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青春 > 诡案实录 > 第四百三十二章 滚滚天雷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好吧,说干就干,我拿出一张黄纸,紧接着又从包裹中拿出一只毛笔,轻轻的点了一下朱砂。比对照书上的图样,一笔一画的在纸上画了起来。等到了画的时候,我才明白什么叫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个道理。

先不说这个书上画的这个东西我到底看得看不懂是什么意思。就说符咒上的东西笔画这么多,比着画都不知道是怎么画出来的。我拿这朱砂笔在纸上画来画去,怎么画都觉得不太对。不是这边多了一画,就是那边少了一画。

而且最重要的是,最后东西画出来了,我看了一下,我这到底是画的什么?我们先不说,我画的和书本上的到底像不像这个问题。就说,这到底是一种东西吗?

书本上面画的东西一看就感觉特别深奥,可是我画的,虽然看着跟书本上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但是仔细看的话,就跟小孩子涂鸦一样,毫无章法可言。这种东西,真的可以用吗?

我拿着我画的鬼画符,心中无比的挣扎。我到底是直接用了,还是说直接扔了?如果丢掉的话,未免太过可惜,这毕竟是我花了好长时间才辛辛苦苦画出来的。可如果直接用掉呢?如果不管用的话,我之前的辛苦岂不是显得很丢人?

经过剧烈的心理挣扎,我终于确定,用掉。我将符咒放在面前,按照书本上所教的,双手结成一个法印,口中喃喃念道:“兵!临!斗!者!皆!列!阵!在!前!”语闭,一抹白光淡淡的从符咒上面升起。我心中一喜,难道成功了?看了这个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难吗?

随着“砰”的一声轻响,我眼睁睁的看着我辛辛苦苦画出来的符咒化为一滩灰烬。这,这一定是我念完箴言之后,符咒自己使用了。绝对不是我做出了一个失败品。

我有些颓然地拿着手中的黄纸和朱砂笔,只是一个最简单的禁鬼符而已,就这么难画?我又忍不住分开了后面的页数,想看看后面的那些东西都是怎么画出来的。可是看了一会儿,我便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虽然我不太懂,但是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后面的这些东西是不是比前面的这个禁鬼符要简单很多?

拿着这本道术入门,我一页一页的朝后翻。好吧,果然,我没有看错。后面的就是比前面的要简单,而且简单的还不止一点两点。

每个符咒除了最中间的那一部分之外,旁边还会有这各种细小的符咒,我仔细数了一下,禁鬼符上面有十八个小符咒,而这本书上面最后一页,堪称整本书上最难符咒的引雷符,上面仅仅有六个小符咒。

而且,引雷符上面的纹路痕迹,也明显比替鬼符上面的纹路痕迹要清晰易懂。我再次拿出一张符纸,比照着引雷符上面的纹路开始画。很快,一张完好的符咒摆在我面前,看上去与书本中的已经有了仈Jiǔ分的相像。我轻轻念动真言,只见符咒上面闪过一阵白光。

成功了?我拿起桌子上的符咒,白光闪过后,符咒什么都没有发生。这就说明是成功了吧?我看着这张引雷符,这算是我自己制作的第一张符咒,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用。

这是,我想起孔思文跟我说的,只要有什么不会的就打电话问他。现在不就是给我解答疑惑的时候吗?我拨通孔思文的电话,电话接通,那边传来了沈冰的声音:“思文姐,是谁的电话?”

孔思文随口答应了一声,接着我便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怎么了?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难道现在就有看不懂的地方了吗?”

我“嗯”了一声。道:“就是想问一下,为什么最简单的禁鬼符反而比最难的引雷符要容易得多?还有就是,我感觉这上面所记载的箴言明显不全啊!禁鬼符和引雷符所用的箴言为同一个?”

孔思文沉默了一会儿,道:“你画出来了?替鬼符?”

“没有,这么难的图绘对我来说有些困难,我画的是引雷符。”

孔思文道:“那,你做出来的东西你尝试用过了吗?或者说,引雷符这种级别的你能用吗?”

我愣了一下,孔思文对我说的这些东西我但是还真没有考虑过。符咒这种东西,既然画出来了,不就能用了吗?

“我还没有试过,不过像符咒这种东西。不是做出来就可以直接用的吗?”我实话实说。

孔思文轻叹一声:“你根本就没有仔细看这本书对吧?我猜,你在看完前两页之后,就粗略的翻了两下书本。算了,我给你说吧!所有的攻击符咒,都是需要使用人体内的真元力来驱动的。你会发现很多修为很强的人,他们也会用一些符咒,但是符咒,终归只是道术入门而以。”

好吧,孔思文这么一说,我就差不多明白了。我现在体内应该是没有真元力这种东西的,所以,像引雷符这种东西,我也没有办法使用。

“不过…”孔思文突然微微一笑,笑容中怎么听怎么感觉有一种邪恶的味道。

“其时,你可以尝试一下。尝试一下你弄这个东西到底能不能用。如果你现在真的能用的话,说明道术入【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门这一本书已经被你完全吃透了。到时候我就会给你比起之前来说更深奥的东西,那些东西我也会亲自过去交给你。”

孔思文说的话让我心中一动,我到是起了想要尝试一下自己说化的这个东西的威力的念头。但是,我总觉的孔思文的笑容里面充满了不怀好意。如果再具体一点说的话,就是我感觉孔思文根本就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思让我去尝试的。

很快,孔思文再次道:“怎么了?你是不是不敢尝试啊对了,如果你不会用引雷符的话,我到是可以教你”

“好,你教吧。”孔思文说的这些话,一听就知道是激将法,可是我还是忍不住上钩。就是有点受不了她这种说话方式,而且,如果我真的能用引雷符的话,我就真的不怕那些所谓的鬼魂了。

“好,我就喜欢你这种耿直的汉子。你听我说,像这种符咒的运用,一般都很简单,念动箴言,将体内的真元力注入你手中的道符中,然后控制它去你想让他去的地方,这样就可以了。”

我听得出,孔思文强忍着笑意,分明就是完全不看好我。可是越是这样,我心里那种不爽的感觉就越盛。

“好的,我知道了,又不懂得我会再问你,再见。”我直接将电话挂掉,听不到孔思文的声音了,我心里那种不爽的感觉才稍微舒服了一点。

自从听到孔思文和沈冰的那些话之后,孔思文在我心中的形象就算是彻底的崩塌了,虽然她现在的做法和之前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可是,在我看来他就是在处处针对我。

拿着那张引雷符,我走出沈家,并没有给沈玲打招呼。引雷符,在道术书上面所描述的额威力巨大,虽然我不认为我弄的这个引雷符我能有效的控制,可是毕竟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出去打了一个出租车,我来到S市的郊区,一般没什么人来这个地方,所以在这个地方做这种危险的实验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我走到一个四下无人的地方,拿出手中的引雷符,以符指天。口中大声念了几句箴言。随后,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周围的环境没有任何变化。我失望的看着手中的引雷符,果然,这种东西不是我说弄就能弄的好的。

不过我还没有完全死心,孔思文说过,使用这种东西要用什么所谓的真元力,可是真元力这种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完全不明,可是之前孔思文说过,他是看中了我的雨中不同,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就说明我跟一般人的确有什么不一样。我闭上双眼,认真感受着我的体内,是不是到底有什么我所不知道的能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体内古井无波,其实,与其说是古井无波,倒不如说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去窥视我自己的体内,也就是说,就算是有波,我也看不到。

我睁开眼睛,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如果沈玲发现的话,估计都已经开始着急了。所以我现在还是先回去的比较好。

然而就在这时,我手中的引雷符却发生了让我一想不到的变化,之前一直都没有关注引雷符这种东西。现在仔细看了一下,着丈夫周现在通体发黑,而且在我的受伤越来越烫。慢慢的,竟然有些烫手了。

我慌忙将手中的符咒丢了出去。就在我丢出去的瞬间,一道黑色的光芒,从我的引雷符上面直飞冲天,射入天空中的云层当中,紧接着,天色在一这一霎那变成了完全的黑色

“轰隆隆”响彻天边的雷声,从云层之中传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