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穿越 > 极品贴身家丁 > 第688章 药引子

赢8娱乐登录1442

草药刚灌下去不久,本来虚弱不堪的王老爹便捂着肚子,呲牙咧嘴,痛的嗷嗷直叫。

王大吓坏了:“爹,怎么了?爹,你痛吗?华郎中,你给我爹吃了什么?我爹都快痛死了。”

华岳看着王老爹痛的呲牙咧嘴,紧蹙的眉毛反而舒展开来:“还好,还好,万幸,万幸,王老哥还有救,还有救啊。”

王大懵了:“华郎中,你这是什么意思?”

华岳解释道:“王老哥中了红陀螺!这可是剧毒,寻常药铺哪里有这种东西?红陀螺进入腹胃,会将胃部腐化,溃烂成孔,超过七十二个时辰,神仙难救。”

“现在,我用几种草药配制成的药物,可以将一大部分还没消化的红陀螺给逼出来。这个过程,相当的痛苦。不过,别担心,一会就会有红陀螺吐出来。”

噗!

刚说完。

王老爹猛的张口,一口口难闻的汤药吐了出来。

吐完之后,王老爹疼痛减弱。

华岳急忙拿过臭蒜,强制让王老爹吞下。

臭蒜特别臭。

一个屋子里只要放一瓣臭蒜,这个屋子便臭的无法进人了。

王老爹被强制吞了一头臭蒜,那滋味可想而知。

王老爹臭的直哼哼。

王大又急又跳:“华郎中,这是干什么,干什么呀,哪能这么作践我爹。”

华岳道:“胃中未消化的红陀螺,可以用配制的药水逼出来,但是,小腹肠道中的红陀螺,没办法逼出来,只能用臭蒜熏之,让王老爹快速大解。不然,肠道全被腐化了。”

燕七闻言,对华岳点点头。

华家的医术,果然有些门道。

华岳如此厉害,那华无病岂不是神乎其神?

果然!

臭蒜吃下去不久,王老爹便憋不住,要去大解手。

一阵泄洪。

王大扶着王老爹走回来。

王老爹面色发白,虚弱不已。

虽然气色很差,身体羸弱,但是,他竟然没有那么痛了,与来时那副要死要活的样子相比,简直是天地之差。

“爹,你好多了。”

“爹,你吓死我们了。”

……

王家几个兄弟围上来前,高兴的又哭又叫。

华岳对华野说:“快把我的衣裳拿来,给王老哥换上。”

华岳赶紧取来衣裳。

王老头换了衣裳,这才颤颤巍巍走到华岳面前,向华岳作揖:“华郎中,多谢你了,刚才真是对不住。”

王大一帮人也走过来,跪下,向华岳梆梆的磕头:“华郎中,我们昏了头,是我们不对,你打我吧,打死我都行,多谢你救了我爹。”

华岳急忙扶着这帮人起来:“你们千万别谢我太早,我告诉你,你爹虽然看起来好了,但是,他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好转,只是中毒的症状减轻了。”

王大等人一听,就懵了:“什么,还没好?怎么会呢?华郎中,你不是已经给我爹排毒了吗?”

华岳摇摇头:“我排出的毒素都是未曾腐化的红陀螺,有很多红陀螺已经在肠胃中腐化,这个用寻常药物是排解不出来的,以我现在手中的药材,无法根治。”

“红陀螺的毒性极为猛烈,王老哥残留在肠胃中的毒素,若是不清除,重则害命,轻则致残。总之,必须要在二十四时辰之内,想出排毒的办法。”

王大急了,拉着华郎中的胳膊:“华郎中,求求你,救救我爹吧。”

华岳道:“其实,想要彻底排出红陀螺的毒性,我倒是有一种办法,只是,需要一门药引子。这药引子不仅稀有,而且极贵,极贵!我们寻常人家,怎么买得起呢。”

王大问:“什么药引子?”

华岳道:“百年人参,一百年不够,至少要二百年。”

“百年人参?这……”

王大一听,吓得一屁股坐地上了。

王家兄弟几个也惊得晕头转向。

“百年人参,这玩意到哪里去弄?”

“就算弄到了,我们也买不起。”

“是啊,倾家荡产,甚至于卖身,都没用啊。”

……

林若山使劲挠挠头,肩膀撞了燕七一下:“燕兄啊,钱咱们倒是有,借给他们未尝不可,权当积德行善了。不过,百年人参,而且还是二百年的人参,到哪里买去?这玩意谁能卖?市面上可买不到。”

燕七眼眸中闪烁着幽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王老爹唉叹一声:“我一把年纪,行将就木,死了也无所谓,怎么能连累儿女?至于百年人参,那玩意我可用不起。”

他向华岳作揖:“华郎中,你能给我排毒,我特别感谢,多给我几天时间,可以好好安排后事,特别感激。”

“孩子们,咱们走吧,一定要记住我的话,华家都是好人,我死之后,你们也要和华家人好好相处,华家人不容易啊,华家人比咱们苦多了,受的委屈,也比咱们多得太多了,哎。”

王老头步履蹒跚往外走。

王大等兄弟们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哭鼻子。

“慢着!”

燕七叫住了他们。

王大吓了一跳:“干什么?你……你又想揍我们?我……我不怕你,【147小说】我才……才不怕你呢。”

燕七翻了个白眼:“看你那怂包的样子,真是丢人。你们先别走,想要百年人参,也并非没有可能。”

王大一下子来了精神:“真的?”

燕七道:“但你得先把王老爹到底是怎么中毒的,给详细说一遍,不然,我怎么帮你?”

华野也点点头:“对呀,我到现在还蒙着呢,反正我给你开的药方子绝不可能中毒的,更没有红陀螺这种药材。”

华岳也满脸好奇。

王大道:“我们也不知道怎么中毒的,就是去陶家的药铺子抓了药,回来熬药,然后,我爹就中毒了。”

“什么?”

燕七眼眸中闪烁着幽光:“从陶家抓要回来,熬药,吃下去之后,就中毒了?”

王大点点头:“对呀,就是这么一回事。”

华野和华岳也都十分好奇。

华野拍着胸脯:“我保证,我开的药方子绝对无毒,也没有红陀螺这种药材。”

王大拿出了要药渣:“你们看,这就是药渣,还有错吗?”

华岳和华岳检查了一下药渣。

华岳这才醒悟过来:“果然有红陀螺的药渣,看来,这的确是出自于陶家之手。天哪,陶家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不是杀人害命吗?陶家,怎么会干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