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穿越 > 极品贴身家丁 > 第278章 言多有失知道不?

赢8娱乐登录1442

被燕七提醒了一句,冷幽雪也听出了话中猫腻,眼神陡然变得冷厉起来,盯着刘押司,大声质问:“你怎么知道乔三是在凌晨被毒死的?”

刘押司意识到自己说多了,非常懊恼,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

他奶奶的,真是言多必失,燕七这厮他娘的精明了。

刘押司板着脸,外强中干道:“乔三被毒死了,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是押司,还不比你清楚?”

冷幽雪又问:“乔三之死,人尽皆知,我是问你,你怎么知道乔三是在凌晨被毒死的?重点是‘凌晨’二字,刘押司,请你立刻回答我。”

“这……”刘押司脸色苍白,进退失据。

冷幽雪回眸瞟了燕七一眼,向他投去一个赞许的眼神。

燕七虽然玩世不恭,但总是能在蛛丝马迹中找到线索。

难能可贵。

冷幽雪看着吭哧憋肚的刘押司,再一次严厉质问:“刘押司,我问你话呢呢,乔三死在凌晨,只有我知道,你又是从何知晓的?”

刘押司受不了,大怒道:“冷幽雪,你是什么态度?我是押司,你是捕司,有你这么质问上级的吗?你眼里还有没有尊卑,你有什么权利质问你的上级?”

冷幽雪哼道:“律法面前,人人平等。”

“你……”

刘押司真是受不了冷幽雪这个刺头,支支吾吾道:“我……我猜的不行吗?本官也就随口一说,没想到蒙对了,难道不可以?”

冷幽雪哼了一声,盯着刘押司,气得眼中冒火。

燕七向刘押司微微一笑:“你猜可真准呢,佩服,佩服。”

听着燕七说着‘佩服’二字,刘押司就觉得这是把尖刀,刺入了他的心口中。

这一刻,刘押司有些慌乱,扭头就走。

心里,却七上八下的打鼓。

“我这是怎么了?竟然被燕七和冷幽雪逼得进退失据,一个小小家丁,一个女流之辈,怎么就把我给吓住了?我一个高高在上的押司,竟然成了蹩脚虾,郁闷啊。”

他打定了主意,一会儿,定要让那些官员来,给自己涨涨威风,要让燕七看看,自己在官场的朋友圈,那是出了名的庞大。

**

冷幽雪哼道:“乔三之死,和刘押司脱不了干系。”

燕七道:“什么脱不了干系啊,就是他把乔三给做掉了。乔【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三这厮,知道的太多太多,刘押司一定会让他永远闭嘴。”

冷幽雪叹气:“可惜没有真凭实据,无法给刘押司定罪。没想到,他身为押司,竟然干出这种勾当,但是,我实在有心无力。”

燕七笑道:“急什么?慢慢来,温水煮青蛙,刘押司再厉害,也总有马失前蹄的时候。有了安天介入,够刘押司喝一壶的。”

刚说到安天,安天就来到了天下无双。

“恭喜贺喜,开业大吉。”

安天也送来了花篮,上面还有他的题字。

“哎,小天来了。”

燕七大叫:“虎子,敲锣打鼓,欢迎安通判到来,给我大点声,弄得满城皆知。”

“好嘞!”

虎子带着几十人,敲锣打鼓,满街宣扬去了。

安天道:“燕兄,不用小题大做,我向来低调。”

“都这时候了,你低调个屁啊。”

燕七白了安天一眼,才懒得理会安天。

开业大吉,就是要博个彩头,更要做好。

安天来头很大,今天宣扬出来,就相当于安天给自己站台了,别人看在眼里,效果迥然不同。

虎子带着人大力宣扬安天的到来。

不一会儿,便引来很多人观看。

“快看,安通判竟然来了天下无双,徐双儿好大的面子啊。”

“安通判还给天下无双题词了呢。”

“冷捕司和安通判都来贺喜了,天下无双的生意必定非常火爆。”

……

安天很无奈:“燕兄,你要不要给我一些代言费用?”

燕七哈哈大笑:“我想给你,但你敢要吗?”

“那倒是!”

安天真心拿燕七没办法,回眸一忘,却发现冷幽雪瞪大了一双美眸,好像利箭,要把他万箭穿心。

安天见到冷幽雪,竟然有些心虚,看着燕七招待客气,凑过去,点头哈腰道:“令姑娘,我……”

冷幽雪刷的一下抽出来宝剑:“你叫我什么?小安子,别以为你穿了一身通判的狗皮,我就怕了你了。你再乱叫,看我给你来个一箭穿心。真没想到,安通判就是你。”

安天点头哈腰:“是,是,那个冷捕司,是我叫错了,我改还不行吗?不过,你这改头换姓,为了啥?啊,懂了,你是逃婚,对不对?你在逃婚,害怕你爷爷找到你?”

“你给我住口。”

冷幽雪使劲跺脚:“什么逃婚,我就是冷幽雪,你说什么,我都不明白。”

安天道:“冷捕司,你这样不是个办法,你那个未婚夫满京城找你呢,以他的能力,恐怕你藏不了多久。”

“要你管,我能藏多久,就藏多久。”

冷幽雪有些沮丧和无奈。

安天叹气:“最好你能尽快解决,纸里包不住火的。”

冷幽雪很生气:“滚,少给我提这些腌臜事,本小姐的好心情,全都被你给毁了,你给我走,记住,管好你的嘴,小心我发飙。”

安天吓得赶紧捂着嘴,耗子一般逃开。

燕七耳尖,听了只言片语,问安天:“又被那丫头给吓住了?你也是,一个男人,竟然怕了冷幽雪。”

安天脸色苍白:“我怕她?我是怕她爷爷……”

“她爷爷是谁?”

“不可说,不可说!燕兄,我尿尿去了。”

安天连连摇头,再也不敢往下说,借口尿遁。

燕七看着冷幽雪神情忧郁,少了几分英气,多了几分柔怜,似犹豫的海棠,眼眸红红的,有梨花带雨之美。

“看什么看。”

冷幽雪翘起红唇,又恢复了几分冷艳。

燕七挤眉弄眼:“美女谁不爱看呀。”

“登徒子,少给我耍花腔。”

冷幽雪瞪了燕七一眼,心里却有些开心。

燕七道:“你有心事?”

冷幽雪撇撇嘴:“要你管?”

燕七笑了:“妙龄少女,儿女情长,有心事正常呀,比如,我也有心事啊。”

冷幽雪问:“看你一天嬉皮笑脸的,能有什么心事?”

燕七道:“我是青年男子,怀春朝阳,帅气无敌,我总是犯愁,这么多女孩子喜欢我,可惜我分心乏术,不能给她们更多的爱,你说,这是不是很闹心?”

“登徒子,自大狂,你去死吧。”

冷幽雪没想到燕七不过才说了三句话,就露出了流氓本质,气得抓起一杯水,向燕七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