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重生大牛人 > 第508章这才是老大(求订阅)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卓威犹如两军交战阵前叫嚣骂战。

甚至还得意洋洋叼着一支烟,对着陈楚良吐烟圈。一副我现在不管是单挑还是群挑都不怕的样子。

“你叫的人呢。怎么还不来,刚才不是挺狂的吗?还和老子动手动脚,你现在动动试一试?”

背后有人了卓威就真的威风。他现在啥都不怕,就怕陈楚良认怂了。

因为大家刚才都在这里看流浪歌手的露天表演,已经有百多号人在现场了。

整个场面,只有卓威一个人说话,很享受这种人群中我是老大的待遇。不免气焰嚣张地要在陈楚良面前演绎着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物得志尾巴翘上天的样子。

陈楚良没准备和他对话,纯属浪费口舌。

只是看见季静好像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紧紧地靠着他,甚至一只小手抓着他的衣角。陈楚良轻轻拍了拍季静的手背:“别怕,有我呢。没看见对方只是嚷嚷的厉害,每一个人敢动真格。你信不信我现在直接给他一脚踹过去,对面的十多号人,绝对不敢动手?”

“不要!”

季静关心式地说着:“不要当傻瓜,打伤了你怎么办。你女朋友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这妮子情急之下,竟然发现自己好像说得太直白了,脸蛋刹那一下就红了,好在她说话很小声,听见的也就只有陈楚良了,不然别人以为她是第三者。

陈楚良觉得季静这妮子好像是真的对自己有意思。只是他现在还真不敢太博爱了。答应她道:“好,我不冲动,我就是分析了一下对方做事的底线。这些人别看这一副我是黑涩会的样子,其实大多数人没啥背景,还真就瞻前顾后。”

陈楚良居然给季静灌输他自己的见解。季静也不管他说的对不对只管点头。“就知道贫嘴。”然后,很放心在贴在陈楚良身边,不管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都不会怕。

卓威见自己的话好像没啥用。对方一点儿都没鸟他,有些悻悻然。

旁边,和卓威认识的板寸头站出来,不像卓威那样背后有人就很嚣张。

板寸头站在了卓威前面一点,成为他的话事人,不温不火说:“朋友,卓威是我兄弟。你先前和他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按照规矩,就要拿话说事儿。现在,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这人说话有点儿像是会咬人的狗。

语气中也带着一点狠劲儿。

陈楚良在观察中也发现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不是真正的社会人。

“那你说怎么办?”陈楚良和板寸头面对面直视。

板寸头觉得这个年轻人很冷静,换做其他和他一样年龄的人,就算还能硬气,但察言观色也能看出身体害怕的迹象。而他居然没有,板寸头以为自己判断的不准。

板寸头说:“怎么办?要么,你给我兄弟赔罪。至于怎么赔,看他的意思,是磕头,还是扇耳光,看我兄弟选择什么。要么就陪点损失费。你打了我兄弟,医药费要出吧?不多就二三十万。呵呵。”

一声冷笑,这就是所谓的解决事情的办法了。

无论哪一种,摆明了就是找茬。

“你这是准备敲诈了?”陈楚良听了之后,问他道。

板寸头牛比哄哄的口气说:“医药费和敲诈没有关系。当然,你愿意这么理解随你。”

陈楚良笑道:“第一次听见有人把敲诈说的这么文艺,哥们你真是个人才。”

“噗嗤!”

大概是陈楚良这句话很有个性,也很符合进来网络上经常有水军写的那些比较文艺的段子。

周围竟然有不少人笑出声来。

板寸头抹了下自己嘴角,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我是不是人才不重要。重要的是朋友要是和我们耍嘴皮子,估计要让朋友受点罪。”

歪了歪脖子,板寸头有点想要逼近陈楚良,大概是陈楚良再继续扯东扯西就想动武了。

打架是需要有人点火的。跟着板寸头一起来的人看见他好像要动手了,纷纷从四面站过来,把气势搞起来。

只要开打肯定是混战。

而他们人多,一点儿都不怕。

见此情况,陈楚良把季静往身后一拉。这妮子已经看出来事态有点不可控。但被陈楚良一下护在身后,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感动。而她也紧紧地抓着陈楚良的衣角。一张如花似玉的小脸上写满了担忧。

板寸头离他有几米。陈楚良没说其他话。

不过陈楚良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板寸头上来,肯定先发制人。

而这个时候,陈楚良也想到了下次出来一定把孙凯旋给他找来的保镖赵龙甲带上。

不然,遇到这种需要靠武力解决的小事。

他没有赵龙甲霸道。当然也不需要他出手。

双方都有剑拔弩张的意思。

不管是板寸头,还是陈楚良。

既然已经说出口要动武。

肯定是要武演一场。

眼看着就在板寸头朝着陈楚良走过去,两人之间不足两米的距离。

气氛肃然变得紧张到了极点。大概是下一秒钟或许双方不知道谁会先动手。

这时候,一个不太和谐的声音,从外面围观的人群中传过来。

目光所向之处,一个穿着休闲T恤,年龄约莫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呵呵冷笑了两声,走了过来。

“黑三。现在挺威风的嘛,都知道在银锭桥耀武扬威了。谁给你吃了狗胆,让你作威作福?”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捏着手里两颗核桃闲庭信步。等走到了陈楚良身边,这位看起来只好有一米七二的壮硕男人对着陈楚良说了句:“不好意思兄弟,这些银锭桥的小猫小狗我来处理。打扰了你带着马子出来看风景的兴趣。”

荤素不忌地说了一句江湖话。

说完后,看着板寸头。男人随意道:“还不快给老子滚?”

声音不大,偏偏很有那种说一不二的老大感觉。

这已经说明,男人在燕京银锭桥一带应该混得不错,他的一句话比谁都管用。

看见来人,板寸头瞠目结舌。

他结结巴巴,眼中无比惊恐。

“六,六爷!”

板寸头哆哆嗦嗦说着,银锭桥六爷是什么人。就算是他老板明哥在人家眼里都是一只小蚂蚁轻松捏死。手腕不说通天,但绝对是一个惹不起的人物。

“是,是,我们滚。”板寸头恨不得现在就消失。他根本就没想到卓威想要对付的人和六爷认识,不然借他一百个胆都不敢得罪。这回是踢到了铁板了。

板寸头准备立刻撤退,回去就把今天的事给老板详细汇报。至于惹事精卓威,板寸头现在恨不得自己亲自干掉他。

“六爷,我们走。现在就走,我们真不知道这位小兄弟是你朋友,不然我们就算有百个胆,都不敢得罪啊。”

声音中带着哭腔,可见六爷的威名在银锭桥这一带不愧是老炮儿了。板寸头见了他就像是见了阎王一样。赶紧招呼自己的兄弟们,六爷叫滚了,立马撤。

“六爷,【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我们滚了!”板寸头临走前再次给六爷汇报。

这是对一个老炮儿的敬畏!

被称作六爷的人哼了一声,说道:“我让你用走吗?”

板寸头苦笑:“六爷,不是你让我们滚吗?”心想自己肯定没听错。他正在滚蛋呢。

六爷说:“没错,我是让你滚。但是没说让你们给老子就这么滚了?”

板寸头说:“六爷,你是什么意思?”

六爷突然加大了声音,犹如一个江湖老大的样子:“看见旁边的什刹海没有?给老子从海里面滚回去。麻痹的,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咋了。我的兄弟你们都想讹,老子今天让你们在什刹海里面喝个痛快。不喝饱谁都不许起来。”

六爷看着面前的一汪碧绿湖水,该怎么做就看板寸头的了。

“啊?”板寸头直接呆滞了。

六爷说:“怎么?不想跳?”

声音很冷,大概是不喜欢有人不听话。

板寸头说:“跳,我们跳!”

然后,他带头,只看见板寸头往前面小跑一段路,‘扑通’一声就像是蛤蟆落水,直接往什刹海里面跳下去,姿势不太美观。

跟着板寸头一起跳海的的是他带来的一群人,像是一串儿蛤蟆一样挨个儿跳,弄得周围的笑声此起彼伏。

这画面,反转太快了啊。

还有,这人是谁,好特么有江湖老大的风范。

一时间,周围的声音此起彼伏,大多都是在对六爷的讨论。

板寸头和他带来的人,直接听话式地说啥做啥。

最后留下挑起这件事的卓威很尴尬地成为最后一个愣在当场的笑话。

卓威也想混在板寸头的人当中一起跳海算了。

不过,就在卓威准备往海边跑的时候。

六爷吆喝了一声:“你就别跳了。过来!”

六爷的话就像是绳索,直接套在了卓威脖子上把他拉了回来。

卓威不是黑三那种在社会上混的人,他只是一个仗着星星娱乐公司的背景,拉虎皮干缺德事的小人物。

不认得六爷这位银锭桥老炮儿,但是看见黑哥在人家面前犹如蚂蚁一样指东不敢往西。

卓威就知道这人在银锭桥的实力很恐怖。

“我,我…”卓威结结巴巴,说话都不利索了。

他看着六爷。希望自己的结果不会太惨。

但六爷却看着陈楚良。

六爷说:“兄弟,你说怎么办?海里面有十多个人不喝饱不让起来。这个是首犯。他有啥龌蹉事我也懒得调查,交给你处置了。只要不弄死,其他都不是事儿。”

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声,在燕京都能说这话的人,可见关系硬到一定地步了。

陈楚良知道眼前叫六爷的人,应该是孙凯旋找来的。

他比较喜欢对方对待板寸头等人的方式。

不血腥,温和,却霸道!

呵呵笑着,对于面前这位所谓的星探。陈楚良也很有收拾人的风范说:“你放心,我们是仁慈的人。既然你那么喜欢装逼,那就让你在岸边监督你叫来的这些人,谁要是在湖里没有超过一个小时上岸,你就下去代替他们”

陈楚良不想动手教训卓威,就让他和自己叫来的人狗咬狗,相信那群在湖里面泡着的人,会记住卓威在岸上的舒服,这件事都是卓威引发的,他却没有收到惩罚,这种不平衡的心里,往后会让卓威叫来的人记恨在心迟早会把卓威给爆了!

陈楚良这一招能够折磨一个人很久。

他说完后,旁边的六爷居然很欣赏陈楚良的做法,声色严厉地看着卓威,道。“听见了吧?”

卓威失魂似地点头:“听见了,听见了!”

心里面苦笑,估计等黑哥他们从海里面上来,自己要被这些人直接干死。

就在卓威为自己往后的日子担心的时候,六爷吼道:“听见了还不快滚?事情完了之后,回去给你老板白飞明说,明天自己带着人上门赔罪。至于怎么陪他知道,否则就让他滚蛋。”

六爷可没陈楚良那么‘善良’用行里人的话让卓威传达给他的老板。明天上门赔罪,赔什么心里清楚。

卓威点头说道:“是,是,是!”就往海边走,当监督去了。整个人如同被雷霆劈穿了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惧怕接下来的遭遇。先不管现在还在什刹海里面泡着的人对他的怨恨,星星娱乐公司的老板明哥,要是知道明天还要上门赔罪,不把惹出这件事的他给活剥了。

处理完了这一切,六爷收起了捏着的核桃,邀请身边的陈楚良,道:“兄弟,要不去我酒吧坐坐,就在前面不远处。我和刚子是好兄弟。不介意,称呼我一声朱哥就行了。当然,现在也和你是好兄弟了。我这人喜欢交朋友,一看兄弟就值得深交,我们喝杯酒认识一下?”

刚才承了对方一个人情,对方的盛情陈楚良如何不答应,笑道:“没问题。”回头看了眼季静,想征求她意见去不去,发现这妮子现在的眼神很陌生,好像第一次认识他这个人。陈楚良用手戳了下这妮子,她才有了一点反应,但也是呆呆傻傻不知道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