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火影世界的幻术大宗师 > 第七百六十四章:两个弟子

赢8娱乐登录1442

通过仙人模式的感应,鸣人很快就找到了长门的藏身之地,那棵用小南的术伪装的大树。

拨开一层纸,鸣人直接钻了进去。月宫尚美立刻跳到长门面前,神色警惕的看着鸣人,小南则来到了长门身边。

“退下,尚美。”长门平静的说道。

“首领诶...”月宫尚美回头看着长门,有些踌躇。

“退下吧!”长门再次强调了一句。月宫尚美抓了抓头发,无奈的退到了一旁。

鸣人走了近些,看着造型独特的长门问道:“你就是佩恩的本体吗?”

长门有些艰难的直着腰杆,看着鸣人说道:“和平恬不知耻的到来了啊!你恨我吗?仇人就在眼前,想复仇吧?!”

鸣人看着长门,脑海中自来也、卡卡西的身影不断闪现,而天道佩恩的话同样也在盘旋着。小南望着鸣人,清冷的说道:“现在在这里杀掉长门,完成复仇。世界不会有任何改变,不过是你自己的自我满足而已。”

长门看着握紧拳头却无法做出决定的鸣人继续刺激道:“无法给出任何答案的你,什么都做不到,你的使命就是为了我创造出的和平而牺牲!这才是正确的答案。”话音一落,长门操控着一枚暗器飞向鸣人。

鸣人不知为何没有躲开,任由暗器击中他的胸膛。

“这种距离之下,我的查克拉能够随心所欲的操控你的动作。放心吧!我避开了你的要害,毕竟你是重要的人柱力。”长门刚刚说完,就在鸣人身上感应到了九尾那暴虐残酷的查克拉,惊得他差点从仪器上摔了下来。

“怎么了?长门。”小南察觉到长门的异样,关心的问道。

“这家伙,是特意不避开的。”长门凝重的解释道。

“我是为了和你谈谈,才到这里来的,但我也有其他想确认的东西。”鸣人弓着背,忍着痛楚说道。

“你说...有想确认的东西?”长门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

“我想确认自己内心的想法,如果仇敌就在眼前,我会怎么做,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鸣人站直了身子,声音有些颤抖。

“那又如何?”长门问道。

“果然...我无法原谅你!现在就想杀了你,身体的战栗完全停不下来!”鸣人将暗器拔了出来扔掉一边,冲着长门跑了过去。月宫尚美立刻站到长门前面,双手翻花一般结印,小南也赶紧分出一叠白纸,挡在长门前面。

鸣人速度太快了,月宫尚美还没完成结印,他就已经靠近,并身体一晃就绕开了她。眼看着就要打中长门,鸣人却突然停下来了。小南一愣,同样停止了动作。

“自来也老师说过,人们真正理解的时代终将到来,他一直这样坚信着!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就只是一只耳朵听着,没有细想。他说将寻找这种方案的答案托付给我,但我只是认为他认同了我这个弟子,光顾着高兴了。如今想来,终于知道了自来也老师这话的意思,并不是那么简单的。”鸣人低着头,怀念着说道。

“但你应该还是无法原谅我吧!说几句漂亮话就能原谅,人之间的感情可没有那么廉价。”长门微微皱眉的说道。

“嗯,确实如你所说。”鸣人很直接的承认了,他的确无法原谅。

“自来也老师说的话,可能只是老掉牙的理想主义而已,现实太过不同。‘你会打倒我,给忍界带来和平。’这话是你说的,即使是场面话,哪怕是为了自我满足的复仇。如果那是你的正义,那样也可以!”看着已经退出仙人模式的鸣人,长门加重语气问道:“你不是神,看到如此现实,你真的能对自来也老师的戏言深信不疑吗?!”

“我得知你是自来也老师的弟子时,就有一件事情无论如何都想要问你。”鸣人抬头看着长门问道:“曾经是自来也老师弟子的你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们不像是之前晓的成员那样,仅以【147小说】杀人为取乐这一点我是知道的。但我对你们一无所知,所以想先听听你们的话,然后找到答案!”

“好啊!”长门看着鸣人说道:“那就让你感受下,我们所经历的绝望吧!”

......

木叶村内,天道佩恩的动作一顿,接着,他看向明镜分身说道:“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的打算么!不过,鸣人似乎让你失望了。”

“这个谁也说不准的,”明镜分身笑了笑回应道:“鸣人在木叶村,可是有着‘最不可思议的忍者’之称,基本上没有人能预测到他接下来会干什么。”

“哼,真是可笑。你坚持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吧!”天道佩恩突然发力,将明镜分身吸了过来,接着黑棍一扫,只听见“砰!”的一声,明镜分身化作一团白雾消失了。

“糟糕了!”宁次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禁担忧了起来。不过没等他想办法,一道身影就极速朝着这边飞了过来。片刻之后,就来到了木叶村上空。

天道佩恩抬头,看着浮在空中的明镜说道:“看来,这次是真身了。”

“从那么远的地方赶回来,消耗也不少呢!可把我累死了。”明镜落到地面,看着天道佩恩说道:“不如先休息吧!反正长门现在有事忙不过来。”

“看来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天道佩恩皱着眉头看着明镜,一个分身就拖延了他这么久,现在本尊来了,单靠一个天道根本奈何不了对方啊!

“并没有啊!”明镜席地而坐,摊了摊手说道:“我不是被你们引走了么?还被两个宇智波揍,老可怜了。”

“看你从容的模样,我更同情他们。”天道佩恩站在原地,突然问道:“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只是不干涉罢了,其他事情,可是你们搞出来的,跟我没关系。”明镜摇了摇头,有些意外的说道:“只是我没想到,你们六个被打得挺惨的。”

“自来也老师还好么?”天道佩恩沉默了片刻,突然问道。

“不知道,我们分开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