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穿越 > 极品贴身家丁 > 第786章 猜不出来怨谁

赢8娱乐登录1442

花痴女缠上了燕七,叽叽喳喳。

“燕公子,这是我送给你的情书。”

“这是我的,燕公子,我要做你的十八房小妾。”

“只要你收了我,我做你的通房丫头都可以,干什么都行,献出菊花,在所不惜。”

……

燕七听了,有些心动。

献出菊花?

这个可以考虑,不过一定要注意卫生。

……

解三甲看着燕七被众女围攻、献爱心,羡慕嫉妒恨,后槽牙都打颤。

我真是傻啊。

早就应该想到,此人就是燕七。

除了燕七,谁能和孔尘平起平坐?

除了燕七,谁能在片刻之间,对出‘精钢莫做钩,好狗不挡道’的妙对?”

除了燕七,谁能做出如此千古流传的诗作。

可是,我为什么没有往这方面去想呢。

燕七,竟然忽悠于我,在我背后打了个冷枪。

解三甲这么高的智商,这么聪明的一个人,之所以没想到是燕七,完全是因为灯下黑。

因为,他认为燕七是个狠角色,走到哪里,都会前呼后拥,保镖开道。

他若是来了苏州,一定会惊天动地。

若是那样,自己没理由不知道。

再者,林家在苏州的作坊,还有华兴会在苏州的漕运据点,已经被封了。

燕七若是人在苏州,一定会沉不住气,找上门来。

还有,前天,了一次商会会员的人数,做了一个登记,只有林若仙和助手前来,没有燕七的身影。

这一切,都预示着燕七还没来到苏州。

解三甲满脑子是这个心思,所以才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结果,就被燕七遂不及防,打了一个冷枪。

看着燕七被众女团团围住,特别的受欢迎,而自己这个解元,孤零零的戳在这里,无人献殷勤,那份冷暖,只有自己知道。

“燕七啊燕七,让你狂,你来了,很好,我就让你尝尝我的手段。”

解三甲咬牙切齿。

他之所以来到苏州,就任苏州织造,一方面是贪恋权力,要为杨丞相办一些事情。

而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打击燕七,甚至于让燕七的事业和财富全军覆灭。

苏州织造,刚好掌管丝绸,服饰,等轻工业,就连漕运,因为货运大部分,都是轻手工业物品,竟然都在管辖范围之内,你说神奇不神奇?

燕七做的是什么生意?

服装贸易,漕运。

自己做了苏州织造,就是卡住了燕七的脖子。

脖子被卡住了,除了等死,还能干什么?

解三甲很自信。

现在,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麻痹的,让你抢我的女人,安晴是我的女人,谁也别想从我手中抢走,更何况,你是个小小家丁?”

解思文满脸戾气:“解解元,你看燕七得瑟成什么样子?那帮女人真是没品,放着你这么一个解元不去巴结,反而缠着一个狗屁家丁。难道,燕七的这个狗屁家丁的魅力,比你这个解元还要大?”

这无异于往解三甲的伤口上撒盐。

解三甲心中愤恨,径直走向燕七,听着佳人叽叽喳喳,那又糯又嗲的声音,格外刺耳。

他一声冷喝:“打打闹闹,公然调戏,成何体统?都给我散开。”

这一声吼,十分严厉,可把佳人们吓了一跳,一个个怔怔看着解三甲,不明白好端端的,他怎么就犯了失心疯。

有佳人开始八卦。

“你们不知道解解元为何生气吗?我告诉你们,解解元的女人被燕七抢走了。”

“没错,就是安晴,安晴可是奇女子,听说,从小和解解元定了娃娃亲。要结婚了,安晴逃婚,然后,安晴和燕七就好上了。”

“原来如此,这么说,解解元和燕公子是情敌了?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呢。”

“要我选,我也选燕公子,你看,燕公子不仅长得帅,接地气,更主要的是,燕公子鼻子坚挺啊。”

“鼻子坚挺怎么了?”

“这都不懂,鼻子坚挺,说明床上那事也别厉害啊。你难道想找个软货?”

“那我也选燕公子,小姐姐,你懂得真多。”

“而且你看,解解元的鼻子好像有点塌下去的样子……该不会,那方面有些不行吧。”

……

解三甲气坏了。

麻痹的,这帮八卦女人,烦死了。

老子那方面不行,关鼻子什么事?

他摸了摸鼻子,果然有些塌。

莫非,那事真和鼻子坚挺与否有关系?

听着那帮女人提及安晴逃婚的事情,解三甲心烦意乱,恨不得挠墙。

他看着燕七,眸光犀利如刀。

燕七整理衣衫,满脸笑嘻嘻,歪着头看着解三甲,没有一点惧色。

解三甲冷哼:“燕七,你既然来到苏州,何必在我面前隐姓埋名呢?这可是小人行径。”

燕七道:“我何曾隐姓埋名?”

解三甲哼道:“你在我眼皮子底下,我竟然不知道,这难道不是隐姓埋名?”

燕七道:“我已经告诉你我是谁了,但是你猜不出来,那是你的智商问题,焉能怪我?”

解三甲反问:“你何时告诉我你是谁?当着众人面前,你给我说清楚。”

燕七道:“我真的告诉你了,而且,众人也都听到了,只是你笨,没有领悟而已。”

被人说笨,解三甲还是第一次。

有说他阴险的,狡诈的,腹黑的,狂傲的,但唯独没有人敢说他笨。

现在,燕七做到了。

解三甲气不打一处来:“你敢说我笨?好好好,你告诉我,是哪句话,我没听领悟,你若说的有道理,我就承认是我笨。若是你说不出来,就是你胡搅蛮缠,小人行径。”

燕七打了个响指:“我刚才言之凿凿的告诉过你:我是你最熟悉的陌生人。这句话可还记得?”

天哪!

解三甲脑子一蒙。

燕www.marchagaygdl.com七还真说过这句话。

大家也都纷纷点头,想起了这句话。

解三甲脸色铁青,脸颊通红,像是猴子屁股。

燕七笑了:“解解元,我说你笨,没有乱说吧?明明我都告诉你我是谁了,但是你是个笨逼,猜不出来,怨谁呢。”

众人轰然大笑。

……

感谢极品拽少,夜长鸡男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