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问仙 > 章三十 神宗魔门,蜀山一法六诀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听得林煊此言,聂阳的脸色缓了过来,狠狠的丢下一句:

“哼,如有差池,后果自负!”

五道霞光,冲天而起——

湛蓝天际之中,林辰,双手紧抓住兴奋的手舞足蹈,大呼小叫的小女孩儿的双胁,时而举过头顶,而脚尖,却是轻点剑身——或倒飞,或翻腾,做着各种各样高难度的飞行,而紫霄银月的速度,却丝毫不比他们差。

看着他们兄妹俩的欢声笑语,陆雨晴不禁叹道:

“林师弟这一手御剑术,当真炉火纯青,我看蜀山之中,也罕有弟子可比,他和那小女孩儿,感情还深厚的。师妹,他御剑的姿势,倒是和你一样,足尖点剑,颇有上古剑仙遗风。”

凰冰璃默不作声,一对明净透澈的剪水明眸中,映着飞速倒退的浮云,和前方玩得不亦乐乎的兄妹俩,让人猜不透,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我不如他,御剑术上。”,林煊随手施了几个定风咒,坦然说道。

倒是一旁的聂阳,不屑的说道:

“旁门左道,浮躁之极!”

“哦?这么说,聂师兄的意思是,我蜀山的御剑术是旁门左道?”

“……这,当然不是了,我是说那小子,不好好专修有用的道术,却把精力浪费在这里。”

“聂师兄的意思是说,蜀山闻名天下的御剑术没用?难不成你不知道,御剑术,除了御剑飞行,更是蜀山弟子的掌握剑道的重要基础之术么?”

“这……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了,哼!”

聂阳一时理屈,无言以对。

陆雨晴对聂阳的所作所为,丝毫没有好感,当下听得他对林辰评头论足,却是再也忍不住,针锋相对。

聂阳偷偷看了凰冰璃一眼,看的对方丝毫没有动容,心稍安定下来,尽管心中对陆雨晴极度不满,但他却不敢表露在外,生怕给心中伊人留下不好的印象,要知道,在场几人,门中辈分却是一样的,同为各脉的入室弟子,蜀山年轻一代弟子中的翘楚,陆雨晴乃凰冰璃的二师姐,更是她为数不多的闺中密友。

陆雨晴没有再理会他,突然加速,追上了前方的林辰,和他并驾齐驱。

“林师弟,你倒是玩的蛮开心,你这一手可真绝顶,不是御剑术到了极深的造诣,可达不到如此灵活的境界,要知道,同门之中,多数人都只是把御剑飞行,当作普通的飞天代步之术。”,陆雨晴笑道,她却是不知,林辰的御剑之术,源自燕惊尘的剑道,乃燕惊尘亲自所授,不像一般门中弟子,在御剑阁中由长老授得。

林辰让小晨曦坐在肩头之上,侧头笑道:

“呵呵,师姐有所不知了,儿时,我最羡慕的,便是民间市井传奇中流传的,蜀山酒剑仙,御剑乘风,千里之外,谈笑间,妖魔灰飞湮没,逍遥三界御剑仙,如今学得御剑术,自是圆了儿时心愿。”

“难怪!”

陆雨晴不禁哑然失笑,顿时觉得这个师弟不仅人长的秀气,而且可爱无比,随即说道:

“师弟可知酒剑仙真的存在,而且在蜀山还是赫赫有名?”

“呀?真的有这号人物?”林辰不禁大讶。

轻轻的收了收被风吹得猎猎作响的衣裳,陆雨晴白了他一眼,道:

“你呀,还说是蜀山中人,连蜀山的历史都不甚了解,酒剑仙司徒尘,乃蜀山第三代掌门之弟,亦是蜀山有名的‘酒长老’,他天生嗜酒,对修仙之事不甚感兴趣,却偏生炼的一身绝世修为,喜好混迹在凡世市井之中,行侠仗义,嫉恶如仇,在民间声名极大,世人皆称,这才是真正的剑仙风范!那首著名的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诗辞,便是当年民间一个著名的诗人,因欣敬酒剑仙生平英迹,为之所作。”

林辰听的双眼发亮,儿时经书神往的对象,他原本还以为,这是民间对蜀山中人神化所捏造的人物,却是没想到竟真有其人。

“那蜀山如今的玄霄子真人,是第几代掌门了?”

“蜀山,建派于洪荒后期,乃上古得以传承下来,为数不多的神宗魔门之一,如今蜀山掌教玄霄子真人,乃蜀山建派至今第十代掌门。”

林辰大讶,虽然早知道蜀山的声明,千古流芳,却是没想到历史如此悠远,难怪蜀山至今屹立在玄门的顶端不倒,上古至今,有多少多不胜数的宗门流派,湮没在茫茫的岁月之中,按民间的说法,百年为朝,千年为代,而蜀山,却是至少经历了十数个朝代之久。

林辰曾熟读世间罕有的《荒诞经》遗本,对上古一些秘辛,倒是知道得不少,【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上古时期,在人类和魔族,荒兽尚处于和睦的时候,“妖”这个概念并不像如今这样深入人心,它们不过是山间野兽,精怪魑魅偶得日月精华,开启灵智,无意识自行修炼的生灵,又或者是荒兽与人类,魔族交.合后的后裔,因血脉不纯,样子,能力也千奇百怪,故称“妖”。那个时代,修仙炼道者,多不胜数,到洪荒纪元,更是达到一个鼎盛的状态,那时候还没有正邪之分,门派之别,于是,便有了大贤能神通者,也就是后世民间神话中所记述并加以神化的上古神仙之流,开宗立派,百家争鸣,这便是所谓的上古神宗魔门。

然而,在神魔之战后,这些神宗魔门,却陨落的十之仈Jiǔ,余下的更是湮没在茫茫的岁月之中,只有一些极少数的宗门流派,得以幸存,传承至今,无一不成为玄门中的万古巨头。

他却是一时没想到,蜀山便是那极少数没有被岁月湮没的神宗魔门之一。

“世上除了蜀山,可还有其他上古宗门的存在?嗯,四大玄门正宗,齐名已久,应该都是吧。”,林辰说着,突然想起那日离别之际,老头子曾提过他的来历,太始门,不知道,那是否上古神宗魔门之一?

陆雨晴却是笑道:

“世上所能已知的上古宗门,便只有四大玄门正宗中的蜀山、昆仑、罗浮梵音寺,和那一直与玄门为敌的妖皇宗,而处在北荒的冰岚云阁,却是数千年前骤然新兴的神秘宗门,它的实力,虽稍逊三大正宗,但在天下玄门之中,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神州浩土,广瀚无边,因其东、南、西三方恰好都有一个玄门巨头屹立着,是以人们便把远在北荒之地的冰岚云阁,称作第四玄门正宗。”

“冰岚云阁虽说新兴宗门,实力却能和三大巨头媲美,当真不简单。”林辰若有所思的说道。

陆雨晴突然驱剑靠近与他并排而立,凑在他另一耳边,盈盈说道:

“我倒是没问你,如何认识我师妹的?以她的性格,居然会帮你说话,实属难得。”

林辰虽然生性旷达无忌,但此刻还是第一次与女子如此亲近,当下表现,却和一般少年无异。而且陆雨晴双十余妙华,丰姿绰约,正是花信年华,其成熟,不是他平日熟悉的,青涩的明筱倩可比的。

轻言细语,在耳边悄悄响起,香风如芷,林辰不由得的脸色一热,待听清楚他的话,却是想起之前凰冰璃质疑的神色之态,苦笑道:

“我林辰不过无名小辈,如何荣幸,认识声明绰约的凰师姐,她不过是认识我的妹妹而已。”

说着,把正在坐在肩头,眼睛滚滚不知思索什么的小小女娃拿下来。

看着小晨曦那纯真明媚,粉妆玉琢的玉脸,陆雨晴不禁叹道:

“晨曦妹妹的无邪笑靥,难怪连师妹也为之动容。”,她亦是心思通达之人,对于晨曦和他的关系,虽有疑问,却是看出林辰似乎有难言之隐,也不好过问。

侧脸看到少年脸红赤热的模样,不禁哑然失笑,这师弟,还当真羞涩,当下不禁生出逗弄之意:

“那要不要师姐,给你创造机会,认识凰师妹一番?要知道,这可是旁人求之不得的美事!只要你换我一声姐姐。”

说着,眼角瞄向身后那个,神色飞扬跋扈之人。

林辰苦笑的摇了摇头,突的心中一动,说道:

“未知聂师兄在蜀山中的情况?”

陆雨晴娇憨的白了他一眼,嗔道:

“叫我一声姐姐有那么难堪么,要知道,我起码比你年长三、四之数,蜀山中不知有多少年轻弟子盼着这个美事!”

林辰大汗,看着眼前师姐的不依不饶,娇音萦萦,当真芳菲妩媚之极,略微尴尬的说道:

“呃,陆姐。”

顿时,喜笑颜开,陆雨晴咯咯笑道:

“算你了,林弟弟,你说那个聂阳啊,在蜀山弟子中,亦算稍有名气吧,焚阎峰八个入室弟子中排行最末,最重要的是,他乃焚阎峰首座聂慕枫的爱子,手下那把南明离火剑,虽不及你那把的紫霄银月,但在蜀山之中,亦是人所皆知。姐姐观他为人,心胸狭窄,之前师弟和他有过过节,倒是要小心了。他的修为,有剑典十重天的道行,一手千幻流光剑诀,倒是不弱。”

林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突的皱眉,“千幻流光剑诀?”

陆雨晴顿时一副被他打败的俏样,冰肌玉指,轻点林辰的首额,“你啊,连蜀山著名的一法六诀都没听过么?”

林辰微微汗颜,在忘尘峰,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对蜀山中事,自是不曾理会过,燕若雪等人,自是以为他知道,因为每个蜀山弟子,无一不以自己的宗门感到无上荣光,对门中之事,自是了如指掌,林辰这个入室弟子,真可谓独一无二了。

“一法六诀,乃蜀山闻名玄门的无上神通道诀,一法自然便是蜀山的大道直指通明剑典,在如今玄门普遍修炼真元的真法之中,乃赫赫有名的存在。六诀便是蜀山六脉的赖以著名的剑诀,分别是离戈峰的挑月连城真诀,惊神峰的净莲无影真诀,冰月峰的玄霜妙华真诀,焚阎峰千幻流光真诀,忘尘峰的碎天裂剑真诀和大衍峰的斩鬼惊雷真诀,你可要好生记得。”

“是,陆姐…”林辰暗叫惭愧,幸亏今天陆师姐告诉了他这些,不然以后被外人问起来,自己答不出,闹了个大红脸,可丢了忘尘峰的脸了。

……

※※※

第一卷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