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焚天路 > 第一千零三章 生死

此刻已经是过了七息。

只要再过三息,只要这三息一过。等待往生大禁形成,那就算极吝身躯再凝,也有办法将其抹杀,得身躯中最jīng纯的那生灭之力。

九道通天焰火之柱中,已经有三十二块金sè巨碑悬浮与中。

七息时间,便是有三十二块巨碑被点亮,只剩四块未亮。

但其中二十九块,早就在第六息时点亮,这第七息,只点亮了两块巨碑。

越到后面,越是艰难。

炎尊脸sè苍白无比,已经极为虚弱。但依然咬牙,不断勾出jīng血、点亮镇魂碑。

“只需四块...便能点亮三十六块镇魂。以往生大禁,生生抹灭极吝!这是无常禁忌、特地为了极吝所创。为的就是在无真正的无常转生印之下,彻底破除这执吝生死!”

“三息...无常转生拓印与梵天心谱...灵宝道尊还剩一次。足够拖延!”

语落,炎尊再次伸指点向眉心,勾出一滴jīng血、画符入碑中。一笔笔、又一笔,勾现常人难以看懂的玄妙佛文。

但就在最后结笔的那一刻,炎尊手指一颤。差点够错此笔、满盘皆空。

他连忙稳正这一笔落,待这一笔落后。巨碑金光大起,瞬浮与九sè通天焰柱之中,与其余三十二块镇魂碑并齐悬立。

待这块镇魂碑浮起,炎尊才蓦然抬头。

不仅是他,灵宝与文真两名道尊。同样抬头。

他们感受到了天地之中【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有涟漪浮荡而起。

这是有人来到了此处。

本就是破败不堪、已成处处混沌的世界中,出现了一道空门。

空门之中,有一道身影一步踏出。

这是一名被华光与墨sè各笼罩半身的修士,无法看出其样貌。

但却是可以感受出他的境界。

“区区玄照中期,也敢来混此浑水?是活的不耐烦了?”灵宝道尊见到此人,眉头顿时一皱,大声呵斥。

“还不赶离去,难道想让老夫出手将你斩杀?”

这是他们的筹谋,如此大局。岂能让他人插足?

尽管对方只是阳照,但也怕起生变故。

语落之间,一声轰鸣彻响,轰轰回荡。

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轰然冲荡天地,犹如神魔而临。

随着这道气息的轰现,在那一道身影后。有一道巨大漩涡出现。

有一道道虚影一步从漩涡中踏出,又瞬间融入他的体内。

这只是一念之间,便有万千虚影融入,使得这道声势,更加轰烈,有着雷霆万钧之势。

“这是涅境.....”灵宝道尊感受着大气澎拜,双眸瞳孔微微一缩。但还是带着不懈。

“涅境初期,是老夫看走了眼。但老夫灵宝,被誉为灭境之下第一人,死在老夫手下的涅境强者没有数十,也有双手之数。你若是再上前,休怪老夫出手无情!”

文真道尊回头远望了那一道身影,并没有过多在意,继续提剑而斩浑浊。

这突然出现的人,对于文真道尊来说,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等十息一过,再斩也不迟。

金sè的巨龙吟动,散发的光芒刹那盖过那黑白两sè焰火。

身在战场中心,剑机的余波猛烈。使得楚程的身躯不断砰砰震动,就连神魂都是如此。有种一陷此剑机中就万劫不复之感。

“这就是灭境...果真强大的无法匹敌。”楚程心中喃喃开口,又看向了那名老者。

“灵宝?这名字有些耳熟。似乎曾在哪里听过。”

楚程思绪了一会,但也只是在一念之间就抛到了脑后。

在这恐怖无比的剑机之中,他的身躯不断被逼震,体内气血滚滚沸腾。

两sè焰火滔天,就算是在这威势之下咳血,也难以见着。

待一息之后,那剑机已散。但那浑浊之sè开始剧烈滚涌,滔滔起浪。

极吝要凝聚身躯,且散发的气息更加恐怖。

这一刻,此方三名强者脸sè顿时大变。

有一种空物之觉在心中蓦然升起。

这不是感觉,而是真。那百万里浑浊开始急速消散。但那邪恶的气息依然弥漫在天地中。

随着消散而浓。

“这是空?是空境......”楚程感受到这气息,第一时间就是想到了在魔主之居中看到的那一幕画面。

那时,魔主与东华仙王散播的气息,就是如此。

“这是无境,是为空境。就算是不死不灭,在此面前,也只能成空!”

楚程知道,已经不能有任何迟疑。一旦这极吝身聚,那所有人要入往执吝生死。终年陷入幻幕当中,尝那永生不死。

但那一切都是虚假,不是生其实是死。

楚程一步踏出之间,双眸燃红焰。

这红焰的出现,让这此方天地轰然一阵晃荡。

起万里山河。

在这一瞬间,天地大变sè。在场三名至强者也在此刻,脸sè一阵变化。

他们看到百万里方圆之地,已不是破碎不堪。那些混沌也同是如消。

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大好景致山河,但又在恍惚之间,大起红雾滚滚。像是陷在一场滚滚红尘之中。

红尘之中,有一条百万里长江奔至滔滔,却不是清澈、而是无比的浑浊。

就算是天上的烈阳,也无法照shè入流。

这是此方天地最为明亮的二sè。

就在这时,天际有一缕细线而落。如同轻羽。

这轻羽而落,却又像是一把如此锋利的利剑,生生隔开此条大江。

那浑浊一线而开,又在此开中、再现黑白分明。

文真道尊等人,在这一刻感受到了无比浓重的生机与死意。

这是真正的生死之意。

生让人可沐浴重生,这死可以让人万劫不复。

在这分明黑白之下。众人看到有人一指勾绕,以手中死意为引使得那滔滔长江之墨刹那涌起,向着那一指而起。

那白sè半江,在汹涌滚滚之中、续与天穷。入往那人之身。

再起轰鸣。这是开天之壮阔。

天地如是起异象。

有一道强大的气息在酝酿,破开层层云穹,洒落耀眼夺目可以压制诸星辰锋芒的光辉,渐渐形成了一张巍峨壮观的生死yīn阳图。

在此生死yīn阳面前,不仅是炎尊等人,还是观玉幕而看的修道者们、皆是心中顿起身如尘埃般的渺小,以及无尽的敬畏。

这是生死,就算是修道者也无法超脱的生死。

只是这生又如何,死有又何惧?

有的只是掌控这生死。