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变身灵山大师姐 > 0794 落雁城的改变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落雁城。

入秋的天气,落雁城却俨然一副严冬的模样,往来车马皆是搭上了一层厚厚的绒幕,行人多数裹着貂裘,小孩子一身棉衣在路边玩乐。

突然而来的严寒并没有给这里的人带来任何的麻烦,即便是外城最下等的户籍,所有人也可以穿的暖,更有人期待着下雪的模样。

在这个城镇,并不会出现小村落那样严寒等同于灾难的场景,只有一片的融融。

黑甲卫一年四季还穿着那厚重的黑色甲壳,当然卫士并不会因此而受苦,这些黑甲是柳瑜她们亲自加持过的,冬暖夏凉,并且重量极轻,是很好的护甲。

潇湘阁。

自从换了那个不知名的东家之后,有潇湘阁的这一条街道逐渐变成了落雁城最繁华的区域,那里有最美妙的琴声,有最美丽的侍女,乐伶的水平也远远高于从前。

更是因为城主溪风和城主夫人经常出入这里,导致常年有黑甲卫在周围巡逻,并且也没有任何人敢在这里闹事,这就导致无论是什么人在潇湘阁中都会放下自己的身份和对敌人的怨念,安心的享受着这里的琴声和服务。

恐怕戏凤也没有想过,她只是和柳扶风多来了几次就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怎么说呢……当时是因为陆绫想要听听其他人的琴,所以她和柳扶风才经常带着陆绫来这里听曲子,陆绫也得到过许多乐伶的喜爱和教导,所以戏凤也伪装成溪风来过几次,当然没有告诉陆绫,陆绫明面上还不知道溪风就是戏凤呢,所以戏凤只是在柳扶风带着陆绫玩的时候,出现过几次。

没想就到被这些人记住了,以为她很喜欢这种地方。

实际上,戏凤并不喜欢曾经那些乐伶脸上强求的笑容,但是她作为统治者,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心软,所以她从不出入这些地方,不是因为陆绫,她估计都不会出门。

戏凤是一个妥妥的宅女。

也是,城主溪风可是基本不出门的,长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几个月连续出入一个地方,落雁城的世家不可能不注意这么大的事情,而现在的潇湘阁因为多了一个神秘的阁主,以及戏凤的出没,乐伶的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无论姿色如何,都不会有人像之前那样骚扰、甚至威胁她们了……

当然,如果两情相悦的话,也没有人会说什么。

其实,让这些人如此谨慎的原因还是在陆绫身上。

陆绫是柳扶风的妹妹,这件事情还是有一些人知道的,比如……那位暗恋柳扶风的赵公子,所以陆绫的身份就很暧昧了。

陆绫可是对这些乐伶表现出了相当高的好感。

而陆绫是什么人?

在那些世家大族的眼里,溪风可是很有可能姐妹双收的,所以,陆绫很有可能就是她们的小城主夫人,当然要给足了面子。

因为陆绫,也因为城主有了配偶,落雁城的安全可以得以延续,最近的落雁城可以说是全民皆喜……居民之间的恩怨放下了很多。

连那个赵樱歌的仇人都不再被落雁城巡守所鄙视,初步体会到了什么是大都的安稳。

一切都很好。

这样的落雁城自然引来了周边城镇的人前来游玩,虽然得不到户籍,但是享受一下节日的氛围也是不错的,这就导致了很多陌生面孔的出现,只不过有黑甲卫在,也不怕有人捣乱,他们倒是放得开。

而有两拨人已经到了落雁城,甚至在落雁城住下了。

……

……

潇湘阁中,琴瑟和鸣,美伶在上,君子在野,侍从在侧,如同安静的高档音乐会,没有人闹事,所有人都在安心享受着音乐。

让人艳羡的氛围。

琴声罢,休息时间,众公子开始悄声讨论今日的所见所闻,等待着新的节目开演。

几位华贵公子举起酒杯,气氛祥和。

其中一位公子看着一旁潇湘阁的可爱侍女,又看了一眼那舞台之上的广阔的雅间,叹息一声。

“小桃子,我发发牢骚可以吧。”

被称作桃子的侍女笑得很开心:“公子,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我不在意的。”

“你不在意,就是大家都不在意了?”公子点头:“那我就说了,你们潇湘阁什么都好,就是……雅间不向男性开放……这实在是……唉……”

长长的一声叹息。

“就是,这么好的位置,能去的话,多少钱都不是问题啊。”另一人也附和道。

果然是发牢骚,话语中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满,全都是小怨气,在侍女眼里,竟是有几分可爱。

真正的世家公子可没有动不动就以势压人的。

侍女咳了一声,微笑着道:“这是阁主订的规矩呢,我们也没有办法的,当然也不是所有公子都不给上去,只要有城主的准许,或者有他的信物,这落雁城就没有去不得的地方。”

“切,你这话说的,也太圆滑了,该罚酒。”其中一个明显还未成年的富家公子噘着嘴,很是不满。

“好好好,我喝。”侍女看着这个小弟弟,有些宠溺的接过酒杯喝了一口。

在这落雁城的潇湘阁,乐伶和侍女的地位竟然隐隐要高于这些世家公子,这就是城主溪风所带来的威势,而且没有人觉得不自在,这就是落雁城的风气了。

至少在这个地方,大家的地位差不多。

世家因为城主而得势,她们因为城主夫人而得势,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唉……这家伙那庶出的妹妹都能上楼去,我却只能在下面……真是憋屈。”一位公子道。

“少来,什么叫庶出,我可是很喜欢环儿的,别老是庶出庶出的,我们家就这么一个宝贝妹妹。”少年不满。

“好好好。”

语笑间,一片祥和。

侍女轻轻笑着,视线则是放到了城主府的方向,眼神中是浓郁的感激。

从城主订婚,确认了主母的存在之后,落雁城本来女性地位就不低的形势又拔高了几分,主母的存在间接的提高了女性的地位,这让很多人意外,现在……所有的女性都盼着主母真正出嫁的那一天。

柳扶风什么都没做,就得到了落雁城所有女性的好感,这种事情恐怕就是戏凤也没有想到。

……

……

阁楼上,最大的房间,本不应该有男性的房间却带着三个男人,两个少女。

准确说的是两个公子和一个老头。

腰佩断剑,胸前绣着一朵琼花的无痕公子和一身简单麻衣,带着兜帽遮掩自己相貌的烛明香在一旁完成着陆优给的丹青任务,十分专注,那严峻的气氛容不得旁人插足。

陆优端坐,举杯看着下方的祥和,有些感叹的道:“这落雁城比我想象的还要优秀,我记得我上次来的时候……等等,那家伙只有一个小女儿?戏凤……溪风……城主……”

笑了笑,明白了什么。

“你倒是有了一个好女儿。”陆优举杯,一饮而尽,摇头:“所以说……为什么不接受我的馈赠呢,明明……只是普通的病痛而已。”

语气中尽是遗憾。

早知道戏凤和陆绫的关系,他强行也会给对方治好的。

虽然那个男人只是一个凡人,但是陆优还是很佩服他的,算得上他能说得上话的人。

蓑笠翁在旁边听得一脸茫然。

他带着乐正落庭跟上了陆优的步伐,也沾了光进入了这潇湘阁,等待着灵山的人来接乐正落庭。

蓑笠翁忍不住开口:“我说陆优,这个房间不是说只有女人可以上来吗?你是怎么让她们松口的?”

“……你在意的是这种事情吗?”陆优无语开口。

“当然,这是在落雁城,我可不希望你使用了什么小手段。”蓑笠翁警告陆优。

“放心,这可是我女儿喜欢的地方,我可不会乱来。”陆优提起陆绫,语气中勾起了一丝紧张。

他已经知道了陆绫曾经在落雁城生活过的事情了,甚至专门去了陆绫和柳扶风生活过的地方。

“我信你?”蓑笠翁胡子跳了跳:“你刚来落雁城就抽看了落雁www.marchagaygdl.com城所有人的记忆,你以为我没发现?”

“我也没想瞒着你。”陆优呵呵一笑,眼神阴沉了几分。

为了对女儿有了解,他真的做了这种事情,虽然说不会对那些人造成什么伤害,但是这么做终究不人道,但是他就是忍不住。

他想知道女儿的一切。

一个城镇的记忆……就算是陆优也吃了很多的苦头,但是终于是提取了关于女儿和那个柳扶风的大部分的记忆。

他的女儿……真的很可爱。

乖巧、懂事,只是腿不能动,需要借助代步工具,陆优看着真的很心疼……

陆优看到了很多,也知道了陆绫的很多过去。

那个曾经给过她女儿吃的的中年妇女,陆优前些天甚至亲自上门感谢,留下了财物,甚至用灵力洗练了她的身躯,今后是不会有病有灾了。

他的热情弄得那个妇女一脸的茫然。

但是陆优的感谢是发自真心的,他真的亏欠了女儿太多太多。

至于说那个曾经言语冒犯过陆绫的富商,陆优忍着没有宰了他……这是留给自己女儿的。

而这里的乐伶记忆中残留了最多关于陆绫的记忆,陆优在这里看着那些记忆,看着那个可爱的小姑娘穿着琴服,笨拙却努力的学习……

陆优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

这些事情,蓑笠翁都看在眼里,他能说什么?能说陆优的不对吗?根本不能,要知道……他和孝公子在这里也和陆绫接触过……也被人看见过。

“唉……”陆优长叹,眼里都是阴霾。

他现在真的很担心陆绫。

他知道女儿有很多种情绪,对于魂魄颇有研究的陆优几乎一瞬间就看明白了陆绫的一切……同时他也明白了那个在女儿身后推着轮椅的邳城少女究竟是什么地位。

她几乎等同于陆绫的一切。

吸取了落雁城记忆的陆优深刻的明白这一点……那个少女是女儿活下去最重要的点,女儿所有的努力全部都是让那个叫柳扶风的少女满意。

陆优应该嫉妒,但是却没有资格嫉妒,因为他也看得出来,这两个少女是相互依赖的……柳扶风对陆绫的照顾比他这个父亲要多一万倍,那他有什么资格去评论柳扶风?

完全没有资格。

在吸取了记忆之后,他对柳扶风的好感度几乎一瞬间爆棚的。

如果柳扶风还在的话,陆优觉得只要她一句话,女儿就算有天大的不满也会认他这个父亲,因为只要是柳扶风的要求,无论是什么陆绫都会好不犹豫的去执行,这就是陆优看到的。

可是这并不是好消息。

柳扶风消失了,突然消失……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陆优终于明白灵山为什么找了那么多圣地也要找到柳扶风了,陆绫对灵山的意义他知道,而这个少女对女儿的意义比天还大。

怪不得柳扶风只是消失,女儿就昏迷了,是无法接受事实啊……

陆优还有更担心的。

陆绫现在怎么样了?

虽然灵山上说她一切都很好,但是陆优不亲眼看见是不会相信的,想象一下当初风铃离开他的时候,他就可以想象女儿的状态了。

所以,此时的陆优是紧张的、焦虑的……这样的他,就像是一个火药桶,随时可能爆炸,只有在这个充满女儿记忆的地方他才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

“你很焦虑,需要冷静。”蓑笠翁皱眉。

“我知道。”

“所以你怎么可以进来这个女子专用的阁楼?”蓑笠翁又问了一遍。

他其实根本就不关心,只是……陆优需要一个话题,他的状态很危险。

陆优深吸一口气,从腰间取出一块令牌,上书一个【雁】字。

“这是我早些年和这里的城主相交,对方赠予我的东西,在落雁城有很大的权利。”

“你居然还留着。”蓑笠翁表现的有些意外。

“毕竟是灵山。”陆优没有继续说了。

灵山……有一个灵字,总是会让他多想。

“你不用担心我。”陆优吐出一口浊气,面色逐渐平静下来,他看着蓑笠翁身后远处墙角,端坐在地上的“大家闺秀”。

陆优摇头:“你更应该担心她不是吗?”

他说的是乐正落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