁洛则继续气愤的喊道:“你还装傻?!你答应过要保我义父一条命的!可他死了!”

“哦,”面对激动的祁洛,郗鉴只是淡淡的一挑眉,“关于这件事我个人表示十分遗憾,可你说我骗了你,这话从何说起?你义父可不是我杀的!”

“呵!”祁洛冷笑了一声,双目狠狠的逼视着郗鉴,“你的确没有亲自动手,可是这一切都在你的计算之中不是么?!你说,李琬的身边是不是有与你暗中勾连的人?!”

“是!”郗鉴没有吃惊更没有否认,而是大方的点点头。

“果然是这样,”祁洛继续冷冷的道:“你把我放回来,让李琬对我义父产生猜忌,再加上那人在一旁推【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波助澜,让李琬对义父产生了杀心,你说是不是?!”

“是,”郗鉴还是很痛快的承认了,“不过这件事的责任好像不在我吧?要不是你们想用诈降来诱我军进城来个聚而歼之而暗中调动军队,我又有什么办法让那人在李琬耳边煽风点火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