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科幻 > 快穿之逍遥道 > 第七百六十章 明律

严景熙可怜巴巴的看着长离,长离挑了挑眉:“你看我干嘛?”难道他还能帮他不成?

没能从长离身上得到帮助的信息,严景熙便转过头去看简长瑜。

严景熙自小是由简家照看长大的,但如果说他与长离的关系有多亲密,那算不上,真正时时刻刻关心着他,给他充当助力的,是简长瑜。

相比起长离,自然是简长瑜这个年长一些的兄弟与死去的简长凌关系好些,对严景熙这个外甥,也自然是更关心一些。

此时,简长瑜看向长离:“如果真闹到要去法院那一步……”他的意思是让长离帮严景熙。

长离神情冷漠,他转着手上的玉珠,语气漫不经心:“那就去啊。”

简长瑜皱眉:“你难道不帮帮他?”

长离:“他是二十八岁,又不是八岁,我为什么要事无巨细的帮他?”

他十六岁,后母进门的那一天,他就说过会帮严景熙,可也仅仅只是帮他立起来,如果帮了他之后,他依然立不起来,那就懒得帮了。

又不是他儿子,他干嘛要那么费心教育。

他从来不是一个多有耐心的人,对于一个已经二十八岁,却依然立不起来的外甥,他可不会上赶着去给他当保姆。

有本事就站着,没本事就趴着,随他去。

简长瑜:“他是你外甥!”

长离:“那钟丫头还是我外甥媳妇呢!”

两个人针锋相对,钟妤都没有表露出什么情绪来,蓝静先笑了一下。

简长瑜:“夫妻之间还是要和和美美的好,没事闹什么离婚,景熙也没犯什么原则xìng的大错……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你就眼睁睁的看到他们走到那一步?”

长离:“不眼睁睁的看着,难道还眼闭闭的看着?我眼睛又不是睁不开。”

简长瑜:“你!”他都是快五十岁的人了,却依然被自己不着调的弟弟气得要死。

严景熙:“小舅舅,你不想帮我就算了,为什么要去气大舅舅。”他的神sè十分不满,有如乌云盖顶。

长离冷淡的瞥了他一眼:“你不惹事,我有机会气他?”

是的,有。不过没必要说给这些人听。

他翘着个二郎腿,神情格外的散漫:“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一出事还是只知道找舅舅帮忙?既然是你自己闯出来的祸,那就自己去解决,别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出了事只会委屈的叫唤。”

严景熙又下意识的露出了委屈的表情,然后又联想到了长离之前的话,表情马上僵硬下来。

他再次看向钟妤,问:“你真的要和我离婚?”在这几rì,他想的太多,以至于难以放手。

忘不了妻子在他出现的欢喜的样子,也忘不了妻子在他转身离去是悲伤的样子,更忘不了她决定放弃时那决绝的样子。

他神情绝望,六年的陪伴,他早已入了心,曾走过的一点一滴,化作最柔的水,无声无息的盘桓在他的身边,在他未意识之时,将他捆缚。

他爱上了自己的妻子,却明白的太迟了,以至于现在痛彻心扉。

望着他的眼神,钟妤心头浮起一丝伤心与悲凉,可她还是坚定的点头:“是。”

严景熙狠狠的握着拳头,青筋跳起,他从嗓子眼里逼出了一个字:“好。”

说完这个字之后,他就跌进了椅子里,一动不动。

钟妤也没有其他的感觉,她的脸上甚至露出了一些欣喜:“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民政局。”

严景熙好一会儿没有缓过劲来,听到她这句话后,身形又是一僵,良久,他才缓缓的坐起身来,往门口走去。

在走动的过程中,他望着旁边娴静中带着洒脱的女人,惨然一笑:“我爱你,阿妤。”

钟妤一愣:“哦,我不爱你了。”

别墅中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众人都沉浸在这个意料之中的结果中,唯有谷昕彤眼神复杂的道了一句:“钟小姐,这一切都只是误会,你为什么不能原谅?婚姻不易,一旦离婚,再想重新走到一起,就更难了,你们本来就是恩爱的夫妻,何至于要走到现在这一步……”

恩爱的夫妻?

在心里咀嚼了一遍这几个字,钟妤觉得格外的好笑,她没有搭理谷昕彤,就这样踏出了别墅。

柔和而又温暖的阳光从天空中洒下来,落在了她的身上,让她生出了一股暖意,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啊。

严景熙与钟妤离开之后,长离也站起身来,简长瑜问他道:“你干什么?”

长离:“离开啊,还能干什么?留在这里看你那大外甥的笑话?”

简长瑜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这个几十年如一rì不着调的弟弟,真是家里最让人cāo心的人。

蓝静也随之起身,与长离一起离开,她道:“我没开车,今天就蹭蹭小舅舅的车吧?”她语带询问的说道。

长离挑眉:“那你是怎么过来的?”

他们走出去没多远,刚刚好走到别墅外的车前,蓝静还没来得及回答这个问题,旁边就有一个人风风火火的冲了过来:“阿静!”

是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

他是蓝静的同事,对蓝静有意的他在知道蓝静今天的目的地之后,就主动请缨送她过来,蓝静也答应了。

她最近灵感空乏,她的导师告诉她,想要保持充沛的灵感,来一段美妙的感情或许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她想了想,觉得可以试一试,便答应了这一次邀请。

反正这个小伙子也正好住在这个别墅区里,顺路。

现在,蓝静看着这个年轻俊朗,活力十足的小伙子,想到了在别墅里一副理直气壮样子的严景熙,又想起了严景熙之前也差不多是这样一副英气勃勃的样子,就不由得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丝笑。

她礼貌却又生疏的点头:“多谢你今天的帮助,麻烦你了。”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如果她将来会面临钟妤那样的处境,她觉得她还是一辈子单身的好。

费时间,费jīng力费心神可能还要费金钱,最后得到的却只是无形或者有形的背叛,太不值得,不符合她的xìng格。

面对突然冷漠下来的蓝静,帅气的小伙子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他迷噔噔的看着蓝静与长离离去,想着,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她突然间心有所属?

长离:“怎么,突然对婚姻产生了畏惧?”

气质温和,容貌姣好的蓝静冷静的说道:“不是。只是觉得,婚姻这种投资,太容易亏本,不值得。”

长离:“随你,你觉得好便是了。”

有人说爱情不是能用值不值得来衡量的,可也有人认为,爱情也有等值物。

这两者之间没有什么绝对的对与错,有的,只是你自己的倾向罢了。

蓝静无疑就是一个不怎么看重爱情的人,她认为与一个人恋爱生子不值得,那便会主动放弃这一条路。

即便是将来她真的与人结婚生子,那也注定是对方付出的多,因为她看重的少。

那个素来安静乖巧,绝不麻烦别人的小女孩,这一方面,出人意料的自私。

也是,世界并非对她们温柔以待,如果再不自私一点,如蓝静一般弱势的女xìng又怎么能强势的站在这世上?

这一件事终于结束,严景熙与钟妤六年的婚姻终于落了幕,钟妤走向了属于她的新人生,而严景熙,却困在那个旧房子里。

至于孤立无援的抱着孩子的谷昕彤,也悄悄的留在了这个宅子里,她不敢离开,她被她前男友的家人夺走她的孩子。

这个世界上,唯一还能给予她庇护的,也就是严景熙了。

长离回到了他自己的家,他可不想回简家去受简长瑜的气。

简长瑜之前还理直气壮的教训严景熙,说他对待感情一点都不慎重,可他自己却也好不到哪里去,跟自己的妻子闹得很僵,连带着和孩子的关系也不好。

不算是什么原则xìng的错误,他只是太过于执着工作,执着于将企业发扬光大,以至于忽略了家人而已。

他的妻子是一个豪门大小姐,被家里娇养着,手中拿着家族产业的股份,底气十足,眼见自己的丈夫不关心自己,也是满腹的牢sāo。

被一而再再而三的冷待之后,她的注意力也就转移了,原本还会关心关心孩子,后面就完全只关心美容购物与贵太太们聚会了。

既然你的种你自己都不关心,那我又为什么要关心。

开始只是赌气,后面慢慢的习惯这种状态之后,她就不愿意改回去了,她觉得自己现在过的rì子比以前舒服的多。

不用在乎丈夫爱不爱她,也不要cāo心那两个小崽子的事,每天过得开开心心,这多爽。

而那两个被父母齐齐忽视的孩子,则是一rì胜一rì的沉默下来,父母对孩子的影响,是无比巨大的,简长瑜与他老婆这么不着调,他们的两个孩子,也就与其他正常成长的孩子有很大的不同。

冷漠,孤僻,固执,不爱与外界打交道,甚至有自闭症的倾向。

那时长离发现了一些苗头,便请了专门的儿童心理医生回来看护他们,可也有些迟了。

这两个孩子的xìng格,很大程度上已经定了下来。

因为能够握得住的东西太少,所以有时候想要的东西摆在自己的面前,也不愿意去拿了。

握不住爸爸的爱,握不住妈妈的爱,索xìng,就都不要了。

等这两个孩子长大了一些之后,长离便将他们送到了学校,在学校与同龄人交往,他们的情况倒是好了一些,可也没好到哪里去。

两姐弟依然孤僻自我,虽然没表现出攻击xìng,但对于旁人的接触,却有一种近乎本能的抵触。

当然,他们从来没有抵触过长离,大概是从他们小时候起,长离就一直出现在他们面前吧。

这两个孩子的天资都十分的不错,在艺术上都极其有天分,长大以后,他们一个从事摄影行业,满天下**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是放飞,另一个从事的是油画行业,也是五湖四海的取景,完全不着家。

这两个孩子,都没有继承简长瑜事业的打算。

简长瑜在知道他们将来打算做什么时候,气得暴跳如雷,却也没办法了。

他下意识的以为,两个孩子中会有一个继承他的产业,也就是这种理所应当的想法,让他完全没有关注两个孩子的学习状态,所以等到事情已经定下来的时候,他才知道,两个孩子没有一个选择管理专业。

他在家中大发了一次脾气,想要逼迫他们便道路,可两姐弟没有一个理他的。

你以前不管我们,现在凭什么让我们理你?

根本就没付出什么感情,就想让我们对你满是孺慕,怎么可能?

世人总是苛求别人以德报怨,可他们又不是傻子,又怎么会因为世人的眼光而苛求自己?

简长瑜没尽到父亲的责任,那他们也不会尽到子女的责任,他让他们心中满是怨恨,那他们也不会报之以仁德。你给我多少,我还你多少,公公平平,再无其他。

简长瑜亲身体会过两个儿女的态度,心都凉了半截,他费尽心机的发展事业,给两个儿女遮风挡雨,他们就是这么对他的?

可这两个孩子却都不是傻子,与其说是为了给他们遮风挡雨,不如说是为了他自己的事业心,或者说是野心。

他会对自己的孩子有几分父爱?他们不信。

如果真的www.marchagaygdl.com有,那为什么简长瑜连他们现在多少岁都说不出来。

在他们心中,真正的父亲是小叔,而不是那个总是风风雨雨,过家门而不入的所谓父亲。

他们两兄妹都不是什么宽容的人,以前求不到的东西,现在放在他们手边他们也不会要了,缺爱缺了这么多年,那就将所有对亲情的渴望都丢掉,至于原谅?不可能。

所以现在简长瑜突然做出关心他们的样子又能怎么样?他们不会领情,也不会有丝毫的动容。

所以不管简长瑜使出什么手段,他们也没有理会,直接离开了国内,去追求他们的艺术道路。

之后的时间了,如果不是必要,他们完全不出现在简长瑜的面前,就连有时候特意去看长离,也会有意无意的掩饰行踪,不让简长瑜知道。

赡养费我从来不会少给,就像是小时候你给我们抚养费一样,关怀也不会多给,就像小时候你连正眼看我们两眼都嫌多一样。

所以,简长瑜与他的一对儿女关系非常不好,在年龄渐渐大了之后,他也曾渴望亲情,可他的儿女却对他十分的冷淡,让他无从下手,所以他才会这么关心严景熙,不只是出于关心的惯xìng,更是一种移情。

至于他为什么会关心外甥更胜于关心儿子,大概也是出于一种理所当然的想法,反正有了父子这么一层稳定的关系,他的孩子不可能会不听他的。

有些人过于关心外人,而忽略自己的亲人,是为了获得一个好名声,而简长瑜忽略自己的家人,纯粹是因为,他太自负。

小时候他们或许会不忿,可长大他们就无所谓,父亲对外甥比对他们好的多,无所谓,反正早就过了缺爱的年纪,不缺那一点关心。

他们真正孝顺的,是真正关心过他们的小叔叔。

简家姐弟里的姐姐最不满的就是小叔为什么那么不喜欢摄像,以至于她都没拍到什么完美的照片。

而简家姐弟里的弟弟则是在长离生rì是,给他送上了一副jīng心准备了许久的画像,那是他的肖像画。

画得十分的jīng美,能够列入油画史。

这幅画却始终没有公开,随着长离的离去而被尘封。

简长瑜每个月都能准确的收到两个孩子打过来的赡养费,却难得的见到他们,尤其是弟弟离世之后。

他最后一次见到他的那对儿女,是在弟弟的墓碑前。

那两个孩子看起来寂寞而又悲伤,整个人如同雕像一般肃穆,他们静静的望着仅仅留下了一个名字的墓碑,无声的悼念。

而在墓碑前,还放着两束生机勃勃的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