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问仙 > 章三八八 轮回奇术,狂恐幽明一剑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云海之上,风云汹涌,天地肃然,仿佛其间有什么东西,在挣扎咆哮,横空出世。

云海之下,罗浮四百八十寺,一片茫然,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之下,只见得大佛头顶之上的黑暗深处,忽地腾起一道璀璨耀眼的金色光芒,逐渐明亮,逐渐粗大,到后面化做一片无比巨大的白炽光影,轰鸣声中,直冲上天,刺入云层之中,刹那间将天上地下照的明亮无比,众人这才看的真切,那片巨大的白色光影,竟是一朵栩栩如生的佛莲。

梵音寺中,几乎所有人都被这天地奇观震慑,一时竟忘了大敌当前,纷纷昂首观望,只见那朵白莲越来越是耀眼明亮,到最后几乎不可目视,片片如玉似的莲瓣飘在风中,倾情绽放,每绽开一片,都仿佛在展现一门佛家妙法,每一片莲瓣都仿佛蕴藏着一个清静的佛光世界,天际风云翻涌更是激烈汹涌,围绕着那朵佛莲急速旋转不已,形成了一个被佛光照得透亮的巨大云漩。

如此夺天造化的妙境奇观,直让人看的目瞪口呆,不知哪一个老僧哆嗦着匍匐在地,泪流满面,朝那尊佛像嘶声竭底叫喊道:“我佛显灵!佛迹降世啊!这是那朵名为大千世界的花啊!”

众僧人皆惊,怔怔失神,恰好一道雷电划过天边,张牙舞爪的光蛇把整个天地映得顷刻微亮,众人正盯着的方向视线中,只见得那尊人间大佛安静坐立在云海之间,在电光的映照下,那本来变得滑稽的佛容,在云雾飘渺间,竟似露出了一丝慈悲笑意。

佛祖石像横亘天地中,高大无比,左手单掌合什停在胸前,石指尖端足能容百人降落。

而佛祖石像的右手正对着云端之下的红尘俗世,拇指与食拇似触未触,作拈花姿态,据梵音寺的老前辈说,这尊当年倾数代之力所修的佛像,正是以昔年罗浮最高峰金刚山为体,以昔时佛祖拈花一笑为形所雕出来的,然而这尊佛像太高太大,终年被云雾所绕,除了当时参与修筑佛像的人,几乎没有多少人能有幸见过大佛那隐藏于云海深处的佛容笑意。

但这并不妨碍众人对佛祖的敬畏崇拜,这尊大佛修成之后,经过千万年下来一代又一代人的顶礼膜拜,不知不觉间早已成为梵音寺门人心中的支柱。

很多人都曾经在想,若这尊佛祖石像真能拈一朵花,那必然是世间最大的一朵花。

佛经有记,昔时佛祖拈花,从一朵花中便能悟出整个大千世界,既而步往极乐净土,涅槃而去,佛祖就是佛祖,谁人能有这样的境界?

听到那名老僧疯癫一般的话,无数人身子一震,看到天边那朵不胜人间的净莲,不约而同下意识的就跪了下去,叩头便拜,此情此景,不是佛祖显灵,垂怜他们罗浮佛宗,还能是什么!

然而,众僧人弟子欣喜若狂的表情还没持续一会,忽然慢慢僵住了,眼中骇然之色渐盛。

云天上,只见那朵佛莲光影的绽放之势缓缓停歇了下来,万众瞩目之下,那随风飘曳的莲瓣,一片接一片的染上了黑夜的颜色,清净的佛光,也一点一点变得浑浊,只不过一会工夫,刚才还惊天动地、叱吒风云的景象,便仿佛如月渎一般,片刻耀眼的光明过后,却是比刚才更深邃的黑暗遮掩了大地。

看着天地间这一幕的瞬变,人们用了很长时间才从震惊中苏醒过来,惊恐莫名,如见鬼一般,那老僧表情痴呆,张大了口,老脸上那挂着的又哭又笑的虔诚模样,顿时变得那般滑稽可笑。

……

雨下的越来越急,佛顶周遭一片死寂,除了雨声,什么都听不到,地面上处处被震开的裂缝,渐渐被雨水填满,积起处处高低不平的水洼。

燃苦大师等人望着天上那朵巨大墨莲,还有那个正慢慢从墨莲中心成形的人儿,面色凝重之极。

任他们修行道行如何高深,见识再怎么广大,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诡异的佛法,或许那已经不能说佛法了,说为邪法更为适合。那一朵诡异万分的白莲,竟以光明为养分,绽放出一片夜色来,而那片诡异夜色之中,下一刻竟有一团妖气慢慢成形,现出那一个少年的身影,就如从九幽中轮回新生的宠儿,浑身上下笼罩着一片阴寒幽深的气息。

巫帝站在墨莲之上,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慢慢握紧拳头,然后又缓缓松开,仿佛这样要用尽全身的力气,半晌后,他疲倦的微笑了起来,过往的那些杀戮与戾气,似乎在这一刻过后再也不曾存在过他的身上,他的眼光,忽然望向那遥远的南面深处那一片十万群山。

不知那里,是否也有个曾经的灵魂,依然在静静看着他?

场上的人,目睹着诡异万分的一幕,竟是一时震慑,自从这这位祖师现身以来,所施展怪异奇术尽是场面浩大,震动人心,不知其这次又施展什么异术,一时间竟是无人敢轻举妄动。

但净空等一众二代弟子心中却是越来越焦急,看四位师尊的苍白无力的面色,显然师尊他们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是主持方丈,为了留下巫帝,先前布下「大藏明王结界」,便几乎耗去了一身功力,后来佛光大阵被破,那股巨大无匹的反噬之力,燃苦大师更是几乎独自一人揽下了绝大部分,能勉强站起来,谁也看得出这位老人在靠仅余的一口气苦苦支撑着,可若再这样撑下去,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一念及此,净空大师兄和净明等几人相互对望一眼,点了点头,深深吸了口气,身上淡淡佛光腾起,就要出手拼命。

可就在他们方纷纷祭起各自法宝的时候,就在这时,却见眼前一花,一道身影冲天而起,快的连肉眼也几乎跟不上,众人心中一惊,定睛看去,正是林辰,空中自巫帝那朵墨莲上腾起的诡异凶恶的黑气,看去对他竟似根本没有丝毫的伤害,只见他面色肃然,眼神冰冷,目视前方,手中长剑此刻赫然已是幽光尽复,酝酿已久的似山剑意在这一刻尽情斩出,半空中一瞬间竟是凶光如海,伴随着那一声期待已久的狂野怒吼,转眼淹没了那一个少年身影所在。

无论是大佛头顶的一众人,还是地面上茫然远眺的人,在后一刻反应过来时,几乎都忍不住惊呼而出!

那一剑如自天外来,冲大佛而去,剑光奔涌的速度太快,快到根本看不到剑体,只能依稀看到一道桀骜不驯的幽光,破云裂空,根本不屑于隐藏自己的声势,化作的一道凶戾无比的煌煌剑芒,无匹无对,劈向了那朵巨大的墨莲。

墨莲之上,巫帝面色越发的苍白疲惫,只有他的眼神之中依旧淡漠如常。不过当他的目光看到这一剑的时候,终究还是微微动容,低低的咳嗽了一声,随后没看他有什么动作,那个颠倒了的佛家真言再次出现在他身前!

「卍」!

那一道狂烈暴戾的剑芒,已然势不可挡地斩下,两股同样诡异散发着幽煞气息的真力,甫一相撞,轰隆一声大震,瞬间煞气冲霄,气浪如潮涌,诡异的幽光照亮了半个天际。

苍天之下,半空中那两个人影散发出来的幽煞异光在越来越暗的天幕下越发桀骜显眼,凝而不散的疯狂凶煞气息,直冲九天,几乎就在片刻之后,天际雷声隆隆,云涛中一开始有电芒窜动,似天心已然震怒。

直觉一股恐怖如被无上凶兽盯着的冰冷气息,冷冷地扫过大佛头顶这片天地,刹那间云雨翻滚,狂风退让,众人为之色变,一时间竟似身陷冰窖,一股深寒直从脚底冒起,蔓延全身。

“好可怕的煞戾之力!”佛顶上众人在四周气浪冲击下,连连后退了几步,面色煞白,尤其是净空大师兄,更是倒吸一口凉气,那把剑的可怕之处,早在林辰从静念禅院中入定醒来,他便体会过一次,可没想这一次被林辰真正催动起来,竟还远远超出了他的意料,难怪当时那把剑倒插在大雄宝殿之上,整个梵音寺上下无一人能把它拔起。

再看云端那头,只见林辰持剑斩在那个黑色真言之上,两人看似在僵持着,但片刻后,已见端倪。

那个颠倒的「卍」字真言,忽然响起了一声轻轻的微响,众人眼中骇然,在林辰剑光的威力下,只见得那诡异的真言竟慢慢出现了一丝裂缝,而后面那个少年,眉头一挑,微微眯起了眼睛。

下一刻,万众注目之下,一道金色的、庄严的光芒,悄悄迸发,伴随著一道青色的光芒,赫然从林辰周身上下绽放,映亮了他的脸庞,两种奇光交织一起,于半空中,缓缓现出了一个奇异的图印。

明明是梵【147小说 更新快】音寺中象征着大梵天般若涅槃光明真意的「卐」字,随即,彷佛就像与这个佛家真言共生一般,在「卐」字后面,隐约又出现了一个青光闪烁的乾坤八卦图案,两个本代表着佛道两家截然不同的真法印记,这一刻竟完美地相互嵌合在一起!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怔怔地望着那一个奇异图案光影,心中一片茫然。

只听云天间一声狂啸,在众人骇然的目光之下,巫帝身前那个黑色真言,终于承受不住那股无穷剑威而尽碎,那一道煌煌剑芒,瞬间轰落,淹没了一切。

这电光石火之间,竟是再也没有一丝声响,众人回过神来,屏息相望,冷汗直下,谁也没想到林辰竟能与巫帝斗法斗到这等地步,生死似已在呼吸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