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问仙 > 章六十七 莫失莫忘,声声皆入愁肠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好啦!”

林辰伸手在冰灵儿的鼻子轻轻刮了一下。

“嗯?”

冰灵儿略带惊讶地睁开双眼,看着林辰,似是有几分的扭捏,带着几分的羞涩说道:“这……就这样呀?”

“是啊,我以前和妹妹老这样嬉闹,不然你以为我想怎样?”林辰笑道。

突然的,不知为何,冰灵儿的脸涨得通红,紧紧地抓住裙摆,狠狠地瞪了林辰一眼,转过身去。

林辰奇怪道:“怎么……啦!哎!你这丫头好好的怎么咬人了?”

林辰话音没落下,只见眼前少女突然扑上来,狠狠地在他的手臂上咬了一口,冰灵儿朝他做了个鬼脸,向那「貔貅」说道:

“小白,过来我这,别理那呆子!”

「貔貅」抬头望了她一眼,打了个呵欠,又趴在林辰的腿边,眯着眼睛,似是颇为舒适地恬瞌着,这无视的姿态,直把冰灵儿气的跺了跺脚。

林辰忍着笑意,说道:“小白?这不会是你给它取的名字吧?”

冰灵儿哼了一声,没有否认。

林辰大笑,摸了摸「貔貅」那大头,这头灵兽鼻子轻轻喷了几口气,似乎甚是好受。

“「貔貅」乃上古五大瑞兽之一,被世人视为吉祥的象征,旁人供奉它都来不及,你倒好,还唤它做小白,呃,不过这名字还蛮贴切。”

林辰看着小白那浑身灰白的毛发,白色的皮毛璀若雪华,摸上去,煞是光滑。

冰灵儿嗔怒了一会,此刻听得林辰这话,似乎忘记了生气,不禁好奇道:“上古还有五大瑞兽啊?还有那些啊?”

林辰随手摘了一片竹叶,拨弄了几下,说道:“除了这貔貅,还有凤凰,神龙,麒麟和玄龟,传说这些荒古神兽,寿逾万年,却是无人得见,所以啊,才有那么多神话传说流传于世,大多都是世人臆想创造出的。”

说着,林辰心中一动,又想道:“那头荒古凶兽倒也算神龙吧?或许是妖龙,呃,青鸾似是上古神鸟一族,还有鲲鹏,算上【147小说 更新快】眼前这貔貅,我所看过的荒诞之灵倒是不少……”

这般想着,林辰把竹叶轻轻放在嘴边,一阵清美悠扬的音律回荡在这幽清的竹林之中,声音初不甚大,却胜在悠长,冰灵儿只觉入耳有说不出来的美妙,本来凄美的曲子,由竹叶吹奏出来,却另有一翻韵味。

冰灵儿眼中晶光闪动,羡慕着看着林辰,道:“你怎么懂那么多东西的呀,这个叶子怎么弄出声音的,教我。”说着,她也摘下了一块竹叶,学着林辰放到嘴边,吹了几下,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一曲终了,林辰方笑着指点了冰灵儿几下,这少女天性聪慧,没多久便懂得这竹叶吹奏的窍门,可是却吹不出林辰那般充满深情的律感。

“呐,你刚才吹的那曲子叫什么啊?”

“莫失莫忘。”林辰霍然抬头,仰望着遥远的东方,良久之后,方道。

冰灵儿默默念了几声,只觉心头忽然一阵莫名的惘然,默然向眼前年轻人的背影望去。

此刻的他,便是那身影,仿佛也有几分萧索。

她默默看着,怔怔出神。

“林辰,你想离开么这里?要不我去偷……”

林辰轻轻摇头,打断了她的话,突然笑道:“我林辰大好男儿,岂能言而无信。”

“对了,你今天来找我什么事?你师父又罚你抄经文了?”

“没有啊,今天冰河长老又提议阁主选任大典,师父不喜,在广寒宫和他争论几句,弄的不欢而散,人家看师父生气,不敢去打扰她,左右没事便来寻你了。”

冰灵儿说着,脸色带着担忧之色。

林辰一怔,这一年半的时光里,从冰灵儿的话中,他或多或少,也算对冰岚云阁稍有了解。

冰岚云阁自一代阁主凰冰岚突然失踪后,阁主一位便一直空了下来,数千年下来,阁中亦渐渐分出男女两个派别,一个便以冰灵儿的师父怜星宫主所掌控的星月神殿为主,另一个便以冰河道人所掌控的凌云阁为主,这两大派别,素来意见不合,但凰冰岚在位之时,冰岚云阁大小事务多以星月神殿为主,是以她失踪后,这个传统亦延续了下来。只是这么多年下来,凌云阁弟子渐多,阳盛阴衰,隐隐压了星月神殿一头。

恐怕是那什么冰河长老自己想当阁主吧,林辰心中暗暗忖道。

本来男子修仙,便比女子有先天的优势,在修仙界中,男子具七宝,女子有五漏,男人修仙易,女子修仙难,这是整个修行界都公认的事实,凌云阁男弟子众多,那冰河长老盛气凌人,亦是无可厚非之事。

“那你师父打算怎么办?”林辰问道。

“师父什么话都没说,只嘱咐冰兰师姐再广派人手,去找寻那「冰魄神光」的下落,这也是我们不争气,若我们多几个丹道期的弟子,又怎么会怕凌云阁!”冰灵儿扬起拳头,愤愤不平地说道。

林辰心中嘀咕,先不说灵煞的重要性,若丹道期是那么容易便能过去,那岂会被为玄门划分为仙凡三大分水岭之一,玄门之中,从来不乏惊世之材,却又有多少人,陨落在这一道坎上,即便大如蜀山之上古神宗,丹道期的弟子,亦不超过百人,这里便可看出这仙凡三步中的第一步,这是多么难迈出。

看着眼前的少女那无不担忧之色,虽然她有着那惊人的忘道期修为,但整个星月神殿能有多少个冰灵儿?

林辰想起那个高贵如女神的女子,虽被她强行留在冰岚云阁之中,但也没约束自己的自由,而眼前的少女,更是把自己当做能说话的知心人,思索至此,林辰不禁叹道:“别想那么多了,怜星殿主修为天人,我看那冰河长老亦不敢拿星月神殿怎样。”

“嗯。”

冰灵儿应了一声,又道:“你今日要把这柴薪送到杂事房吧,我和小白陪你去吧。”

……

路上,林辰看着那因驭满柴薪而极度不满的小白,脸色无不古怪,再看那个少女,在它那巨大的身躯旁蹦蹦跳跳,一边说道:“小白乖,等下就叫你林辰哥哥弄点好东西你吃~!”

林辰一拍脑门,怕是你自己嘴馋吧,自从那次给冰灵儿尝过他那手烧鸡的绝活,她便惦记上了,天天馋着要自己弄给她吃,还时不时带着食材过来,每次看她那狡黠的笑意,这食材恐怕不知道在哪顺手牵来的,而且看着小白那委屈的神色,林辰顿觉好笑,这让上古灵兽,更是护宗之兽驭柴之事,在修仙界中,恐非空前,也是绝后之事了。

“喂,灵儿啊,你若是有心帮我,直接用真元帮我运过去不就了得了么?”林辰无奈道。

冰灵儿白了他一眼,不满道:“你说的倒是好听,让人看到我驭着一堆木头御空而行,不笑话死人,给师父知道了,又要罚我抄上不知道多少遍经文了。”

林辰又好气又好笑,心中暗忖,让你师父知道你让「貔貅」驭着一堆柴到处跑,恐怕罚你罚得更重。

在这条蜿蜒而上的山道之上,林辰走在前面,听着身后少女那不时传来的银铃一般的笑意,响荡在这片青天白云之下,不觉心中一暖,仿佛,时光又回到昔日的忘尘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