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问仙 > 章三一五 一望六千年,三千神佛天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风云之上,冰怜星面色煞白,连持着冰魄龙皇剑的右手,覆上一层冰霜之中,竟隐隐也有些颤抖起来,冰魄龙皇剑清锐无匹的剑光,生生地停在眼前这人指间,再也不能前进半分。

她冷冷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年,少年同样注视着她,脸上有疲惫之色,却很是平静,他捏住那柄荒神古剑的手掌不动如山,就似过往无数孤寂岁月中,伸出手去捏住了风霜雨雪一般。

此刻,远处人群一片鸦雀无声,人人震容,面色发白,刚才那惊心动魄蕴藏无上真力的一剑,直看的人人是目眩眼花,难以自禁,但众人却是万万料想不到,便是冰岚云阁这位手握荒神古剑的前辈,竟似还奈何不了眼前那个绝世妖孽,难道,这一场浩劫当真是无法阻止了么?

天上地下,一片死寂,难以言喻的无力感,似也笼罩在每一个人的身心之上。

巫帝笑了笑,目光落到指缝之间,那里停着的剑刃仍闪烁着慑人寒光,剑气割裂了他手上肌肤,有殷红鲜血缓缓从白骨外露的指节上流淌下来,他注视着手上许久,又缓缓抬头向前望去,此刻剑光缓缓消散,前方这个女子亦冷冷注目于他,看她脸色,似乎情况也好不到哪去,正有一抹血丝,慢慢从她嘴角边流了下来,只是这女子神色间透出来的寒意,却是丝毫不变,古剑异光倒映着她的脸庞,有说不出的凛然之感。

巫帝默然片刻,目光再次落到那柄古剑身上,眼中忽然异芒炯炯,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淡淡道:“快六千年了吧,能再次看到这一柄有着不屈龙魂的奇剑,真是难得,你能驭着这把剑支撑到现在也未见颓势,不愧是她的后代传人。”

冰怜星怔了一下,眉头一皱,只冷冷看着他,并不说话。

少年也不在意她略带惊异目光,自顾笑道:“记得当年也有很多人来杀我,却没有多少人能走到这里,后来那几个封印我的人,其中便有一个手执这把剑的女子……”说到这里,他微微叹了一下,似有几分怅然唏嘘,不知为何忽向远处那个蜀山少女看了一眼,脸上忽有一丝异样之色。

冰怜星心中一震,六千年前拿着冰魄龙皇的人……难不成这妖孽口中的女子,竟是冰岚云阁的师祖凰冰岚不成?

微一沉吟,她咬牙一声清叱,振臂处漫天剑气颤动,古剑猛然挣脱了巫帝的手,冰怜星凌空后退一步,凛然道:“妖魔外道,既知我阁祖上神威,还不束手降服!”

这时,身后正道一众年轻人也缓了几分元气,驭剑飞来,立到冰怜星身后,面色凝重,全身戒备,盯着前方这个端坐在莲台上的少年,以及他身后那尊巨大的,被剑气摧毁得布满深深的斩痕的般若大佛法身虚影。

巫帝凝望这群人半晌,忽地摇头一笑,眼中尽是漠然之意,道:“你们还不懂么?”

众人皱眉,却见得少年忽然举起了那只接住「冰魄龙皇」的手,然后在他们惊愕眼中,那白骨外露鲜血淋漓的一只手掌,竟缓缓自愈起来,片刻后便似从来没有受过伤害一般,恢复如初。

几乎所有人都是心头一跳,受了冰冷星那惊天一剑,这妖孽周身看去,竟连一处的伤口也没有,他们还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诡异的真法,谁都知道,便是佛门修者金身再怎么强悍,也终究是**凡胎,受到超过自身肉身强度的打击,也会承受不住而崩溃,就算这妖孽道行再怎么深不可测,受了冰怜星驭起冰魄龙凰的那一剑,也不可能尽然没一点事吧!

偏偏这样的事就发生在眼前!

再想到先前凰冰璃集陆雨晴、燕若雪之力所引落的九霄神雷,明明看着这妖孽在那样天地神威中灰飞湮没,可一转眼又复活了过来。

难道这家伙,竟拥有那些从来只流传在神话中的九天神魔的不死之身不成?

这个荒谬的念头,此刻竟不自禁的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升起,林煊他们一众年轻人忍不住相互对望了一下,都是发现对方目光中骇然之色,一时面面相觑,如此几若神明的佛法神通,就是他们身为修道之人,亦当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中土千万年修行界下来,真的有这等夺天造化怪异绝伦的真法奇术么?

便是一旁的冰怜星,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愕然地望着前方那个轻描淡写挡住她全力一剑浑然无损的少年,似想到什么,脸色仿佛又苍白了几分,莫名寒意涌上【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心头,嘴角微动,心中暗忖,“金身虽碎,真法犹存,莫非这便是传说中佛家的不灭金身?”

巫帝冷笑一声,脸上疲倦之色更浓郁些,看去似已历尽了沧桑的男子,默默仰望天空,淡淡道:“现在明白了么,你们根本杀不了我,这世间也没有任何东西能杀得了我,除非你们有人有能耐能颠覆造化,或许还有希望,只是,这个世间,还有这样的人么?”

言语方落,庄严金光已生,但见他三指笔直竖立如山,赫然结成了一个佛家正宗金刚法印,那尊般若大佛竟一下子分散化成为无数金刚佛陀,枯坐四方,如满天神佛结成法阵,一时间低低沉沉的梵音妙音从天边升起,庄严到极点,身临其境,便似走入了佛之国度一般,那少年坐在法阵中心之处,法相气度庄严肃穆,赫然如西天佛之老祖!

眼见得如此惊心动魄的异况,众人心中凛然,再无半分迟缓,纷纷出手,剑光化虹,法宝纵横,向着巫帝扑去!

巫帝平静地看着众人,摇头一叹,在无数梵唱之中,身坐莲台中,八风吹不动,身上扩散出去一层又一层的佛光,这些光环仿佛涟漪一般不住的往外扩散,顿时将四面八方而来的攻击挡在身外,还没等众人惊骇,但见他口诵真言,早已作结的法印随手掌缓缓推出,五指似山,金光掌印瞬间放大,刹那间天地间风云变色,所有的光线都仿佛聚集到了那真言大手印上,这一推之力,看似缓慢,竟给人以凝重无比之感,赫然是佛祖当年化作天尊明王降魔伏妖之佛威!

漫天炽烈的佛光仿佛要刺透一切沉沉黑暗天幕,一下将四周狂风都挤压得向四面涌去,宛如凶猛奔腾的洪流,朝着众人冲去!

众人心中骇然,哪里敢接这般可怖的光聚佛顶的大手印,正要四散开去,以避其锋,赫然发现,无论他们退到哪里,那掌印竟似无处不在遮天蔽日一般,依旧沉沉压来,避无可避!

慕容龙幽这些正道年轻人何等机警,一发现如此状况,顿时迅速汇合一起,纷纷以法宝刺天,以集众人之力抵御这道无上佛法。

说时迟那时快,巫帝所打出的这记真言大手印转眼已在众人头顶轰然落下!

天地风雨一阵摇曳晃动,满天法宝神光动荡不止,众人只觉头顶那股压力直如沉重大山当头压力,只一个照面,顿时被轰得倒飞了出去,血气翻涌不止,脸上面无人色,虽说在场众人也算是修道有成的人,远非世间凡人可比,但如此佛法,已然超远他们的境界,在这佛怒一击之下,任何的抵挡都是可笑的。

眼看众人都要被这真言佛印所覆灭,在这危急关头,但见冰怜星冰魄龙皇古剑霍然倒悬,口中同时一疾,原本苍白的容颜上瞬间涨红却回复苍白,如此急速反覆三次,见得那柄桀骜古剑异芒暴涨,如长鲸吸水一般,瞬间神光万道,横在面前,凝做惊天剑壁,与那遮天蔽日气势迫人的佛家大手印僵持下来!

只是没到片刻间,便见冰怜星身子忽地摇晃了几下,又缓缓站稳了身子,众人不由得惊叫出来,此刻这位前辈的虚弱,却是任何人都能看出来。

看着冰怜星凌空渐渐后退的背影,冰灵儿面上悲戚,师父早前就与那蛮荒妖祖拼了个两败俱伤,又几度为了护着他们元气大伤,纵使师父道行再高,这样情形下,又能支撑得了多久?

一片沉默间,凰冰璃皓齿咬唇,向身旁蜀山燕若雪等人凛然道:“你们把真元都渡给我!”

“师妹!”林煊等人怔了一下,已知其意,陆雨晴第一个叫了出来,苦涩道:“你再让太初出鞘驭雷,只怕第一个死的便是你!”

凰冰璃深深呼吸一声,也不说什么,手上太初清啸一声,便要出鞘,然而秋水般的剑刃还没出鞘道一般,忽然身子便如证了陆雨晴的话,再也承受不住神剑的灵力,脸庞瞬间一白,血气上涌,忍不住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众人一惊,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但见四方梵唱更响,激荡人心,金光深处,彷彿还有人深深喘息,忽的一声怒吼,那真言大手印光芒更盛,如巨渊的惊涛骇浪,一波比一波的浪潮还要凶猛。

冰怜星只觉得体内气血翻涌不止,一股杀戮戾气更是从手上传来,如欲冲破胸膛一般,难以压抑,这短短一瞬间,身前剑壁已是出现了无数条龟裂缝隙,眼看就要抵挡不住这无上的佛家真力。

天地深山,一片死寂,在这绝望的气息中,仿佛已经无法呼吸。

终于一声闷哼,七彩剑壁瞬间崩溃,化作点点神光消散空中。

难道一切都结束了么……

众人看着这迎面扑来横扫一切睥睨世间的力量,怔怔地想着。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所有人忽然浑身一震,但见一个衣衫飘飘的熟悉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半空之中,挡在冰怜星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