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洪荒之红云大道 > 第一百三十六章当世大儒孟子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红云与后土坐马车来到了鲁国,一路上可谓是惊现无比,当然这种惊险都是对于凡人来说的,对于他们两个来说,倒也算不得惊险。

一路车马劳顿,一个月的时间,总算是从卫国来到了鲁国,不过现在的鲁国可是在打仗,刚一进入鲁国,就进入了战火之中,此时,赵国正在攻打鲁国。

两国的势力极其的悬殊,赵国乃是五大国之一,而鲁国则是三十二小国其中的一个,能够在赵国攻打之下,坚持了三年之久,已经算是上天保佑了。

其实坚持到今天,也少不了儒教的帮助,毕竟鲁国乃是儒教圣地,岂能轻易的被打败,还有就是儒教圣地所在的大城,是不允许战斗的,也正是因为这一点。

赵国要想攻打进去,只能绕行,这一绕便是千里的路程,所以这一绕,就是耽误了战机,一打就是三年,至今都没有攻破鲁国,这让赵国在诸国的地位,有了些动摇。

不过最多再有三个月,鲁国必定灭亡,因为赵国已经与魏国结盟,从两边一起夹击鲁国,然后将鲁国瓜分。

也正是因为这个消息传了出来,让鲁国的百姓,都是纷纷向其他国家迁移,毕竟最后的战争一旦打来,误伤的百姓,就是一个非凡的数字,所以这些百姓都是对于战争有着恐惧感。

而鲁国的国主鲁国公则是来到了儒教圣地,想要求见孟轲,毕竟孟轲乃是当世大儒,诸国都知道孟轲的名讳,并且孟轲在诸国也有着高深的地位。

只要孟轲登高一呼,这一场灾难必然是化解,鲁国将不会受到灭国之灾。

但是孟轲却将鲁国公至于门外,不加理会,无奈之下的鲁国公只能返回都城,他也知晓孟轲能够说出,儒教圣地不可有战争,便已经在帮助鲁国了。

儒城,原本这个大城不叫儒城,但是儒教在这里兴起,并且为了纪念儒教圣人孔圣,才改名为儒城。

儒城之中,儒教圣地,一座巨大的学院之中,一个儒士快步从大门之处向学堂之中走去,当来到了一出处房屋外面,却是停下了脚步,生怕打扰里面正在授课与听讲的学生。

一刻钟之后,里面的老师走了出来,算是一堂课上完,有了些休息时间,这个儒士连忙便是走了上去,对着刚出来的老师恭敬的说道:“教主,外面有一男一女前来拜会教主,不知可否让他们进来?”

这个授课的老师,正是孟轲,也就是儒教当代教主,更是诸国乃至南瞻部洲的当代大儒,并且孟轲的威名,简直要堪比孔圣,仅在其后。

“可是其它学说中的学友?”孟轲背负双手,在他的手上确实有着一把戒尺,不过这个戒尺可不是凡物,乃是鸿蒙量天尺,只不过现在黯淡无光,犹如凡物一般。

鸿蒙量天尺乃是儒教圣物,只有教主才可以执掌,而孟轲是当代教主,自然手持鸿蒙量天尺。

“看他们的装扮,倒像是我们儒教弟子,不过他们却没有儒教的礼数。”这名儒士淡淡的说道。

“噢?让他们进来。”孟轲吩咐了一声,然后便是向学院的迎客厅走去。

片刻之后,红云与后土来到了这座学院的迎客厅之中,看到了里面的孟轲,正在品着茶水,见到红云与后土走了进来,放下茶水便是走了过来。

“两位是有何事找老夫?”孟轲如今也有七十多岁了,自称老夫无何不妥。

红云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你就是孔宣的弟子?”红云开门见山的说道,他相信孔宣在交接教主之位的时候,对孟轲说了一些蓬莱岛的事情,要不然孟轲的身上,怎么会有蓬莱功法的气息。

孟轲大惊失色,孔宣这个名讳对于人族算不上隐晦,但是也不算不上人尽皆知,但是孔丘却是人人知www.marchagaygdl.com晓,而孔丘就是孔宣的所化,孟轲是孔丘的弟子,自然也是孔宣的弟子。

既然来人如此说到,那么显然是蓬莱一脉的人,要么就是三界之中的大能,孟轲虽然是当世大儒,但是对于蓬莱一脉的人,还是很有礼数。

再则,能够直呼孔宣的名讳,显然地位非常高,孟轲知晓,在蓬莱一脉之中,孔宣的地位已经很高了,一代二弟子。

“两位前辈可是蓬莱岛的高人?”孟轲施了一礼,不过是却是行的儒教礼数,在没有确认对方是蓬莱岛的人之前,行蓬莱礼数,明显有些不合适。

红云与后土都是呵呵一笑,然后显出了真身,真身一出,顿时孟轲便是心中惊骇,然后对着红云与后土行跪拜大礼,他认得红云与后土。

虽然孔宣没有告诉过他红云与后土长相如何,但是他却知道红云与后土乃是蓬莱岛的长辈,是孔宣的师尊与师母。

至于为何认得红云,那是因为道宫处处都在,而在这座学院的不远处,就有道宫存在,孟轲虽然是儒教教主,但是与孔宣交接教主之位的时候,却是向道宫祭拜了一下,然后才在儒教圣地传接。

所以对于红云与后土的容貌,他还是知晓的,如今红云与后土到来,孟轲震惊,心中骇然,这可是师尊的师尊。

“弟子孟轲拜见师祖,师祖母。”孟轲恭敬的对着红云与后土跪拜道。

红云虚抬一下手,一股柔和之力将孟轲扶了起来,然后与后土坐在了主位之上,好在现在迎客厅没有其他的人,不然就该要说红云与后土不知礼数了。

毕竟来到了人家的地方,岂能坐在主位之上,儒教的礼数之中这是不允许的。

红云与后土坐在了哪里,但是孟轲去没有坐下,而是站在哪里,恭敬的看着红云还有后土,似乎在等待教导。

“你现在是儒教的教主,又是当世大儒,无需这么拘谨,我们也只是路过此地,前来看看而已。”后土看着孟轲一副拘谨的模样,淡淡的说道。

“师祖与师祖母面前,子舆焉敢无礼。”孟轲恭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