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穿越 > 极品贴身家丁 > 第89章 桃燃锦江堤

赢8娱乐登录1442

谁也没想到堂堂举人,金陵文坛泰斗,居然被燕七一个小小家丁给折腾得昏了过去。

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一帮弟子急忙过去唤醒胡言,又是掐人中,又是挠脚心。

忙活的不亦乐乎。

“哈哈,终于成了,燕七,本少爷爱死你了……”

林若山高兴的跳起来,二百多斤的身体居然奇迹般的跳起半米高,笨重的身子扑向燕七,要来个熊抱。

“又来这套。”燕七吓坏了,赶紧躲开,那个不开眼的张和就是被林若山这一记熊抱撞得腰间盘吐出。

砰!

林若山没有扑倒燕七,摔了个狗吃屎。

虽然林若山满脸狼狈,但却躺在地上,哈哈大笑:“燕七,你躲什么嘛,来,让本少爷亲亲,真是太爽了。”

林若山这下宛如脱缰的野马,再也不受胡言的束缚了。

“从今日起,胡言再也不是我的老师了。”

林若山兴奋的大吼大叫。

众人欢呼,上前将燕七围起来,不停的拍它马屁。

“七哥,你的对子好牛,烟锁池塘柳,你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呢,我也好像学啊。”

“燕兄,这等绝对真是天【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上少有,地上难寻,来,你再出一个呗,让我等开开眼界。”

“真没想到,一个对子,居然把胡言折腾的晕了过去,真是太简单了。”

燕七不屑的撇撇嘴。

简单个屁啊!

烟锁池塘柳,这可是绝对,出自于明朝,直到二百年之后,才有一位奇人对出了下联。

胡言虽然是举人,还也不过是大华万万千个举人中的一个,对不上来太正常了,别说一炷香的时间,就是给他一个月的时间,他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众人折腾了良久,胡言终于从浑浑噩噩中醒了过来。

此刻,胡言脸色苍白,形容枯槁。

虽然仅仅是短暂的一顺,也与之前那嚣张跋扈的模样判若两人。

现在,他奄奄一息,已经成了地道的老夫子。

“完了,完了,我的一世英名,全都毁在了这个小家丁手里。”

胡言哀伤不已。

燕七站在胡言面前,质问道:“现在你可认输了吗?呵呵,你若是还不肯认输,我就再宽限你一个时辰,如何?或者,让你吃个饭,睡个觉,醒了之后再慢慢想?”

胡言紧紧抿着干涸的嘴唇,眸子中无神,满是无助之色。

他心里很明白,似这等绝对,远非他的学问所能企及,就算再给他一年半载的时间,想破了头,也无法对出下联。

胡言无奈的摇摇头:“输了,我输了……”

燕七哼道:“看来你还有点自知之明,我现在问你,你还有脸赖着做大少爷的师傅吗?”

胡言看着燕七那双清澈的双眸,久久没有回答。

一想到若说失去了大少爷师傅的名誉,那他的地位将一落千丈。

四老爷再也不会请他为座上宾。

金钱、名利,都会似浮云一般飘走。

林若山看着胡言还不松口,气的脸色铁青:“老夫子,你还有完没完,还想赖着不松口?你可是举人,说话要算数,难道,你说话如同放屁吗?”

林若山真是急了,口不择言。

胡言憋了半天,忍着一口气,向燕七道:“烟锁池塘柳,这个对子乃是绝对,不仅是我,这个对子根本没人能对出下联,所以,我不服,我是被你给骗了。”

众人闻言,不由得向胡言投去鄙夷的神色。

这厮怎么说话不算话,输了还不肯承认。

再说,你管有没有下联呢,反正你没对上,就已经输了。

林若山气歪了嘴巴,暴跳如雷:“老夫子,你还是举人吗?没想到你发起泼来,居然比我还不要脸,你还有脸称一代文豪?哈哈,我呸,今天,终于让我见识到你是一个什么人。”

胡言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但就是不松口,老脸也豁出去了,一双愤怒而又尴尬的眸子盯着燕七,咬着牙道:“燕七,你给我出一个绝对,这不公平,烟锁池塘柳,就是绝对,没有下联,我被你耍了。”

燕七哈哈大笑:“我没有耍你啊,这是有下联的。”

“有下联?骗谁呢。”

胡言纵声长笑:“我不相信谁有如此大才,能对出这等绝对,燕七,你在骗我,这样吧,你若是能对出下联,我就认输,如何?”

众人没想到胡言不要脸到了这个地步。

还要燕七对出下联你才认输?

燕七对上与否,和你有个屁的关系?

胡言也是吃定了燕七对不出下联,在他心里,已经断定,这个绝对除了京城的解解元,没有人能够对得上。

没想到燕七微微一笑:“无妨,刚好我这里有个下联,就说出来,请大家指教一下。”

“什么?你有下联?”

胡言满脸不相信,死死盯着燕七:“你少吹牛,也别想蒙我,你现在就把下联说出来,我就不信你能对上。”

“胡言,这可是你逼我的。”

燕七摇摇头,淡然道:“烟锁池塘柳,桃燃锦江堤。”

“桃燃锦江堤?”

听到这句下联,学堂内宛如炸开了锅,呼声连连。

“妙对啊,一样的五行对五行,而且意境是那么相称,厉害,上联是绝对,下联也是绝对,厉害了我的七哥。”

胡言彻底傻了眼,一屁股做在凳子上,双眸无神,碎碎念着:“烟锁池塘柳,桃燃锦江堤,果然是妙对,果然是妙对!哎,想不到我居然输给了一个小小家丁,我的脸面,我的地位,我的一切,都输掉了……”

胡言刚才已经晕了一次,这一次受到的打击更加刺激,宛如重锤来个一个暴击,重重击打在他的心房。

噗!

胡言眼花一花,猛然吐出一口老血,晕死过去。

众人急忙扑上去掐人中,捏脚心。

但是,胡言依然昏死过去。

有几个人急忙抬着胡言去找郎中。

燕七看着被抬走的胡言,摇摇头:“这可是你逼我的,做了亏心事,早晚找上门,这就是你的归宿。”

林若山激动坐在地上,眼泪哗哗的流出来。

胡言终于输了,而且输到吐血,就算醒来估计也成了废人。

想到自己被这老东西折磨了几十年,今日终于逃出牢笼。

这份欣喜,几乎让他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