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穿越 > 极品贴身家丁 > 正文 第1264章 你的命真好

赢8娱乐登录1442

的命真好

杨克只好问燕七:“燕公子,你想去哪个部门任职呢?”

燕七看向了蒋东渠。

蒋东渠吓得赶紧闪开。

燕七悠哉悠哉的走过去,就站在蒋东渠面前,微微一笑:“蒋侍郎,我很想和你一起共事,不知你可愿意?”

“啊?我……我不愿意……”

蒋东渠吓得一哆嗦,脚底像是安装了弹簧,啪的一下跳开。

燕七哈哈大笑:“蒋侍郎,你不愿意也没办法,你不过是个工部侍郎,这种事情,要工部尚书说了算。”

燕七转身去问夏明:“敢问夏尚书,我想去工部聆听您的教诲,您可愿意提携一番。”

这话说的,可够谦虚的。

夏明现在被杨丞相抓住了把柄,心里自有苦楚。

这个尚书做的,又憋气又受罪,也没有实权了,纯粹就是个路障,等着被拆卸清除的那种。

他对做官早已没有了期望,烂漫的人生已经到了尾声,宦海沉浮几十年,只求能平安着陆,告老还乡,过一过平淡日子。

至于燕七进入工部,对自己有威胁吗?

一点威胁也没有。

诺大的朝廷,随他们斗法去也。

不过,可惜的是,难得燕七对自己如此尊重。

看看郑鼎、汤含笑、廖战,是如何嘲讽自己的。

最可恨的是蒋东渠,蹬鼻子上脸,将他这个工部尚书架空了还不算,竟然找机会百般羞辱他。

思来想去,竟然被一个卑鄙小人指着鼻子骂娘。

这滋味,怎一个难受得了。

只是,自己这么走了,好像对不起已故的曹【147小说 更新快】丞相……

但也没办法。

谁让,把柄被杨克老儿抓住了呢。

夏明心思复杂,有些惋惜的望向燕七,拱手道:“燕公子惊才绝艳,思路敏捷,且有为国之心,燕公子进了工部,必定能将工部管理的井井有条。”

“多谢夏尚书认可,我一定不会让夏尚书失望。”

燕七打了个响指,挺直了腰杆,望向蒋东渠:“蒋侍郎,你听听,夏尚书已经接纳我进入工部了,以后,咱们可就是同僚咯,从此,出入一个大院,少不得抬头不见低头见,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还请你多多担待呦。”

“啊!不要!”

蒋东渠吓得一脑门子冷汗,像是大马猴,三两步跳到杨克面前,手舞足蹈,慌里慌张:“丞相大人,我们工部人员齐全,不缺人手,燕七进来也没处安置,还请杨丞相再三斟酌,给燕七另寻职位。”

杨克脸色铁青。

给燕七另寻职位?

你说得轻巧。

我能让燕七进礼部吗?赵青和燕七强强联合,礼部不就成了铁桶,针扎不透,水泼不进了?

户部、吏部、兵部,这三个部门哪一个不比你工部重要百倍,我能让燕七进去搅合吗?

至于刑部,人家燕七不愿意,理由充沛,而且以户部、吏部、兵部为要挟,我理屈词穷,如何安置?

选来选去,只剩下一个工部。

燕七是不进也得进,不进也得进,岂是你蒋东渠能够阻止的?

毕竟,蒋东渠和郑鼎、汤含笑、廖战等人比起来,轻如鸿毛,重要性远远不够。

杨克狠狠瞪了蒋东渠一眼:“燕公子学富五车,进取心很强,年纪轻轻,朝气蓬勃,进了工部,必定可以为工部做出一番成绩,蒋侍郎,你是工部侍郎,要多多提携燕公子才是啊。”

“啊?丞相大人,这……”

蒋东渠愁眉不展,又看向郑鼎、汤含笑、廖战等人:“郑尚书,汤尚书,廖尚书,燕公子如此大才,你们不想将燕公子收为己用吗?”

郑鼎哈哈大笑:“恭喜蒋侍郎,贺喜蒋侍郎啊,我们虽然也对燕公子很看好,奈何,燕公子唯独对工部情有独钟,我们没能得到燕公子,甚为惋惜啊,哈哈哈。”

汤含笑拍手叫好:“蒋侍郎真是命好,竟然能得燕公子相助,这叫什么?这叫如鱼得水啊,这叫如虎添翼啊。蒋侍郎,你飞黄腾达的机会到了。”

廖战不善伪装,满脸冷笑:“蒋侍郎中奖咯,你的命……真好!”

蒋东渠气的鼻头越发红了。

好你个郑鼎、汤含笑、廖战三个鬼老头子,竟然如此奚落我。

还说对燕七很看好,艹你个奶的,燕七这个太岁没落到你们的槽子里,你们自然开心了。

但是,我可倒霉了。

对于郑鼎、汤含笑、廖战等人如此落井下石,蒋东渠无比委屈,心里,比吃了大便还恶心。

安四海坐在那里,稳如泰山。

他不明白燕七为何对工部情有独钟,毕竟,工部是六部中权势最弱的一个部门。

但是,燕七可不是一般人,如此选择,必有玄机。

而且,管他进哪个部门呢,只要能坐上副侍郎的位子,那就是成功,就是摆了杨克老儿一道。

安四海想到兴奋处,起身,向杨克眨眨眼:“杨老儿,还不快草拟书录,将燕七的官衔和材料递交吏部汤尚书,迅速落实此事?”

“此事我自然知道,不劳安御史操心。”

杨克输了一阵,心里火大。

但也无奈。

这局面,只能暂时如此。

杨克草拟了书录:“燕公子,请来签字。”

燕七看了一遍,笑道:“皇家书院的院长落实了,工部副侍郎也落实了,但是,尚书省书令怎么没写上?”

杨克讪讪一笑:“书令这个职位……后补吧,容后再议,容后再议。”

燕七拒不签字,看向杨克:“丞相大人的话,如同放屁?”

“你……你岂有此理……”杨克大叫。

燕七浑然不怕,据理力争:“杨丞相刚才任命我为尚书省书令,这会又起了反复,好歹你也丞相,也敢在众位大人面前失言吗?你要是这么骗人,官威何在?诚信何在?难道,大华的丞相竟然是一个毫无诚信的骗子吗?”

“你……你……算你狠……”

杨克没有办法,气的嘴打哆嗦,但也只好抓起毛笔,将委任燕七为尚书省书令的任命写上去。

“这还差不多。”

燕七一目十行,检查了一遍,签上名字,递给汤含笑:“汤大人,麻烦你走程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