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问仙 > 章一五六 三千净莲,谁是谁非虚如影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宇文牧雪这一剑,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个惊神峰的天才少女,竟然厉害如斯!

要知道,蜀山史上,能把“净莲无影剑诀”修炼到臻境的人,无一不是蜀山老一辈中名动玄门的前辈宿耄,而这个女子,才不过妙龄年华啊!

眼看那一道威势浩荡的剑影,冲天落下,未到地面,咯咯巨响已然发出,林辰附近一丈方圆的大台已尽数迸裂,狂风呼啸,木屑漫天,将他笼罩其中,众人已忍不住惊叫起来,只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林辰却是于凛然狂风中一动不动,下一刻,他缓缓昂首,那道惊天巨剑,便在他的瞳孔中,越来越大——

四周的一切,仿佛凝固了一般,甚至连时间也仿佛停止了。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然后不可抑止的陷入了呆滞之中——林辰那在莫邪仙剑凛凛神威之下显得单薄的身子,竟视那道轰然而下的凌厉紫光如无物,所有的紫芒剑气离他身子尚有三尺之远便不得再进半分!片刻茫然过后,众人方发现,璀璨神光之中,林辰那柄铁剑,不知何时已回到主人身前,剑尖朝天,平淡无奇,只有尖峰上发出一点幽芒,却是这点幽光,把这惊天一剑抵挡住!

宇文牧雪心头一跳,体内血气翻涌,却是想不明区区一柄凡铁,为何能挡得住自己的莫邪仙剑?这般念着,目光却不由得向林辰看去,却见得那个可恶的家伙嘴角突然扬起一道若有若无的笑意,仿佛自始自终,他便是这样站在那里,淡然地看着这一切,甚至没有移动过一步,她怔了怔,怒意再次涌上心头,她咬了咬牙,似是下来重大的抉择一般,只听一声疾喝,宇文牧雪竟然咬破了舌尖,喷出一口精血,落到指间弹出的剑诀之上。

随着这口精血的喷出,宇文牧雪的脸色竟然是煞白了一下,素手轻颤间,一指半空中那莫邪仙剑化作的巨大剑影,顿时,四周云海如风云变幻,长河怒涛,波澜汹涌,天空中那柄巨大的紫色剑影竟不断分离出越来越多的细小气剑,在宇文牧雪的神念操纵下,化作无尽剑雨纷纷落下,每一柄气剑都带着凄美而又绚烂的光芒,一如伤花零落下的朵朵花瓣,飘飘然却又奔若闪雷,扑向了林辰!

殿阁之上一直注视着爱徒的上官夕,此刻竟是霍然站了起来,口中嗫嚅一声,便沉默了下来,便没有再说话。

坐在他身旁的聂慕枫却是听得分明——

“三千净莲,落花满天,丫头你道行不够啊,强行施展这一剑诀,这不是伤人一千,自损八百么?为师给你的告诫,都忘记了么。”

聂慕枫看了坎位台【147小说 更新快】一眼,皱了皱眉,随即把目光落回艮位台上,正好看到爱子聂阳被宁归邪大开大落刀气劈得狼狈不已,脸色沉了下去。

一旁的宁远世脸上却是带着一如既往的淡淡微笑,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让人猜不透他眼中闪烁下,所想的着的什么。

……

看到林辰被自己的剑雨所湮没,宇文牧雪心中一松,竟是再也支撑不住,从空中跌跌撞撞地落下,体内血气翻涌,脸色苍白一片,心中苦涩,没想到林辰能迫得她施展出这一剑诀,「三千净莲,落花满天」正是“净莲无影剑诀”威力最大的一招剑诀,以她如今的道行,勉力施展出这一剑诀,没有当场遭到真元反噬已是万幸之事,不过,一切都结束了。

她轻轻闭上眼睛,灵台一片澄空,随之而来的却是一种说不清的迷惘感,她赢了,可这样又能证明到什么?

不知为何,她竟忽的想起了林辰当日的那句话——

“是啊,朝着天道的颠峰,拼命的攀爬,一步一步,可是我爬上一座山头,看见原来还有更高的山在那边,于是,我又朝着更高的山顶攀爬,到我以为终于到达一座再无人比我高太多的山之顶,才发现,原来不是没有,只是在自己没有站到这种高度时,看不见更高的而已,这个世间,人人眼中,都是同一片青天,可是那被浮云所遮掩的背后的黯淡,又有谁能看得清?”

如今的自己所处的高度上,那些看不见的地方,在哪?

她静静地想着。

忽然的,四处哗然惊呼声传来,宇文牧雪心中一跳,睁开了那双清澈的眸子,眼前所见,却是让她怔住了。

尘烟尽散,那个人没有想象中的身负重伤,这个个厚实高大的位台,他所处之地,早已被她的剑威摧毁成一个深可见底的巨壑,只是他身在其中,衣裳飘飘,竟似是没有受到一点损伤,他嘴角一如既忘的挂着似笑非笑,眼神仍旧那般孤傲沉稳,一如当如他在藏剑山庄离开时那般,露出那种令人生气的,众生皆醉的自负。

而此刻莫邪仙剑几乎所有的剑气紫光都已消散,被他两指捏住了锋利的剑身,一动不动,台下那哗然声,显然是因为看到这令人惊诧的一幕所引起,若非自身的飞剑,若非修炼的肉身成仙的真诀,修真元大道者,谁敢以区区血肉之躯去抓住别人的法宝?

更让宇文牧雪震惊的是,那柄在自己尘世家中封印多年,终认自己为主的仙剑,那柄即便被自己祭炼过因时日尚短还有一丝淡淡抗拒的仙剑,此刻被林辰两指捏住,竟似乎一个犯了错的孩子被抓住一般,乖巧无比地落到他手间,仙宝皆有灵性,若非落到自己主人手中,或经主人允许,在他人手上必定会挣扎不止,可是此刻,若非与「莫邪」那祭炼后心意相通的共鸣还在,宇文牧雪都怀疑这柄仙剑到底是不是她的了!

她愕然地看向林辰,却发现这个人抓着自己的仙剑,神色是那么的自然,这短短的一瞬,她竟失神了一下,心中不可抑止地泛起一丝惊艳之感——

仿佛本该如此,这世间的剑,更愿意落到他手中一般。

林辰看着手间的「莫邪」仙剑,笑了一声,自己这奇异的太始道力,连背后的太初神剑给他抗拒感都能勉力抵挡得住,更何况这柄灵虚级的仙剑?

尽管同为稀世之宝,但「莫邪」比起「太初」来说,显然还是差得多,天下飞剑出蜀山,即便仙剑再怎么稀少,在蜀山这等以剑修为主的玄门正宗中,这一代年轻一辈中还是不少人拥有着,一如明筱倩手间的「玄霜」,燕若雪手中的「降雪」,冰月峰少女紫嫣的「紫郢」,乃至宁归邪手中的真冥奇刀「斩红尘」,但放眼整个修仙界中,「太初」神剑这纯阳至宝,九天神兵,除了凰冰璃,恐怕也没有多少人拥有这等仙缘福泽。

林辰抬头向宇文牧雪看去,却发现这个少女正怔怔地看着他,脸色煞白,摇摇欲坠,他轻叹了一声,淡淡道:“明知不可为而为,剑诀不是那般用的,万物皆有灵,更何况这等稀世之宝,若非我压住它的反噬,恐怕如今你就不能站着了。”

这样说着,少年心中却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当年在锁龙古窟中,凰冰璃与汐瑶一战,那时还是养道期的凰冰璃,反手拔出太初神剑,唤落惊天神雷,其神剑与那道尚未完成的绝世仙咒的反噬便差点让她命丧当场……

只是,回过神来的宇文牧雪却是紧咬牙关,倔强地看着他,冷冷道:“我的命,轮不到你这离经叛道的人来相救,我,还没输!”

说话间,她右手紧捏剑诀,竟然不管自己此刻的气虚血弱,强行御唤那落到林辰手中的莫邪仙剑,莫邪剑似是感应到主人心意,紫光又复大盛,即便在林辰太始道力的压抑下,剑芒闪烁,颤动不已,映得他半边身子都紫了,却还是无法挣脱出林辰的手。

少年皱了皱眉,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随即轻轻摇了摇头,有些怅然道:“罢了。”

有些事,不懂,就是不懂,说来,还是不懂,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多言?

说着,他右手紧捏莫邪剑,向着她的方向凌空一斩,顿时,尖锐的破空之声响起,刹那间狂风呼啸,云气尽散,紫芒狂盛如山,竟成高达数丈的气柱,如怒涛穿空,在台下众人的惊呼声中,向着宇文牧雪激射而去!

宇文牧雪脸色如雪,看着自己的莫邪剑狂涌而来,无论自己如何呼唤,莫邪剑都仿如未闻一般,毫不留情地斩来,剑光所过之处,竟把整个大台摧毁的四分五裂!林辰这看似随手的一剑的威力,竟然不下于自己勉力所施展的「三千净莲,落花满天」那一剑!

原来,我与他之间的差距,竟然是这般的大?

宇文牧雪凄然一笑,静静地看着莫邪剑光斩来,然后,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啊!”

台下不知谁突然惊叫一声,宇文牧雪心中一颤,缓缓睁开双眸,却见得迎面而来的莫邪仙剑的剑芒,霍然裂开了两道剑气,从她的耳边呼啸而过。

「铮——」

莫邪仙剑神奇的地在她身子前方三尺之处落下,倒插在地上,发出铮铮剑鸣。

静默过后,人群中一阵此起彼伏的骚动和喧哗,惊心动魄之余,更多的人产生那么一种果不其然的错愕感,不愧是蜀山第一人的弟子,就这御剑之道上的造诣,早已远超旁人的想象。

收发自如,这才是真正的人剑合一啊!

这才是真正的御剑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