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一品修仙 > 第四七二章 一堆人找,倒打一耙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秦阳溜的挺及时的,因为最近的确有不少人,不少麻烦事要找他,但同样的,也有一些别的人来找他了。

秦阳被掳走的事,也因为嫁衣大动肝火,知道的人不少,定天司的人当然知道了。

最近定天司的日子不太好过,顶头上司都罕见的被嬴帝锤了一顿,庭杖三百,正常情况下,就算是个道宫,也能被打个半死了。

也就是卫兴朝实力强底子厚,再加上执行仗刑的内侍放了水,卫兴朝才没被打残,不过事后也还是老老实实的宅着修养,没敢出来蹦跶。

而如今,妖国认怂认的彻底,还查出来很多强者都不见了,三眼妖母竟然化成了龙裔,而且血脉强的离谱。

再加上之前的旧账,零零总总,都跟秦阳能扯上那么一点关系,毕竟秦阳被三眼妖母掳走了。

而现在秦阳竟然完好无损的回来了,中间发生了什么,他怎么逃回来的?妖国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加一起,找秦阳问话盘查,都是必须的事情。

但秦阳在大帝姬这里,卫兴朝亲自来,倒是表示了重视,给了面子,可他还在养伤,总不能刚被锤了一顿,立刻活蹦乱跳的出来,那就是揭盖子,不给嬴帝面子了,虽然大家心里都门清,卫兴朝肯定没什么大事。

可定天司的其他人,想要在大帝姬如今气势正盛的时候,来找她的人盘问,绝对要碰一鼻子灰。

思来想去,也就只有地位足够,又跟这边关系不算太僵的熟面孔来了。

这还能有谁,韩安明呗。

等韩安明带着人来到军中的时候,立刻就跟预料的一般,碰了一鼻子灰。

连下面的小官,都不太待见他,堵着大门,说什么就是不让进,大有你想进可以,踩着我的尸体过去的意思。

韩安明尴尬的很,他可是知道,定天司的人不招人待见很正常,但也不至于这么被人排斥,毕竟一般人没这个胆子。

他很敏锐的察觉到,越过军营大门,后面至少藏了两队人马,高手都有十几个,只要他敢起冲突,这些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家伙,绝对敢冲出来将他乱刀砍死。

大帝姬最近声望有点高,他很明智的认怂。

就这么老老实实的候了一天,才有人放他一个人进去。

可进去之后,连大帝姬的人都没见到,就被告知秦阳早就走了。

而他们定天司的情报,竟然又一次晚点了。

韩安明恨不得掐死北境这边的探子,却也只能老老实实的捏着鼻子,灰溜溜的离开,在军营里见到的一切,也只能装作没看到。

而在妖国,三眼妖母跟来访的一众妖族强者,友好磋商了数天之后,又跟蜈龙一族的一位老古董,单独友好探讨了半天之后,一众因为连续熬夜爆肝数天,颇有些萎靡的妖族强者,算是默认了三眼妖母说的经过。

毕竟,按照妖国的传统,强者就算是杀了你全家,也不屑与不承认的。

妖国也算是新多出来一个龙裔妖族,虽然现在三眼妖族只有三眼妖母一个,但架不住人家的血脉,比妖国现存的龙裔,都要强的多。

再说,三眼妖族之中,实力强大点的,血脉本身就来自于三眼妖母,还有一些,本身就是化身,人家想要让整个三眼妖族晋升龙裔,也只是时间问题。

稳住了局势的时候,被放走的三眼妖怪也终于回去了。

曾经的领地,已经变得荒废,他们目前落脚的地方,也是其他妖族友好赞助的一些灵山。

一道红光落到三眼妖母身前,化作三眼妖怪的模样,看到气质大变的三眼妖母之后,三眼妖怪捶胸顿足,暴跳如雷。

“我就知道,那个秦阳肯定不会轻易放我走的,他竟然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抹去了我这段时间的记忆。”

“他也算是守信之人,你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往日旧怨,我们已经一笔勾销,莫要再提。”

看到三眼妖怪回来,三眼妖母算是彻底松了一口气,她的确还有些担心那边不放人。

“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什么都不知道,多了一大段空白时间,三眼妖怪显得有些焦躁。

三眼妖母详细的将经过说了一遍,当说到秦阳利用他威胁三眼妖母的时候。

三眼妖怪气的七窍冒烟,连形体都维持不住了,差点当场尸解。

“放屁,这秦阳真不是东西,他将我困在一个不知道什么鬼地方,用一种力量将的感知彻底隔绝,但绝对不是在南蛮之地,说不定一直被他带在身边……”

“行了,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听我说完。”三眼妖母倒是很平静,结果是好的就行,事到如今,过程已经不重要了。

等三眼妖母将所有经过全部说完的时候,三眼妖怪也陷入了沉默,眼神颇有些诡异的看着三眼妖母。

“你是我的亲妹子啊,你什么时候学会信任外人了?竟然肯拿的命冒险?那秦阳阴险狡诈,歹毒异常,长的也是奇丑无比,让人不愿直视,你可要小心了,万万不可信任他,谁知道他是不是还有后手,万一我被咒死了,你也不会好过。”

“我心里有谱,做什么不用你来教。”

“我怎么不用管了?若不是因为那秦阳,领地如何会变成这般凄惨的模样。”

“哼,若不是因为你不小心,如何会发展成今天这般地步?”三眼妖母的面色一沉,冷笑一声:“我再说一次,莫要因为是一母同胞,你就敢来对我指手画脚,我才是三眼一族的族长。”

丢下一句话,三眼妖母转身离去,走到一般,屈指一弹,一滴泛着金光的精血飞出,落入到三眼妖怪体内。

“这是融合之后的血脉精血。”

“谁稀罕变成龙裔!”

“爱要不要,不要给其他族人。”

三眼妖怪气的跳脚,指着三眼妖母的背影,怒吼出声。

“好的不学,非要学人族,莫以为有了真龙血脉,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应龙何等身份,何等实力,就因为学人族,最后落得什么下场,你自己看到的,你不明白么?”

三眼妖怪的话还没说完,身体就被气的炸开,化作一片烟雾,好半晌才重新凝聚恢复到一起。

感受着体内的精血,三眼妖怪气呼呼的将其融入自身血脉。

这些精血不是真龙精血,而是已经与三眼妖族的血脉融合之后的产物,也是可以晋升其他三眼妖族血脉的来源,身上流淌着一部分同样的鲜血,融合异常的顺利。

等到融合完成之后,三眼妖怪想了想,化作一道流光,没入云层之中了无踪迹,而那些云层,随着西北风的吹动,一路向着东南的方向飘去。

同一时间,蒙毅也跟卫老头汇合,得到了之前从秦阳那里得到的情报之后,二人一同从极北冰原,向着南方前进。

而离都里,一直没跟秦阳打过交道的大家族田家,找到秦阳留下的宅院,以家主的名义,留下了拜贴名号,说是找秦阳有事。

东境,一个包子脸,扎着朝天辫的小姑娘,骑在一头咧着嘴傻乐的瘦黑驴背上,两只手抓住黑驴的耳朵,大呼小叫的催促。

“黑驴,快跑,他们追上来了,你要是被抓住了,以后就再也吃不到肉了,他们会把你切碎了煮了吃。”

黑驴扭头向后看了一眼,呲牙一笑,满脸嘲讽,下一刻,脚下生风,速度暴涨,眨眼就化为一道残影消失不见。

千里之外,刀疤踏上了岸,脸上带着遮蔽了金印的面具,颇有些无奈的向着远方望去。

“想办法先通知一下船长吧,要是船长知道我们没先通知他,就等着船长扒了我们的皮吧。”

后面跟着的那个从煤堆里爬出来的少年,哭丧着脸。

“我们要是追不上,不用等船长来扒我们皮,那位恐怖的老太太,就会让我们死的很难看,头儿,你说船长是不是都把我们忘了,咱们的场子,已经好些年没开张了,这几年年年都有人问,都等着撸扣呢,再说,咱们就这么来是不是太冒险了,那些黑皮可不好对付。”

“说什么呢,咱们现在可是正经的探险船,顺带着做生意,船长能在这边混的风生水起,咱们才能跟着沾光,记住了,万一遇到黑皮,别杀人,这边查的严得很,咱们手脚弄不干净,到时候直接报船长的名字。”

“不太好吧,万一黑皮不认,咱们不就白死了。”

“你放心吧,咱们船长面厚心黑,但从来是说一不二,对手下的人,可比那些海流子强的多了,你要是死了,船长肯定为你报仇,再说了,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头儿,你不说还好,越说我越觉得咱们这次太冲动了,咱们要跟保持跟船长的行事风格一样。”

……

秦阳可不知道,最近找他的人有这么多。

他跟人偶师一起,来到了魁山山脉的边缘。

眼看山地拔起,如同大龙脊背,蜿蜒向南,越深山峦越高,这里的山脉已经连成一片,此去数十万里,都是魁山范围。

有这么一座庞大的山脉压在这里,什么地龙也翻不了身。

眼看到地方了,秦阳拿出应白的水晶棺材,将她放了出来。

水晶棺材落地的瞬间,便如同冰雪消融,缓缓的消散,应白的双脚落到地面,脚下的大地,顿时微微一颤,有一种奇异的波动一闪而逝。

片刻之后,应白睁开眼睛,先对秦阳行了一礼。

“有劳秦先生了,妾身感激不尽。”

“先别客气了,你先感觉一下,可以不,可以了你就在这里落脚吧。”

应白俯下身,抚摸着大地,片刻之后,站起身点了点头。

“这里是无主的山脉,没有山鬼,栖身是足够了,而且待我化入其中之后,还有无数的供奉,可以让我恢复,但这里却还是有一些别的东西在,其内不少地方,我都无法感应到,只能察觉到那些地方很危险。”

“有用就行,至于危险的地方,你别靠近就好了,魁山之中,隐秘良多,绝地也不少,但那些地方只是少数而已。”

秦阳回了一句,眼看应白的气色,从苏醒之后,就开始越来越差,秦阳一拱手。

“嫂子还是早些恢复吧,有什么事他日再说【147小说 更新快】。”

“好,这个东西你拿着,若是秦先生有什么吩咐,尽可来此。”应白交给秦阳一块五色的石头,身形慢慢的陷入到大地之中,消失不见。

秦阳遥望着山脉起伏,收起了五色石。

魁山乃是大荒第一山,本身就是被人祭拜的图腾,如今应白融入魁山,化作此地山鬼,那些祭拜魁山的力量,也会化作她的力量,虽然比之上古的昆仑可能是差了不少,但也不差了。

按照当年的标准,她若是从上古昆仑超脱,摆脱了山鬼的身份,那实力绝对是直逼应龙了,现如今,估摸着以后,应白也就能有个道君的实力吧……

这么一想,秦阳都觉得自己是瞎操心,自己能不能推开神门都是一回事呢,干嘛还操心人家以后是比自己高三个境界还是高四个境界。

了结了一桩待办事项,想了想,有一段时日没见小人魔了,正好去东境看看小人魔怎么样了。

这边刚行进到东境的范围,就被后面追来的韩安明拦住了。

“韩大人,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在这种荒郊野岭里,也能遇到你,真是缘分啊。”

秦阳站在船头,哈哈大笑着拱手见礼。

韩安明的五官都快皱到一起了,他是真不想看到秦阳,每一次牵扯到秦阳,总没好事。

看看这次,只是来找他,本来就只是打算客客气气的问问话,这一路碰的灰,都不止一鼻子了,人都快被灰埋起来了。

这边人还没找到呢,下面的蠢货,就先让他把人得罪了。

要是秦阳知道,定天司的人,将他的下属抓了,就姓秦的这狗脾气,指不定会不会当初爆炸。

但话还是要说的,怎么先把这件事圆过去,可是个技术活。

“见过秦先生,正好有事要找你呢。”

“韩大人太客气了,找我只需要传唤一声不得了,哪需要韩大人亲自来呢,韩大人有什么事,尽管说。”

“哎,秦先生你也太不小心了,下属里有神朝的金印刺配之人,怎么也让他们轻易的踏足神朝啊,还跟东境这边的捕快起了冲突。”韩安明话音稍稍一顿,瞥了一眼秦阳的脸色,连忙继续道。

“秦先生稍安勿躁,都是小事,下面的人,是知道我跟秦先生有些交情的,就将人从衙门那带走了,人没事,正要找到秦先生,让你将人带走的。”

“抓了谁?”秦阳眯了眯眼睛,望着韩安明的时候,神情有些古怪。

“一个自称刀疤,一个自称黑皮,都是秦先生的下属吧?他们自己是这么说的。”

“死了么?”

“没死……”韩安明回了一句,立刻醒悟过来:“秦先生可别误会,什么死不死的。”

秦阳琢磨了一下,黑皮就算了,刀疤怎么会忽然下船,来到了大荒了,他可是正儿八经的金印流放犯。

话虽如此,可自己的人被人抓了,十有仈Jiǔ还遭到了毒打,要不然的话,韩安明至于说话这么客气。

念头一转,秦阳脸上的笑容就没了。

“韩大人。”

“秦先生,这的确是误会,但毕竟,你的下属,是金印刺配,来神朝颇有些不合规矩。”

“我说是韩大人误会了吧,黑皮可不是什么流放犯,他还是个孩子啊,当年都快饿死了,才在我的船上混口饭吃,多单纯的一个小孩子,不就是因为他是昆仑奴,长的难看了点,就被人莫名其妙的暴打了一顿,你们还是人么?怎么下得去手啊。

至于刀疤,谁告诉你他来神朝不合规矩了,他的冤屈已经洗刷,是被人诬陷的,这次来神朝,就是为了去离都,洗去金印的,怎么?韩大人的意思是,想要让刑部的尚书大人,亲自出一趟海,才算是合乎规矩么?”

秦阳一副痛心疾首,心都要碎了的模样……

韩安明的脸都绿了,嘴唇哆嗦着半晌说不出来话。

这特么都能让秦阳倒打一耙,他才不是人。

他都不想去问抹去金印的事是真是假,也不想去知道所谓的冤屈是真是假,刑部尚书沈星落,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帝姬的人,秦阳若是开口了,这点小事,沈星落肯定不会不给面子。

至于被施加了金印流放,那个刀疤以前是得罪了哪位权贵,以沈星落的性格和如今的地位,他会在意?

至于那个所谓单纯的孩子,秦阳你这是戳瞎了眼睛说瞎话啊,连眼睛都不用眨了。

就因为抓这个单纯的孩子,手下的人,一个脸都被啃花了,一个手指头被咬掉了三个,关在牢房里,镇压了修为,他都差点啃穿了牢房,一嘴牙崩碎了大半,又会很快长出来。

等他们发现的时候,仅仅跌落在地上的碎牙都有好几百颗。

这么狠的一个小怪物,到你嘴里都成了单纯的小孩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