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一品修仙 > 第五零一章 古怪的三残,可能存在的破绽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青鸾送货来了之后,也没细说,匆匆忙忙的走了。

秦阳打量着灵符,细细感应其内的力量【147小说 更新快】,观测上面的符文和道纹,很确定这是一张用来恢复的灵符,价值不低,但是却也不是太高,因为上面蕴含的力量并不是太强。

如今印象还很深刻,当年摸尸摸到的第一样算是不错的技能书,就是跟符有关,而符文、道纹,诸多符篆、符箓有关的东西,都是其他技艺的基础,秦阳自然也没落下。

虽然不明白嫁衣为何送来这么一张用来恢复身体状态,或者更像是驱逐负面状态的符篆,但他还是美滋滋的收了起来,这种灵符的力量不强,但放到外面也是价值不菲。

而且这张灵符的用料极好,灵符还能发挥出十二成的效果。

无论任何神通、法宝,威能能发挥出十二成,那就等同于在本质上提升了一个档次。

这些年来,秦阳倒是也想尝试着将手中可以长期使用的法宝,炼化到十二成,比如昊阳宝钟。

可惜境界不够,实力不够,各方面契合和理解也不够,一直没有进展。

摸尸技能的确可以瞬间完成十成炼化,省下了大量时间,却也不是没坏处的。

旁人炼化的过程,就是一个修行的过程,从最初一点一点的了解,一点一点的领悟,一个法宝内所蕴含的所有东西。

一件强大的法宝,本身可能就是一门功法,一门神通,或者一门秘术的具象化体现,从无到有,从一到百,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炼化,同样是学习的过程。

所以旁人若是没有钻空子,走捷径,全靠苦功一点一点,踏踏实实的炼化,那完成十成炼化的时候,基本上跟法宝的契合,已经达到了极限。

再继续超越,二者的各方面都达到了统一,再无任何不理解不了解的东西之后,超越了极限,法宝能发挥出的威能,便会继续攀升。

超越了十成,哪怕是超越一丝,也是另外一个量级了,到了十二成,就是本质上的跃迁,一件灵器被人发挥出堪比宝器的威能,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当然,这种情况下,大部分时候,灵器本身也会进阶到宝器了。

而秦阳直接从十成开始,省略了前面所有的步骤,不从一加一乘法口诀开始学,上来就去搞高代,能超越极限才是老天不开眼。

秦阳心里当然也很有逼数,尝试了一下之后就放弃了,反正自忖目前为止,也没什么需要下如此苦功去炼化去超越极限的法宝,以后看情况再说吧,十成也够用了。

收回思绪,拿出木盒将灵符收起,可以用来保命的东西,秦阳从来不嫌多。

抬头瞥了一眼隔壁院子,张正义跟做贼一样的,在墙边露出个头顶浮窥。

“张师弟,在自己家里,你还是这幅上不了台面的狗模样,你能有点长进么?想看什么就光明正大的来看!”

身为一个师兄,秦阳觉得他还是有义务替蒙师叔教育一下张正义的,不然就张正义这不偷都像贼的猥琐样子,万一哪天干什么破事事发了,他想混在人群里逃走都难。

“没……没事,秦师兄,我听说殿下又给你送礼物了,我就看看,只是看看……”

张正义干笑了两声,慢慢的缩回脑袋。

他看到那张灵符的瞬间,就明白了,师嫂到底还是自己人。

可能那天伪装秦师兄的样子,言语过于轻浮了点,自己心里还没逼数,一时没收住,所以被师嫂教育了。

看来师嫂这是小惩大诫啊,这才几天时间,竟然都送来灵符让他恢复。

可惜,这张送给自己的大好灵符,看起来神妙非常,价值不菲的宝物,只能忍痛装没看见,让秦师兄揣进自己腰包里。

秦阳斜眼看着张正义消失,心里头暗叹,蒙师叔托他照拂一下张正义,别让张正义死了就行,按理说张正义有神通在身,技艺超群,又懂得高端变化之法,应该没什么可担心的。

可看着张正义看到宝物就想伸手,贪婪成性的狗样子,秦阳就觉得他有神通在身,也未必保险。

哎,算了,看在蒙师叔的面子上,以后多教育教育他吧,最起码也要把他教育的,不能看到什么东西都想伸手,要给他养成一种看到宝物,立刻先想到是不是陷阱,是不是有危险的习惯。

做师兄能做到他这种地步,操碎了心,也是没谁了。

转过头,继续看着身前摆着的那口疑似棺材的东西。

张正义这狗东西之所以猜测,是送来什么宝物,纯粹是秦阳觉得是棺材的东西,怎么看都只是个大箱子,正常人还真的很难装进去。

打开之后,秦阳立刻就明白了为什么要这么装了。

定天司的人可真是够够的,为了找线索,寻找到细节,还真是“抽丝剥茧”般的追查,尸体都被剁开了。

一块块尸体整齐的摆放在箱子里,从内到外,都被剖开,预防某些秘法感应不到,却会藏在血肉内的情况出现。

秦阳叹了口气,对摸到什么东西已经不抱希望了。

更重要的是,看到碎尸,心里就一阵不舒服。

琢磨了一下,开始拿出工具,将碎尸重新合并成一具完整的尸体,从内部的内脏到血脉,统统都给重新缝合,完成之后,再给这具满是恐怖疤痕的尸体,入殓化妆,让他看起来跟一具正常的尸体一样。

完成之后,心里那点不舒服终于消失不见了。

再用一口新棺材,将换了一身寿衣的尸体放进去,一切都完美了,就差最后一步超度了。

点燃灵香插在棺材前,秦阳按照往日的经验,直接摸脑袋,这样摸出来情报的概率更高点,察觉到可以超度之后,立刻发动技能。

三颗光球在掌心浮现,秦阳顿感欣慰,没白白花费时间,将尸体拼接好入殓。

好人还是有好报的。

其中一个,光球是白色的,看样子是记忆,只不过其表面翻腾着一丝浓重的怨气。

拍进脑袋里,书籍缓缓的翻开,秦阳也沉入到这个家伙的记忆里。

画面如同蒙上了一层灰色的怨气,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怎么做的,竟然生出这么大怨气。

画面的开端,他跟同行的定天司外侯,一起完成护送工作,这种工作实在是太平常了,毕竟工部的东西,不只是杀神箭重要,其他各种重要的东西,一点都不少。

再说,他们都知道,运送的东西,十有仈Jiǔ都是别的东西,根本不是快要完成的杀神箭。

然而,跟着,蒙着一层灰气的画面里,骤然多出来一抹深邃的黑色,极其显眼。

黑色融入到林木的影子里,无声无息,也没有任何波动,在当时,他们应该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黑色的影子,融入到倒霉蛋的体内,他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他在挣扎怒吼,却依然无济于事,能看能听,除此之外,什么都做不到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杀掉了同事,看着自己用冷酷的手段,杀掉了追踪者,杀掉偶遇熟人,甚至抹去首尾,在定天司、城卫军,还有亲王势力追踪的情况下,依然轻描淡写的摆脱了所有人,整个过程,半点焦急的意思都没有。

他还在怒吼,却依然无能为力,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来到一座地下室,看着他隔断喉管,感受着鲜血喷涌,生机慢慢消逝,感受着神魂慢慢枯萎。

看着所有一切,却依然无能为力,满腔的怒火和不甘,在生命消逝的最后时刻,化作了如同附骨之疽的怨气。

秦阳摸出来的情报里,都被这怨气侵染,充斥着这个倒霉蛋歇斯底里的心绪。

若非摸出来的东西,已经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危害,他自己的心绪,都可能会被这种疯狂卷入其中。

想想也是,什么都做不了,却偏偏能听能看能感觉,看着自己一步一步的铸成大错,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去死,有这么大怨气也对。

秦阳没太在意这些怨气,而是注意到的画面的最后一刻,那枚储物戒指消失不见,而祭坛也随之崩碎消散,化为乌有,定天司的人追踪到那里的时候,应该压根不知道那里曾经有一座小祭坛吧。

看起来像是献祭,也更像是施展什么代价极大的传送法门,毕竟在离都被戒严,各方面都封锁的极为严密的时候,遁入虚空都是不太可能的事。

回忆了一下,也不太确定那个祭坛具体是干什么的。

留了个心,秦阳继续看剩下两个蓝色的光球。

两个同为蓝色,可是颜色深度却还是有些不太一样,一个是浅蓝色的,一个是深蓝色,不过都像是蒙着一层灰色的薄雾,散发着阴冷疯狂的怨念,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替人超度了这么久,也算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秦阳觉得自己对于摸尸这件事的虔诚,肯定是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浅蓝色的光球里,是一门残缺的秘法,名曰残念,大致扫了两眼,大致上应该就是控制倒霉蛋的那个法门,但法门是残缺的,没法修行,顶多就是大致了解一下,而后根据已有的部分东西,推测推演一下后面的东西,亦或者有针对性的提前做好防备。

残缺的法门,似乎也是第一次摸到,而且一门完全没法修行,顶多只能算是介绍的东西,竟然都是蓝色光球,这完整的法门,起码是紫色光球。

继续打开最后的那个深蓝色光球,里面是一团灰色的雾气,缓缓的翻腾着,看起来极为舒缓的飘动,却给人一种怨气沸腾的感觉,各种歇斯底里,疯狂扭曲的念头,不断的向着外面扩散。

秦阳将其炼化了之后,神情颇有些古怪。

这次是怎么了,摸出来的三样东西,都跟往日不太一样,有了些新的变化,但是怎么都是残缺的?

残缺的记忆,残缺的法门,最后这个竟然是残魂。

这货不是已经魂飞魄散了么?怎么还能留下残魂?

思来想去,秦阳看着他的尸体,忽然有些明悟了,他是神魂枯萎而死的,虽然也是魂飞魄散,可跟那种与人交战,被打的魂飞魄散,还是有区别的。

说不定那个时候,他的确剩下一点残魂,破碎了之后融入在体内,但随着他的尸体被分尸,这点残魂说不定也已经崩碎了。

最后还是在秦阳为其恢复尸身,入殓之后点灵香供奉,再超度之后,才会出现这种结果。

他的确是死了,剩下的残魂,也是跗骨怨气和那些破碎神魂汇聚之后形成的,早已经不是曾经的倒霉蛋,这种东西,对于某些邪道修士来说,更像是一种极为难得的极品材料。

秦阳看着眼前的东西,陷入了沉思。

片刻之后,他将手中那一团翻滚的灰气,直接丢入到尸身上。

灰气翻滚的速度骤然加快,上面开始幻化出一张痛苦嘶吼的脸庞,跟尸体一样的脸。

灰气开始慢慢的渗透到尸体内,等到所有灰气都没入尸体,秦阳紧张的在一旁看着。

被他超度过的尸体,无论生前多强,都会彻彻底底的变成一具尸体,一具连尸变的可能都没有的尸体。

但这些东西,基本都是秦阳自己试验推演出来的,也有些是使用了技能自然而然就知道的。

毕竟,他也没有官方发布的技能使用说明书……

一具被超度的尸体,的确是没法自己诞生新的意识尸变,只会跟大多数尸体的结局一样。

但若是有合适的外力介入呢?

比如尸体能被超度,残魂被当做宝物被摸了出来的古怪情况。

秦阳死死的盯着尸体看了许久,只看到灰气没入之后,又不断的渗出,区别只是灰气越来越强,尸体也的确开始有了一丝变化。

将尸体留在这里,继续等着看结果,秦阳心里琢磨着,若是残魂最后真的有希望,能催动这具尸体来做什么,那他就将残缺记忆,和残缺法门,全部丢给尸体和残魂。

看看能不能催生出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怪物,万一效果可以的话,就让他自己去报仇多好。

一个已经死了,还被分尸的家伙,怨气不散,尸变了来报仇,相信只要脑子不傻的人,都会明白,他只是一个被人掌控,身不由己的倒霉蛋吧。

万一能找到当时出手的人,也算是有一个大进展。

不过这些都要看尸体和残魂的变化怎么样了,以前可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秦阳自己都有些不太明白了。

若被超度过的尸体,有可能被人利用,那就等同于有了破绽。

这一点才是秦阳最想彻底弄明白的事,至于其他,都是小事,技能有了情况才是大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