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问仙 > 章二三四 兰陵镇,清风夜放花千树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穿云破雾,幽光如虹,飞驰而过,几个错落之后,林辰在空中凝目向前方望去,远离了那绿水青山的数里外,正有一个小镇,看去规模虽然不大,但夜色之下,灯火通明,隐隐的看到小镇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似乎甚是热闹。

心念间幽煌减缓速度,缓缓在小镇郊外一处偏僻之地落下,林辰从「须弥芥子」中取出一件破旧衣裳,把幽煌重重包住,扎在身后,才招呼了一旁等候着的阿狸,沿着小道向小镇的方向走去。

数日前从剑冢裂缝出来之后,林辰原本还以为剑冢连通外界的出口,便是在蜀山后山那里,却没想到他们会出现在远离蜀山地界千里之外的一处山脉之中,这造化之奇,实在让人费解,这几天他们沿着山势走向走着,偶尔经过一两个小村落,却都少有人烟,这时看到了这样一个小镇,倒也让人精神一振。

虽然此刻天色已晚,但来往商旅挑夫却是不少,两人走到近处,人声渐渐大了起来,入得小镇之中,但见到处都是屋舍檐宇以及商铺店肆,街道与街道之间,每过一段路,边上都有花树林立着,两两枝干之间绳索相连,上面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灯笼花灯,夜风吹来,玉壶光转,便如吹落星雨一般,美丽异常,路上两旁更有无数摆摊的小贩,两人沿着街道走去,叫卖声,吆喝声不绝于耳。

两人走在人群之中,阿狸嘴角上扬,饶有兴趣地看着这许久不见的世间繁华,火光映照之下,她幽深的眼眸里仿佛也泛起了异样的亮光。

“真是好一副浮世画卷啊。”

她微笑说着,目光流转,认真地看着人群聚居的街头,看着那一张张陌生的面容,看着俗世万千的风情,语气间隐隐有些感慨。

林辰闻言,笑了笑,道:“这小镇人是不少,也甚是热闹,但要说真正的繁华,他日你到那些名城古都走走便知道了。”

正说着,前面岔道里转出了几个挑着担子的镇民,他几步走上前,向其中一位中年男子微笑问道:“大叔,请问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那挑夫身高茁壮,面带风尘,肩头挑着满满两筐东西,上面有各种各样的风车风筝,以及一些稀奇古怪的面具,似乎正要去路边摆摊兜卖的。听到林辰的问话,这男子脾气倒是不错,呵呵一笑,脚步不停,口中道:“小兄弟,第一次来这里么,这里可是东南交界中颇有名声的一处商旅之地,叫‘兰陵镇’,你们来的刚好时候,今晚正是一年一度的花灯会,嘿,我们这儿什么都有,每年的这一天,赏花灯,猜灯谜,四方来人,可热闹了。”

正说着,他微微转头打量了林辰一眼,没想这一看之下,竟是目光一呆,整个人呆滞了一下,脚下一个踉跄,却是被路边的小石绊了一跤,险些撞到路边檐宇前的花树上,挑着的东西也随之四下散落。

林辰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侧头无奈地看了身旁那位清柔绝艳的女子一眼。

正好看到阿狸悄悄掩口,一双眉毛弯得如月牙儿一般,明眸里尽是浅浅笑意。

这一动静,顿时吸引了街上无数来往行人的注目,片刻后,林辰一拍脑门,苦笑一声,果然如此,越来越多的人看了过来,只是人人的目光,都几乎很自然也很迅速的落到这个服饰奇异的美丽女子身上,不时有惊呼声想起——

“天啊,天底下怎么有这么漂亮的美人儿……”一市井无赖儿怔怔说道,引起一片哄笑。

“这个女子不是人,疑是仙女落凡尘……”某个江南而来的才子眼光发亮,下意识的吟诗惊叹,身边不禁的又是引起一片附和。

……

林辰摇了摇头,帮那挑夫收拾散落地面的东西,那中年男子老脸一红,讪笑谢过,但见得这个年轻人温文雅儒,气质不凡,忍不住又看了阿狸一眼,羡慕地憨笑道:“能娶得这样一个天仙般的妻子,公子真是有福气啊,怕且前世不知敲破了多少木鱼了。”

“呃,这个、”

林辰哭笑不得,正要解释一番【147小说 更新快】,没想一只白皙的手伸了过来,轻轻挽着他的手臂,他话说到一半,却一时竟说不下去,只见阿狸脸上眼波如水,嘴边笑意更浓,那种挡不住自然流露的柔媚美丽,人群又是阵阵的惊艳,只是看的她此番动作,那些议论声却是少了下去,毕竟中土之地风俗保守,哪里还好意思当着人家两小口面前评头论足。

但尽管如此,众人的侧目惊奇,却是没有少过。

林辰大感头痛,此番景况,当日在那剑魂村上便上演过,只是剑冢那里荒无人烟,还没什么,但回到尘世之中,如此引入注目,便绝非他本意了,要知道,他如今的身份为正道所不容,可敏感着了,虽然他并不怕事,但低调些,少些麻烦事,总是没错的。

只是被这美丽女子这么一挽手,淡淡幽香,带着些许暖意,就在身旁传来,饶是他心志坚忍,远胜旁人,也忍不住一阵的惊心动魄,当下心下苦笑一声,不着痕迹地上前几步,低头帮那男子收拾东西,目光不经意间落到一个狐狸面具之上,怔了一下,顿时有了主意。

“大叔,这面具怎么卖?”他手脚利索,三两下便把那些四下散落的东西收拾好,然后笑着问道。

中年男子憨厚一笑,道:“你们远道而来,便是客人,随便挑两个吧,大叔送给你们了,今晚花灯会最大的特色,便是带面具猜灯谜,不少才子佳人便是因此喜结良缘,嘿,不过公子倒是用不着了。”

林辰笑着摇头,轻声谢过,随手挑了那个狐狸面具以及一个栩栩如生的獠牙猪面的鬼面,随手戴起,把那狐狸面具递给阿狸。

阿狸微笑接过,目光柔和似水,闪动着异样光泽,仿佛有着些许的迷离,似在回忆什么,但抬头望了林辰一眼,竟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笑,当真如万千花树齐齐绽放,连那些花灯也仿佛活了过来一般,看得周围的人眼都花了,一时间街道上竟是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林辰见状,顾不上那么多,催促她带上那狐狸面具,拉着她的衣袖匆匆离开了这里,看上去,倒有几分落荒而逃。

片刻后周围嘈杂喧闹声再起,街上人来人往,换了一波又一波,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只是这一夜有多少人暗中遗憾,心里诽腹那个坐拥佳人的年轻男子,便不得而知了。

……

街道的另一头,一个身著紫衫的清丽少女,一手拿着一个青牙鬼脸的面具,另一手拿着一个随风转动的风车,正兴致勃勃地四处张望着,不时在路边那些摆摊间流转着,或走到花树之下看着那些灯笼和猜谜的人群,或向着街上表演着的鱼龙舞拍手欢笑,偶尔往后面的三人中的一个青衫女子挥手,大呼小叫,那样子,看上去却是欢快得如一头奔跑着小鹿。

柳月如摇了摇头,看着那少女,对身旁两个男子苦笑道:“说起来,这还是小嫣第一次下山呢,也难怪她如此兴奋,我看这丫头连自己是谁都快忘了。”

其中的一个身材高大,浓眉大眼的男子,闻言笑道:“紫嫣师妹生性活泼,天赋惊人,此番举止,正是真性情啊。”

柳月如皱眉不悦道:“身为修仙之人,自当清心寡欲,起能贪恋世俗之事。”

那男子悻笑一声,忙点头称是,那样子却是有几分讨好的意味。

就在这时,他身旁那个背负着一个大匣子的,看上去有几分消瘦的年轻男子忽的一指他手中那个八卦镜子似的物件,惊呼道:“楚师兄,辟邪镜有反应!”

那楚师兄顿时脸色一凝,柳月如的目光亦是看了过来,落到他手中法器上。

但见那个由蜀山离戈峰首座凌枫道人亲手炼制的「八卦辟邪镜」上,那柄指针大小的小剑正浮起淡淡青光,剧烈地旋转了起来,整个法宝竟是震动起来,几乎握也握不住,但片刻后,却是静止了下来。

三人脸色凝重地朝四周看去,但见街上往来行人,却是一点异样也没有。

“奇怪,明明‘指妖针’有所异动,怎么突然又停止了?不过这样的情况,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个叫楚师兄的男子看着手中的法宝,带着几分惊诧地说道。

“会不会是坏了……”那消瘦男子呐呐道。

男子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你才坏了,你小子来离戈峰跟我师父学了两年炼器之术,没的没学会,倒是一门心思鼓弄你那破匣子,如今还敢说师父炼制的法宝不行。”

消瘦男子讪讪一笑,倒是不好意思再说话了。

柳月如轻轻皱眉,道:“我看这城里也有不少别门别派的修行之人,显然也是跟我们一般,接到了师门交代的除妖重任,这几年,南方这边妖孽四出,异动频频,不少村落乡镇离奇荒败,连人影也消失无踪,寻常百姓以为这是天灾所至,却不知此乃妖祸所为,不管怎样,我们都应当小心为上。”

原来这几人,赫然便是蜀山冰月峰的柳月如,紫嫣,而那楚姓男子,自然便是离戈峰的楚奚仲,那背着剑匣之人,则是在六脉大试上一鸣惊人的焚阎峰炼器怪才唐凡,林辰所见到的那数道剑光划过的御空之人,也是他们几人。

如今天下流言纷飞,南方又有大乱之兆,玄门对此自是十分重视,各大门派纷纷派遣门下弟子到南方捉妖平乱,蜀山身为正道巨擘,自然身先士卒,像林煊,陆雨晴,燕若雪,宁归邪这等年轻一辈中最出色的弟子,早已率先一步前往罗浮梵音寺,跟昆仑,冰岚云阁等天下正道门派会盟。

柳月如正说着,目光忽的一凝,却见得原本走在前面一路欢快的紫嫣师妹,竟是一下子静住了,定定地站在路中,愣愣地看着街道另一旁的灯火阑珊之处,似乎是看到了什么疑惑之事一般,连手中风车掉到地上也恍然不知。

她想起刚才那法宝的异动,心中一惊,走了上去,拍了拍这位小师妹的肩膀,轻声道:“小嫣,怎么了?”

紫嫣身子一动,倒似被吓了一跳,目光这才从街上远处收了回来。

“没、没什么。”

少女有些发怔地说道,仿佛还有些茫然,刚才不经意间看到的那个依稀熟悉的背影,却是一直浮在心头。

柳月如眉头轻皱,目光飘向远处,但见街上来来往往的都是行人,其中也有不少身穿各式道袍的人,想来都是玄门其他门派上的弟子人物,但却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