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现代 > 踏星 >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陆隐与真武夜王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看着灼白夜,真武夜王淡笑,“恭喜你”。

灼白夜目光不带一丝感情,与真武夜王对视。

真武夜王道,“放心,我会解除白王一脉笼中术,时间嘛,就在两个月后”。

灼白夜松口气,原本发白的手指逐渐放松。

真武夜王看着灼白夜离去,打开个人终端,拨通。

另一边,陆隐还没有返回真宇星,内外宇宙恢复连通,但不代表双方可以互通。

当初内外宇宙被能量隔绝,星河巨舟被掀翻,切成了两半,他要去看看星河巨舟,看看有没有恢复的可能。

掌握星河巨舟对他意义重大,内宇宙备用的那艘星河巨舟据红百合说藏在炎岚流界,他要在星河边缘看看。

蓝斯已经在铁长老他们护送下去了真宇星。

陆隐正望着深不见底的星河,个人终端响起,看了一眼,目光一凛,真武夜王。

光幕自星空出现,真武夜王影像出现在光幕中,目光带着笑意,“恭喜,击败了蓝斯,你足以与十决并列”。

陆隐想过真武夜王会联系他,毕竟白夜族传承石在他手中。

“【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说这个是想显示你的优越感?”陆隐淡漠。

真武夜王笑了,“可以这么理解,不过即便你成为十决,与我也还有差距,忘了告诉你,我现在,是十决之首”。

陆隐眼睛眯起,“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新宇宙星辰塔争夺没那么简单,到底会出现多少高手没人知道,第六大陆入侵,出现的那些新宇宙高手说不定只是探探内宇宙深浅,所以十决必须联合,而我,就是当前的十决之首”,真武夜王傲然,看陆隐的目光依然带着俯视。

不管从实力上还是态度上,他都要俯视此人,唯有如此才能打击此人信念。

高手较量,比的不仅仅是战斗,更有心态,他就想在陆隐心中树立他无敌的形象。

陆隐这一战败给蓝斯,什么都好说,他不用cāo心,但如果胜了,也能通过蓝斯体会到十决战力的恐怖,而他这个十决之首的无敌形象就更辉煌了。

人不与神斗,不管人多强,哪怕真的可以超越神,面临神,心态也弱一筹。

陆隐是真没想到真武夜王会成为十决之首,十决个个都不简单,不见光能与芷依硬拼,文三思深不可测,灵宫气势恢宏,刘天沐更有无敌之姿,要说这些人臣服真武夜王,陆隐还真不信。

但这种事真武夜王显然不会撒谎,一查就查出来了。

“怎么,不相信?”真武夜王嘴角上扬,不屑的看着陆隐。

陆隐沉吟片刻,抬头,“既然你是十决之首,是不是意味着我击败了你,我就是--十决之首”。

真武夜王脸sèyīn沉,没想到陆隐会这么想,他妄想以此打破陆隐心境,但这个人没那么容易对付。

真武夜王语气冰冷,“击败我?你以为我是蓝斯那个废物?”。

陆隐挑眉,废物?他还真不这么认为,蓝斯能在夜临下坚持,不被夜临击垮,证明他的jīng气神也不弱,即便无法跟真武夜王抗衡,硬撑还是可以的,而真武夜王的**力量未必经得住蓝斯的空空掌。

不过真武夜王最难对付的是心箭秘术,防不胜防,一旦中招等于必败。

影响战斗的因素太多了,真武夜王瞧不上蓝斯,陆隐也没有多说,就让他自大下去吧!

“找我不会就是说这些吧”陆隐道。

真武夜王脸sè低沉,将远处白夜族祖地石碑画面收入光幕,“看到石碑了吗?你的影像,排在第三位”。

陆隐看去,果然,他的影像排在真武夜王和灼白夜之下,这就是原净夜王说的证据,唯有进入传承长廊,领悟战技的人才能将影像出现在白夜族祖地石碑上,他从进入传承长廊的一刻就暴露了。

“你不奇怪灼白夜为什么会超越你,是因为你知道她领悟了夜尽天明吧”真武夜王道。

陆隐静静看着他,心中涌起强烈的不安。

夜尽天明是白王绝世战技,灼白夜领悟夜尽天明等于是白王一脉崛起的希望,而真武夜王,是夜王一脉的希望,两人是死对头。

真武夜王望向祖地石碑,“我给灼白夜承诺过,只要她努力往上爬,在石碑上的位置仅次于我,我就给她个机会替白王一脉获得ZìYóu,这个机会,她把握住了,知道她往上爬的意义是什么吗?”,真武夜王看向陆隐,语气傲然,“成为我,真武夜王的--妻子”。

陆隐脸sè聚变,渐渐发青,双手握拳,滔天怒火蔓延。

灼白夜有多恨真武夜王他清楚,如今居然要努力爬到这个人的下方,目标居然还是成为他的妻子,对于灼白夜而言,这是何等的可悲,宛如人生看不到希望。

比死还难受。

“很生气?很愤怒?哈哈哈哈”真武夜王大笑,心里恨畅快。

陆隐目光冰寒,“这就是你要的?”。

真武夜王咧嘴,目光残忍?“我要的?错了,区区一个奴隶,白王一脉的垃圾,真以为能成为我真武夜王的妻子?夺取夜尽天明的关键就是让修炼者心神崩溃,遭到极大的打击,我给灼白夜希望,然后,亲手打翻这个希望,这才是我要的,时间就在两个月后”。

“两个月后,我会在承诺解除白王一脉笼中术的一天彻底将她推入深渊,不止她,包括她的族人,父母,她所认识的一切,都要被推入深渊”。

陆隐头皮发麻,不可置信望着真武夜王,人怎么可以这么黑暗?

“七哥,弄死他,一定要弄死他”鬼猴大喊,它都愤怒到憋不住了,“本猴自诞生以来从没遇到过这种人,这个人太邪恶了,太无耻了,居然用这种手段对付一个女人,太可恨了”。

陆隐低着头,没有说话。

真武夜王还在肆意狂笑,“陆隐,我给过你机会,让你追随我,待我成为星辰五子的一天,你足以光耀宇宙,可你拒绝了,真以为一统外宇宙就能对抗我白夜族?就能拥有话语权?告诉你,你做不到,我要让你知道,你连一个女人都救不了,这个女人为了你暴露夜尽天明,将一族人推入深渊,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我要你看着她陷入绝望,我要你这辈子都在悔恨中渡过”。

真武夜王一字一句回响在陆隐耳边,他看到了灼白夜悲苦绝望的面容,那对双眸充满了对未来的迷茫与痛苦,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不是他,灼白夜不会暴露夜尽天明,不会成为真武夜王的玩偶,不会葬送一族人。

“七哥,别**想,与你无关,你救了灼白夜好几次了,你是因为她才去的焢星,你也是因为她才延缓逃跑时间,被真武夜王堵住,你不欠她的”鬼猴大喊,唯恐陆隐**想。

修炼者看重心境,一个人心境**了,他整个人也就**了。

这就是真武夜王的目的,他要扰**陆隐心境,还要将自己无敌的形象深深烙印在陆隐心中,更要将陆隐引去白夜流界,彻底解决这个隐患。

陆隐真的让他感受到危机,一个才修炼不到十二年的人就能击败十决,何等可怕,为了此人,他特意将时间定在两个月后,必须在去新宇宙前解决掉。

他从没为了对付一个人耗费那么大代价,连最重要的计划都说出来了,不过无所谓,两个月内灼白夜谁也见不了,谁也联系不到她。

没人能阻止他的计划。

星河旁,陆隐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鬼猴依然在大喊,“七哥,你不欠灼白夜的,别**想,等以后更强了再对付真武夜王,这家伙必须死”。

陆隐松开紧握的双拳,个人终端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通讯,他抬头望向星河,望向星河对岸,目光似乎跨越了无尽距离,看到了真武夜王,与真武夜王对视。

“不欠吗?错了,我欠她一个承诺,我答应过她,不管任何时候都要帮她解语一次,这个承诺,一定要还”陆隐沉声道。

鬼猴疑惑,“什么时候?”。

陆隐平静的离开了,生气无用,真武夜王是他必杀之人,这个人心思太黑暗,黑暗的让人恐惧。

灼白夜陷入了他编织的美梦里,这个梦越真,越美好,带来的绝望就越大。

陆隐不敢想象当真武夜王揭开这一切的时候,灼白夜会如何,正常人都无法承受。

两个月吗?时间得抓紧了。

陆隐刚返回真宇星,浣纱等人急匆匆而来,“殿下,火域,罗斯帝国,大虚魍龙一族,荀加,噩氓族,白夜族等内宇宙各大势力对外宇宙通告,说殿下您是第五大陆叛徒,但凡与您有一丝牵扯都是与内宇宙各大势力为敌,现在外宇宙各大疆域掌都人心惶惶,剩余原本要加入东疆的势力都退却了,还有不少西方疆域势力要退出”。

陆隐平静道,“对外通告,内宇宙遭受第六大陆入侵,资源损失惨重,必将劫掠外宇宙补充资源,东疆所属联军扩建,防御外敌”。

浣纱等人大惊,“殿下,这是真的?”。

陆隐淡淡道,“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相信,你们去处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