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一品修仙 > 第六八八章 虚空环卫工,无口怪的繁衍方式

赢8娱乐登录1442

说心里话,秦阳真心有些烦这里一望无际的虚空背景色了,没和煦的阳光,没蓝天白云,没带着暖意的微风,甚至绝大多数地方,连空气都没有。

基本所有时候,都需要运转真元,护持自身,哪怕这件事对于道宫修士来说,根本不算费心费力,跟本能一样了,但还是很烦。

这种烦躁的感觉,放到前世,基本等同于,去山里出差游玩几天,却忽然变成了被困,被动进入断网断电的状态,而且这种状态还在不断持续。

所以,他现在是真心想去把这件事的罪魁祸首丑格兽,给活活砍死了,还不送他棺材。

人偶师虽然把东西送回去了,可消息却没带回去,也没带回来什么别的消息,等到传送门可以重新打开,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去。

就算以最快的速度来,肯定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而外层战场的那些种族,都快打出狗脑了,一边是挣脱了洗脑的种族,一边是丑格兽的狗腿子,两边在短时间内,都各自有一个种族被灭族了,还没人知道是谁干的,也没人承认。

不用猜都知道,这肯定跟丑格兽脱不了干系,但还是不知道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干什么。

秦阳只是隐隐有种感觉,这事肯定不会就这么完了,他肯定别想安安生生的等着传送门打开,然后回去晒太阳熬宝汤。

到了他这个境界,哪怕是平白无故的感觉,冥冥之中不可言说的直觉,都不能直接忽略,也不能骗自己可能就是想得多了。

无数事实证明,说服自己想多了,这没什么的人,领盒饭的速度会比他们想的还要快。

而且,秦阳平静下来之后,也会在想,为什么他会烦躁的,为什么会因为一些小原因烦躁,很大可能,也是因为跟那种冥冥之中的感觉有关。

他感觉到了危险,感觉到会有意外,所以这种感觉在催促他离开这里。

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在面临万丈深渊的时候,心中会不由自主的生出各种情绪,催促着他远离那里。

可能是因为入门了一门一字诀,他对这种感觉越来越敏感了而已。

思来想去之后,还是觉得蹲在这里烦躁,不如主动出击,留下了一个分身在基地里,佯装闭关,除了血鸾之外,没人知道他已经离开了基地。

离开了阵群防御带,面对这里上下左右,都是一模一样的虚空背景色,不分南北,不分上下,这里是比巡天使基地更鸟不拉屎的地方,可秦阳心中的烦躁感觉,却消失不见了。

这更让秦阳确定,他烦躁的根源,似乎就在巡天使基地。

只是现在还不知道为何而已。

在虚空中驾驭飞舟,一路飞驰,秦阳之前走过的线路,找到了之前去过的那块大地碎片。

这块大地碎片的位置,已经见不到那绵延数万里的大地,看到的只有一块块或大或小,跟陨星差不多的东西,外表看上去都只是一些土疙瘩或者石头疙瘩而已,小的如尘埃,大的顶多百八十里。

这些碎块如同裂成一条长河,静静的飘在虚空中。

这里曾经有无数的妖邪栖息,上层还有虚空巨兽镇守,还有一位天魔王,再加上数量不是太多的魔头。

可如今,秦阳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生命迹象,只有死寂,仿若这里曾经存活过的生灵,统统都消失了。

秦阳悬在半空,眉头微蹙,他伸出手,对着一块人头大的碎石一招手,将碎石拿在手中,来回摸索了一下,大概能推测的出来。

整块大地是被人打碎的,在不久之前,这里曾经爆发过一场大战,看样子出手的人挺多,但实力都不是特别强。

这种悬浮在虚空的大地碎片,没有依附,没有根基,看起来是绵延几万里,但若是之前黄雀那耗费大半力量,燃尽气血的巅峰一击,一棒子敲在这块大地碎片上,可能数万里大地,会直接被震碎,而且碎的特别均匀,一块超过人头大的都不可能有。

只是这么看,也看不出来什么了,秦阳念头一动,真元覆盖上去,催动技能,将这块石头拾取了。

然后招出黑玉神门,随手将石块丢进去。

秦阳站在飞舟的船头,跟个虚空中的垃圾工一样,一点一点的将遇到的,大大小小的所有碎片都拾取了,全部丢进黑玉神门里。

这不知道是哪里的大地碎片,但能在虚空保存下来,本身不普通了,哪怕上面的资源都没了,这块大地碎片本身,对于秦阳来说,也是珍惜资源。

之前秦阳就像把这块大地碎片搬走了,但纵横数万里,他完全没办法带走。

如今这里最大的碎片,不超过百里,加把劲辛苦一下,全部带走,还是没什么问题了。

丢进黑玉神门里,若是道宫能自动演化,将这些东西当成材料了最好,不行了,他再慢慢的把大地碎片组合起来,当做那片废墟道宫的地基。

孤零零的只有建筑,下面却没大地,怎么看都不习惯,虽说核心区域,现在依然还是一片废墟。

秦阳一点一点的收拢所有大大小小的碎片,当快收完的时候,终于遇到一块,真元笼罩之后也不能拾取的石头。

这块石头里许大,看起来跟其他石头没什么区别,怎么看都只是一块坑坑洼洼的陨石。

秦阳没急着弄,而是先用真元化作一张大网,收拢那些细小碎石,将这些全部收拢,都丢进黑玉神门便不再管了,反正再怎么变化,也不至于变得比一片废墟更糟了。

秦阳拿出一把剑,一点一点的敲开那块里许大的碎片,敲掉一部分,拾取一下,可以拾取了就丢进黑玉神门,继续敲。

一直敲到最后,所有的碎片都可以拾取,只有一块人头大小的石头,没法拾取。

慢慢将其磨碎,最后只剩下一颗遍布着鳞纹的石蛋,以灵火灼烧,烧去了所有可以烧去的东西,那些鳞纹便越来越明显。

秦阳望着这个石蛋,神情略有些怪异,那鳞纹,怎么看都像是一片片鳞片叠加在一起。

不能拾取,要么证明这东西有主,要么这东西还有生机。

这石蛋都不知道埋在大地碎片里多少年了,前者的可能可以忽略不计了。

这蛋还活着?

不会是什么神兽的蛋吧?

看鳞片,像是龙族的鳞片,不会是什么龙族后裔吧?

秦阳摸索着石蛋,颇有些欣喜,没想到当了次虚空环卫工,还有意外收获。

可能那块毫无保护的大地碎片,能保存这么久,还没被路过的陨星,砸的稀巴烂,跟这颗石蛋也有很大关系。

尝试着滴了一滴鲜血到石蛋上,石蛋毫无反应,再灌入真元,也没反应,折腾了一圈,还是没一点生机复苏的意思,偏偏还是不能拾取。

索性将石蛋先收起来,以后再看情况吧。

将这片虚空打扫干净,看起来没什么残留之后,秦阳打开黑玉神门看了一眼,那些碎片果然在废墟道宫的影响下,自行组合演化。

所有的碎片都自动汇聚到那片废墟道宫之下,目前已经汇聚出好几个大碎片了,乍一看跟浮空岛一眼。

看来这么做还是有好处的。

秦阳对接下来的路程,越来越有期待了。

按照情报,从这里再向前飞,没有多远,就到了丑格兽的地盘了,他原本的虚空大殿,就在前方。

虽说如今虚空大殿不见了,可不少栖息地却还在呢。

他们捕捉到了陨石,占据了一些散落在虚空的大地碎片,慢慢的构架拿出栖息地。

以前在大荒的时候,秦阳还真没想过要去掘地三尺,那样太麻烦了,耗时耗力,还未必能有什么成果,可这里,轻轻松松就能得到一块百里大的大地,多简单。

秦阳不由的对接下来的路程,升起了很大的期待。

难怪出来之后就觉得心里舒服多了,原来是有大好处,还给了他新的灵感。

那些太大的碎片,以他的力量,想要用真元完全包裹着拾取,太过耗费力量,而且还未必能拾取。

哪怕那块碎片里,还有任何一个活物,哪怕只是一只虫子,他都没办法拾取。

这里还是有好处的,起码大荒随处可见的虫子,这里是绝对不会有的,没有足够的力量,再加上适应了这里,是没办法在这片虚空活下去的。

这才是给了他一次收拢一块百八十里的大碎片,提供了必要的先决条件。

以后要是遇到太大的碎片,又是丑格兽的狗腿子占据的话。

那就打碎他们的老巢,毁掉他们的栖息地,再客串一下虚空环卫工,将可回收的垃圾都回收了。

没人在意的碎片,寻常的石头、泥土,在秦阳眼里,那也是资源。

秦阳满心欢喜的踏上征程,既然丑格兽都消失不见了,这不也是逼出丑格兽的方法么?

他的狗腿子,全成了连狗窝都被人砸了,连窝都被端走的流浪狗,丑格兽要是还不出现,什么都不管,还谁还会为他效命。

这可比找几个异族灭族,来的有效的多,人都死了,怎么去找他们主子告状。

一路飞驰,加速起来之后,全程保持了收敛力量波动的状态,终于,再飞了十来天之后,终于在空荡荡的虚空里,看到了别的东西。

远远望去,仿若看到一头绵延数万里的三头巨蛇,运足目力望去,才勉强看都上面一个个大洞,这块大地碎片千疮百孔,那些大洞里,一股股烟气不断的冒出,笼罩在这快大地碎片外面。

秦阳收起飞舟,念头一动,融入虚空中,慢慢的靠近了过去。

靠近之后,就见到一些身形瘦高,有面无口的异族,正在外面修补着什么,似乎是这块大地碎片,刚刚遭受到了陨石撞击。

【147小说 更新快】 秦阳顺着缺口,摸了进去,缺口内部,是四通八达的洞穴,那些异族都是居住在里面,游荡了两三天,也没见到几个活人,看来这个异族也是属于那种个体实力,整体都比较强,但繁衍后代的能力不强,或者,也有可能他们压根就不喜欢繁衍后代。

一路前行,找了个地方,挖了个坑,丢下一尊分身和一颗毁灭球,换了个方向,继续走。

把这个三头蛇的三个头的位置,都埋了分身之后,秦阳才悄悄的潜入到后方的身体位置。

一路走,一路埋分身,一直到后面,终于感觉到活人了,秦阳凑过去一看,竟然发现好几个青牛魔。

其中一个青牛魔,正在痛苦的低吼,慢慢的,他的嘴巴合拢,嘴巴消失不见,仿若从来都没出现过。

青牛魔健硕的身形,慢慢的变得枯瘦,然后慢慢的,他变成了那种身形枯瘦,有面无口的异族,他走下了束缚他的刑台,跟其他无口怪站在一起。

而这个初生的无口怪,竟然也有灵台境界的气息,比死掉的青牛魔,只低了一个境界。

秦阳暗暗震惊,这就是无口怪繁衍后代的方法?不,他们应该不叫繁衍后代,应该叫繁衍同类。

难怪按照巡天使的记载,无口怪的数量似乎不太多,可是出现的每一个,实力都不弱,曾经他们找到过一个无口怪的老巢,但那里也没有弱小的无口怪。

顺着刑台,一个一个的流窜过去,秦阳发现了一个看起来很眼熟的青牛魔,或者说,那个鼻环看起来挺眼熟的。

青牛魔在他眼里,长的基本都是一个鸟样。

五个无口怪,伸出他们的双手,汇聚之后,化作尖刺,刺穿了老牛的四肢,还有一个无口怪,将尖刺慢慢的刺入老牛的胸膛,但这个过程,似乎颇有些艰难,老牛的身体,强的可怕,尤其是有坚硬甲骨的胸膛,更难刺穿。

秦阳有些纳闷,老牛怎么被抓到这,还被当成了无口怪繁育同类的温床了。

思来想去,秦阳转身离去,继续去埋分身,他是来收拾可回收垃圾的,既然看到老牛了,稍稍离得远一点,老牛应该不会被炸死吧?

伴随着这个念头,秦阳一连埋了七八个毁灭球,都是在关键的节点上,按照推测,应该能把这块大地碎片炸成了几百块了。

飞出了这块大地碎片,最后那个分身,算了算时间,直接引爆了毁灭球。

而其他的分身,察觉到动静之后,一个接一个的引爆。

远远的看着绵延数万里的绵长大地碎片,被一个接一个的爆炸,炸成了无数碎片,秦阳心里都舒坦了不少。

距离老牛不过几十里的地方,一颗毁灭球炸开了。

毁灭冲击,让这里四通八达的洞穴,整体崩溃,冲击来的挤压力量,仿若要将这跟海绵似的大地碎片,强行压实。

那几个正在忙活着转化老牛的无口怪,当场被活活挤死,随着这几个家伙暴毙,昏迷中的老牛,也重新睁开了眼睛。

他感受着重压,低吼一声,强运气血,强撑着不被压成肉饼,当冲击消散,老牛已经被彻底压实在大地里。

摇身一晃,化出真身,老牛从里面挣脱出来,看到那几个已经死掉,转化到一半的同族,他叹了口气,被无口怪转化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死了。

他从碎石里走出来,看向周围。

无口怪的老巢,被彻底炸碎了,虚空中到处都飘着碎片,还有一些碎片,在爆炸的作用下,向着四周飞去。

一道道流光,不断的游走在虚空中,拦截那些四散飞走的碎片。

老牛看了两眼,神情有些愕然。

虚空中几十个秦阳。

“秦恩公?”

“叫什么恩公,叫我秦先生就行,听起来就很斯文。”秦阳喊了一声,回头一看,又道:“别傻愣着了,去看看还有没有无口怪活着,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老牛一听这话,也不纠结其他了,连忙去找其他无口怪。

秦阳带着分散在周围的分身大队,不断的收拢碎片,开心的将他们全部拾取了丢进黑玉神门。

红着眼睛的老牛,则去追击那些还侥幸活下来的无口怪,见到了之后,一声不吭的便将其打死。

忙活了好几天之后,看着干干净净的虚空,秦阳长出一口气。

“老牛,你怎么搞的?怎么被无口怪抓来了?就这么脆皮,能抓住你?”

一听这话,老牛就跟烧起来了一样,火气蹭蹭蹭的往上涨。

“有个被秦先生救了的家伙,其实是叛徒,他们早就暗中投靠丑格兽了,他告诉无口怪,他们的族长,是被我打死,然后联合无口怪,趁我不备,一起偷袭我,连同我好几个族人,都被偷袭了。”

“什么?还有这种事?”秦阳震惊了。

然后大喜过望,一脸震怒的道。

“老牛,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