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奶爸的异界餐厅 > 第三百九十六章 石头或是石头一样的人

赢8娱乐登录1442

瓦尔克瞪大了眼睛看着麦格,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手中长剑落到了地上,发出一声叮当一声响,仰面向后倒去,张嘴吐了两口血沫,死死盯着麦格,至死都没有能够闭上眼睛。

鲜血从他的身后慢慢溢了出来,染红了黑色的碎石地面,染红了小水坑。

血腥的气息让麦格皱了皱眉,垂在身边的手颤抖了一下,杀人终究不是一件可以轻易做到的事情。

不过杀了瓦尔克,麦格并不后悔。

因为他确实是个该死之人,更因为他触碰到了麦格的底线。

当他对艾米表现出贪婪的时候,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他要以一个父亲的方式告诉他,小萝莉是用来宠着的,如果他有了不该有的想法,那就可以去死了。

“父亲大人好厉害!!!”艾米闭上了眼睛,不过还是拍着小手叫道。

“好棒!坏人死了!母亲,我们得救了!”杰西卡握着丽贝卡的手,开心的叫了起来。

丽贝卡吃惊的睁开了眼睛,看着躺在血泊中的瓦尔克,和依旧站在原地的麦格,抱着杰西卡喜极而泣。

【147小说 更新快】 “老……老大死了!”

众狗腿子看着心口插着一根桃木枝,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瓦尔克,先前被麦格一脚揣在脸上的大汉发出一声杀猪一般的惨叫声,挣扎着就想要爬起身来。

“快跑啊!杀人了!”

其他几个狗腿子也是差不多的神情,不顾身上的伤痛,挣扎着就想要爬起身来逃跑。

在他们心目中强大无比,战无不胜的瓦尔克,竟然被人杀了,而且用的还是一根桃木枝,速度快到让人难以置信的桃木枝。

他们甚至没有看到瓦尔克反抗,毫无还手之力的就这么死了,只用了一剑,杀死了一位二级骑士,这个家伙到底有着怎样恐怖的实力?

他们的内心已经崩溃,只想要逃离这里,离这个可怕的家伙越远越好。

“我让你们走了吗?”麦格看着那些准备逃跑的狗腿子,冷冷问道。

众狗腿子脸上的身形顿时一滞,刚迈出去的腿硬生生的都停住了。

连瓦尔克在他手中都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他们又怎么敢当着他的面跑,怎么可能跑得过!

“大人,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们也都是被逼的,我们都是好人,是瓦尔克比我们做的坏事!”

“是啊,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以后只做一个好人。”

已经变成猪头脸的那个狗腿子噗通一声直接跪下了,一边磕头一边哭诉道。

其他几个也是个跟着跪倒在地,开始哭诉着自己如何无奈,被瓦尔克逼迫着做着违背良心的事情。

“你们是被逼的,我可以相信,但要说你们是好人,抱歉,我不是傻子。”麦格有些嘲讽的看着跪在地上磕头的众人。

他不会杀了他们,因为这犯法,和决斗不一样,纠缠进去之后难以脱身,但是也绝对不会就这么放他们走,因为他们做的事情已经足够让他们死很多次了,让灰神殿或者城主府来处理这件事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

……

“布兰德利大人,那边好像出了一些状况,我们要过去看一下吗?”离矿区家属区不远的街巷中,一个灰神殿成员向正俯身观察着一个烧焦的大坑的布兰德利报告道。

“出了什么事?”布兰德利直起身来,看着那人问道,今天早上他们收到报告,这里出现了异常魔法波动,有一座房子被烧毁,所以他一早就带人过来了。

是五级魔法师释放的爆炎术,不过现场没有出现人员伤亡,只是一座废弃的房屋,也没有更多被破坏的地方,威胁性不大,可以定性为一级**。

“好像是两位骑士之间的对决,本来没有什么,只是在那里发生对决有些奇怪,那里住着的都是这些年遇难矿工的家属。”那人连忙说道。

“遇难矿工家属?”布兰德利沉吟了一会,点点头道:“走,我们去看看。”

……

“瓦尔克死了吗?”远处围观的人眼中迸发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一个小老头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佝偻着身形向着这边走来,满是皱褶的脸是黑红色的,黑色的矿粉像是已经融入了皮肤之中,看着躺在地上的瓦尔克的尸体,眼中只有仇恨。

一个个人从从那一座座黑色的平房门口走了出来,向着这边走来。

他们多是一些老人和妇人,甚至还有一些孩子,因为长期而浮肿的脸上有着同样木讷的表情,眼中仇恨的目光亦是如出一辙。

他们手中紧紧握着从地上捡来的石头,和他们一样坚硬的石头,沉默的走来。

麦格看着那些握着石头走来的人,眼中露出了几分讶异之色,迟疑了一下,退回到了自行车。

“父亲大人,你好厉害,不过他们手里拿着石头是要做什么呢?”艾米看着从两边围拢而来的那些人,有些奇怪的问道。

“报仇。”麦格从身后伸手轻轻盖住了了艾米的耳朵和眼睛,表情有些凝重的看着那些从身边经过,向着瓦尔克和那些狗腿子走去的老人和妇孺。

“母亲?”杰西卡同样有些懵懂的仰头看着丽贝卡。

“别看杰西卡,你和他们不一样,你是要成为混乱之城最好的裁缝的姑娘,你还有梦想。”丽贝卡把杰西卡紧紧抱在怀里,双手覆在她的耳朵上,自己同样闭上了眼睛。

“噗!”

石头砸在身上带起了血水,伴着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那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石头上,很快都沾染了鲜血。

有死人的,也有活人的。

那一张张麻木的脸,染上鲜血之后,似乎变得生动了一点,有了一丝解脱,和一丝重新活下去的希冀。

“索玛妮,我可怜的女儿啊,我给你报仇了!我给你们报仇了啊!”身形佝偻的老头嘴里咬着一只耳朵,嚼了几下,直接咽了下去,从人群中被挤了出来,噗通一下直接跪在了地上,仰天哭着叫道。

这哭声像是会传染一般,很快就传开了,伴着一声声绝望的嘶吼和痛诉,用石头和鲜血宣泄着他们内心的仇恨与绝望。

“你们在做什么!快散开!伍德罗巡按大人在此!你们想要都被抓起来吗!”

就在这时,一声高昂的声音响起,还伴着一阵拔刀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